“都这么会儿了,事情也该办完了,你打电话问问吧。”

万士龄看了眼时间,冲儿子嘱咐了一句,“别耽误了晚上回来吃饭,你大伯叫过去吃饭呢,一家人团聚团聚。”

万维运答应了一声,便掏出手机给万晓川打去了电话,但是迟迟没有人接,他赶紧又打了第二遍。

这次倒是接了起来,不过电话那头响起的却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急促道,“喂,你好,是万晓川的家属吗?他受伤了,现在正在我们医院接受治疗,麻烦家属快点过来一趟吧。”

“我儿子怎么了?!”

万维运心头一颤,噌的站了起来,急忙道,“你们是哪个医院?”

“人民医院!”电话那头的女子说完便立马挂断了电话。

“爸,不好了,晓川受伤了!”

万维运慌里慌张的跟万士龄说了一声,立马披上外套拿起车钥匙要往外走。

“啊?!”

万士龄面色陡然一变,也急忙起身穿衣服,骂道:“我说别让他去别让他去,你偏不听!”

等万士龄爷俩赶到了人民医院之后,得知万晓川在骨科,便迫不及待的跑了上去。

“我孙子怎么样了?”万士龄一把逮到外面的一个助理医生,急声问道,“万晓川,我孙子叫万晓川。”

“你是万晓川的家属?他正在手术室里面做手术呢。”助理医生急忙说道,“放心,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做手术?做什么手术?!”

万士龄脸色顿时一沉,他还以为就是点皮外伤呢,这怎么还做上手术了?

“我就是个助理医师,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一会儿等手术完主治医生出来你再问吧。”

说完助理医师便拿着东西急匆匆的走了。

“怎么会呢,这怎么会呢……”

万士龄皱着眉头喃喃道,颇有些不解。

“爸,别着急,估计是这孩子不听话,伤到了手指。”万维运压低声音冷哼道。

万士龄和儿子在外面等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才被推开了。

主刀的郭医生万士龄也认识,见他出来,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急声道:“小郭,我孙子怎么样了?”

“万老,您别着急……别着急……”郭医生赶紧扶住了他,犹豫道,“我说出来,您老可得挺住啊。”

万士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心头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张了张嘴,没说话。

“郭大夫,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快说啊!”万维运急切道。

“双臂尺骨断裂,已经接好了,静养恢复恢复,问题应该不大,但是……”郭医生抹了把头上的汗,支吾道:“腰椎处有细微的裂痕,腰部神经受损,已经没有动手术的必要了,这辈子,可能……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话音一落,万士龄顿觉脑门上似乎被人夯了一榔头,眼前一黑,身子立马往后仰去。

“爸,爸!”

万维运也是肝胆俱裂,慌忙去扶他父亲,但是他脚下一软,抱着父亲“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万老,万老!”

郭医生在内的一众医生慌忙伸手去扶万士龄和万维运。

“我的孙儿,我的孙儿呦……”

万士龄挺着身子,两只浑浊的眼睛一片死灰,眼中噙满了泪水,胸口一起一副,显然有些喘不上气来。

“爸,爸……”

万维运也是涕泪横流,心如刀割,强忍着痛苦替父亲顺着胸口。

过了好半晌,万士龄才镇定了下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摇头叹息,直抹眼泪,喃喃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是谁把我儿子送来了的?!”万维运赤红着眼,一把撕住了郭医生的领子。

“是巡查人员。”

郭医生吓的身子一抖,万家的势力他可是知道的,不是他这个小医生所能得罪的起的,急忙如实回答道:“送来后他们还在门外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已经走了。”

“快,给张副队长打电话,问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万士龄又痛又怒。

他说的张副是他们万家的一条人脉,万维运早就提前跟这个张副队长打过招呼,如果这次弄死林羽出了什么事,让他帮忙打点着点。

万维运赶紧拨通了张副队长的电话,急切道:“张副队长,我儿子的事情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人家都报警了,我能不知道吗?”张副队长沉声道,“就是我让人送你儿子去的医院!”

“报警?谁报的警啊?”万维运满脸惊讶。

“还能是谁,何家荣!”张副队长冷声道。

“何……何家荣?!”

万维运身子猛地一震,又惊又恐,急声道:“他……他怎么样?!”

“好着呢!”张副队长语气中满是不悦,“我把他抓了回来,刚才又放走了!”

“放走了,为什么要放走他!”

万维运勃然大怒,红着脸恨声道,“我儿子难道不是他打伤的?!”

“是他你又能怎么样?!”张副队长声音里也满是恼怒,“你那个宝贝儿子找的都是些什么人?!国家A级通缉犯!他们账户里还有跟你们万家账户的资金往来,知道这是什么罪吗?!而且是你儿子伤人在先,人家何家荣属于正常自卫,我跟他谈了半天,他才答应私了,要是人家抓着把柄不依不饶,提起上诉,到最后惨的还是你儿子!”

“那……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万维运心头一震,张着嘴结结巴巴道。

“我不管,你要是不想算了,那我现在就把人抓回来,到时候你儿子被判刑,你们万家受牵连,可别怪我!”张副队长冷哼道,心里恼火不已,他们家孩子做了蠢事,自己给他们擦屁股,竟然还这么不领情!

“别,张副队长,我不是冲你来的,您别生气。”万维运一听顿时慌了,急忙说道。

“老万,听我一句劝,这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息事宁人,如果气不过的,等以后找机会再收拾那小子就是。”张副队长叹了口气,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要不是万家对他不错,他才懒得跟万维运说这么多呢。

挂了电话,万维运阴沉着脸,双眼中满是恨意,咬牙切齿道:“何家荣,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万士龄在得知林羽没死,还把他孙儿打了个半死后,血压飙升,气的再次昏厥了过去,直接被送进了医院的VIP病房。

万维运欲哭无泪,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想弄死何家荣来的,结果反倒自己的老子和儿子都稀里糊涂的住进了医院,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啊?!这个何家荣莫非有三头六臂不成?!

“维运,你父亲怎么样了?”

这时万家家主万士勋带着自己的长子万维宸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跟在身后的还有两个保镖。

万士勋从相貌上来说,与万士龄十分的相像,只不过他没有留胡子,七十多岁的人了,走起路来虎虎生威,与他商海里雷厉风行的作风十分吻合。

“大伯,大哥,你们可来了……你们一定得给我爸做主啊……”

万维运看到自己的大伯、大哥,顿时忍不住哭了起来。

“维运,别激动,有话慢慢说。”万士勋皱着眉头说道。

等万维运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万士勋说了一番之后,万士勋眉头一皱,呵斥道:“糊涂,你们怎么能这么干呢!就不能找点靠谱的人?!”

他之所以生气,是恼火万维运找的人太不靠谱。

说完他面色一沉,眼中满是寒意,冷声道:“这个何家荣年纪轻轻还真是嚣张狂傲,竟然敢动我万家子孙,我非让他千刀万剐不可!”

“爸,要不我找人收拾了这小子?”万维宸冷声道。

“这段时间不行,等这阵风头过了再说。”万士勋皱了皱眉头,随后陡然间舒展了开来,似乎已经有了打算。

林羽从巡查部门出来后,便直接回了医馆,心中十分的满足,这次废了万晓川,也算是狠狠的打压了一下万家的嚣张气焰,让他们知道知道,自己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既然张副队长劝自己私了,那他也没必要揪着万家不放,因为要真计较起来,万家来个鱼死网破,自己也不一定能讨到好处。

接下来几天,万家那边果真没有丝毫的动静,看来这次这个哑巴亏,他们是吃定了。

不过林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平静而已,万家肯定不会放过他。

但是他不在乎,如果万家真要跟他过不去,那他就把万家,当做在京城打出名头的垫脚石。

这天上午,汤浩突然给林羽打来了电话,“何总,你晚上有时间吗?商务部那边组织了一个商业交流会,邀请我们荣沁美颜过去,我想麻烦您陪我一起过去一趟。”

“薛沁呢?”林羽纳闷道,“让她去吧。”

他又不懂经商,所以这种场合他去了也没什么意义。

“薛总回清海了,我自己去显得没什么分量,您不忙的话,还是跟我一起过去吧。”汤浩语气中颇有些恳求道,“这次交流会对我们公司以后的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而且还有一些包括李家在内的商业巨头也会去,我建议您可以跟着一起去认识认识。”

李家?

林羽一听他提到跟万家齐名的李家,顿时来了兴趣,当即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