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

林羽底气十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脸上再次洋溢起了往昔那种自信从容的神情。

他跟常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常人在遭遇意外和不幸的时候,精神会瞬间被击垮,沉陷于痛苦和茫然中无法自拔,但是林羽却能够及时全面的分析整件事情的因果以及最佳的补救之法!

所以,刚才他虽然跟安妮一样感觉到绝望和沉痛,但是他同样也在思考着应对之策!

而此时,整个方案已经在他脑海中成型,并且被反复的完善,最终确定了下来!

屋内的众人听到他这话几乎齐齐一振,蓦地抬头望向了他,暗淡的眼神中皆都再次迸发出一股明亮的色彩!

对于他们而言,林羽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也是希望所在!

此时听到林羽如此有底气的答应下来,他们便感觉自己浑身瞬间充满了力量!

“先生,什么法子啊?!”

百人屠双眼灼灼,急忙凑到林羽跟前,自告奋勇道,“需要我做什么,您尽管说!只要这次能帮中医翻身,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在所不惜!”

他为了林羽可以豁出命去,而林羽为了中医可以豁出命去,所以他同样也可以为了中医豁出命去!

安妮和阿卜勒等人也立马满脸期待的望着林羽,等待着林羽的答复。

“牛大哥,这件事你帮不上忙!”

林羽摇摇头,略一沉吟,抬头冲阿卜勒说道,“阿卜勒先生,这件需要你来做,成败全看你!”

阿卜勒颇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推脱,神情一振,急忙拍着胸脯说道,“何先生,您尽管吩咐,我必然竭尽所能!”

林羽点点头,神情凝重道,“这件事暂时不急,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尽快医治好萨拉娜小姐的病!”

“何先生,劳您费心了,太感谢您了!”

阿卜勒满脸动容的又是一番道谢。

一旁安妮皱了皱眉头,对林羽所说的法子好奇不已,因为想要证明世界医疗公会医治失败萨拉娜这事,只有两种法子!

一是去世界医疗公会将萨拉娜的病历偷出来,二就是靠着新闻报道宣传,但是因为这件事从没上过任何新闻,所以第二种法子已经失效,而第一种法子刚才也被林羽拒绝过了。

所以她实在想不通,林羽还能以什么方法证明世界医疗公会医治过萨拉娜,并且还要证明医治失败!

她很想一股脑的冲林羽问清楚,但是她知道林羽有个卖关子的毛病,索性她也憋住了性子,耐心等着看林羽是如何解决这个在她看来根本就是无解的难题的!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林羽便起床配起了接下来的疗程中,萨拉娜需要用到的药物。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林羽这才下楼赶到了萨拉娜的屋内,替萨拉娜诊了诊脉,接着让萨拉娜张口看了看。

一旁的阿卜勒瞥见自己女儿略显腐烂且泛着黑红色血水的喉咙,心如刀割,忍不住别过头偷偷抹起了眼泪。

他知道,对于他女儿而言,真正的痛苦可能才刚刚开始!

林羽替萨拉娜诊完脉之后,起身将手指压到了萨拉娜的小腹上,沉声问道,“痛吗?”

“痛……”

萨拉娜用英文回复道,发音十分勉强,声音有些微弱沙哑,因为喉咙的颤动导致她嗓子和整个胸腔略过撕裂般的疼痛,眉眼间不由闪过一丝痛苦。

“坚持住!”

林羽给她打气道,“现在忍受痛苦,是为了以后没有痛苦!”

说着他再次伸手在萨拉娜的肚子上按了按,沉声问道,“痛吗?”

“痛……”

“这呢……”

……

林羽一直按到萨拉娜的胸腔上缘,从萨拉娜口中每次得到的答复也都是“痛”。

虽然这一切早在林羽意料之中,但是听到萨拉娜的回答后,他的神色还是分外的严肃凝重,轻声冲萨拉娜说道,“萨拉娜,接下来,我要对你进行下一步的医治,希望能够将你体内的病变彻底治愈!”

听到他这话,病床上的萨拉娜浑浊暗淡的眼中陡然间溢满了光彩和希望,用力的冲林羽点了点头。

林羽笑了笑,柔声说道,“不过,这个救治的过程中可能有些痛苦,需要你忍受忍受,一旦你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千万要及时的告诉我,知道吗!”

萨拉娜听话的点了点头,林羽温柔的话让她感觉十分的心安。

昨天晚上的时候,她父亲将事情的大致过程跟她讲述了讲述,她知道,如果不是眼前的这位何先生,她早就已经跟自己的父亲天人永隔!

一旁的阿卜勒也急声冲萨拉娜说道,“萨拉娜,你一定要听何先生的话,我相信何先生一定能够将你治好!”

“安妮,你去我房间把我配制好的药拿去煎制吧!”

林羽一边取过桌上的针盒,一边冲安妮说道,“我先替萨拉娜针灸一下,等你煎制好药液之后,她正好饮用!”

“好!”

安妮答应一声转头就要走。

林羽急忙嘱咐道,“记得,这个中药考究火候,一定要文火煎制!”

说完林羽便替萨拉娜针灸了起来。

不过跟先前的针灸针法十分不同的是,林羽这次的针灸手法非常的简单,简单到只是刺了刺萨拉娜的四肢,而且总共扎了不过九针。

“何!何!”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安妮惊慌的喊叫声。

阿卜勒脸色一变,急忙迎了出去,正好安妮已经冲到了门口,手中还拿着一个黄色的油纸包裹,冲林羽举了举,满脸惊慌的冲林羽问道,“何,这应该不是给萨拉娜服用的中药吧?可是我……我在你屋里只找到了这包药材!”

她跟着林羽学习过中医,对一些常见的中药材也能认全,但是除了她手里这包药材,她找遍了林羽房间,也没找到第二包配制好的药材。

林羽扫了眼她手里的纸包,面色淡然道,“没错,就是这包!”

“啊?!”

安妮听到林羽这话不由惊叫一声,额头上噌的出了一层冷汗,不敢置信道,“你……你没配制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