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花子从回生堂出来后便闪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见左右没人,扒拉着吃饭的手便停了下来,将嘴里的饭菜呸的一声吐在地上,接着晃着身子走到了回生堂后面的小巷。

走到回生堂房后之后,他把墙根的香炉拿起来,将香炉里的香灰和已经风干的米饭倒在地上,再将自己破碗里的米饭扣进去,随后从怀里掏出一根香,结结实实的往碗里一插,点上。

“老哥,挺会玩啊。”

这时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叫花子吓得浑身一颤,抬头看到林羽后面色一惊,不过很快便镇定下来。

见被林羽撞破了,他索性也懒得装了,冷笑道:“你知道我在做什么?”

对于林羽这种普通人,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当然。”林羽淡淡一笑,“凝练煞气害人嘛。”

“行,有点见识。”叫花子点点头,“小子,你懂玄学?”

“略懂一点。”林羽点点头。

“没想到能碰到懂玄学的人,小子,既然这样,道爷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你把这医馆关了,举家迁出清海,不再回来,我就饶你一命。”叫花子说道。

他确实已经网开一面了,按照他本来的想法,是要如法炮制七七四十九天,不害到林羽家破人亡不罢休的。

既然今天被他识破了,索性便把话说开了。

“那就多谢老哥了。”林羽装出一副感激的样子,“不过老哥,我有一事不明白,咱俩好像没见过面吧?您为什么要如此针对我?”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人出了重金,要我收拾你。”叫花子闷声道。

“那老哥方不方便透露下是谁,我就算走,也不至于走的稀里糊涂。”林羽叹了口气,面色沮丧。

“是……”

叫花子刚要出口,突然警觉起来,声音一沉:“你自己得罪了谁,难道不清楚吗?”

幸亏他反应快,否则差点着了这小子的道,雇主是谁,怎么是能轻易透露的。

“我得罪的人不少,貌似还真不清楚,还望老哥明示。”

“你还是自己回去慢慢想吧,我限你三日之内离开清海,否则,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叫花子冷冷道了一声。

“那我也限你十分钟之内,告诉我背后的主使是谁,否则,我也就没这么客气了。”

见套不出他的话,原本唯唯诺诺的林羽神色一变,嘴角突然勾起了一丝冷笑,声音颇具震慑力。

“不自量力!”

叫花子面色一狞,立马从怀中掏出两张纸,凌空一挥,两张纸子弹般射向林羽,在空中陡然间变成了两团炽热的火球,狂奔向林羽。

但是林羽却站在原地,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

叫花子冷笑了一声,小子,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了。

眼见两团火球就要砸到林羽脸上,谁知他轻轻一挥手,空中的两团火球顿时化为乌有。

叫花子面色一变,惊声道:“有两下子!”

“你也有两下子。”林羽淡淡的把话抛了回去。

叫花子见林羽身手不凡,不敢大意,立马从怀中再掏出一张纸,操作一番,脚下一蹬,身子爆射而出,飞速的冲向林羽。

林羽看到这叫花子的身手后不由一惊,忍不住感叹道:“好快!”

这是林羽活过来之后,第一次见到速度如此快的人。

“有点见识!”

叫花子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眨眼间便到了林羽跟前,手里的符纸狠狠的贴向林羽,但是他脸色突然一变,眼前的林羽,竟然不见了!

“可惜,比我还差得远。”

这时他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他猛地回身,发现林羽竟然到了他身后!

叫花子脸色惨然一变,林羽的拳头一紧挥在他身上。

叫花子脸色一白,立马念了一声咒语,手中的符纸应声而燃,化为乌有。

叫花子头顶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抱着肚子,疼的脸都扭曲了起来,他感觉肠子都要断了。

“说吧,老哥,已经过去三分钟了。”林羽笑眯眯的望着他。

“好,我说,不过你得答应我,我说出来后,放过我。”叫花子咬着牙忍痛道。

他凭借一手奇门玄术,在社会上横行霸道,向来都是别人敬他怕他,他何曾向别人低过头,但是今天在林羽面前,他感觉自己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毫无还手之力。

而且他凭借玄术的助力,身手已经超越常人数倍了,但是,林羽的身手竟然比他还要快数倍!

他从没见过速度如此快的人,快到简直不是人!

“我答应你,我跟你本来就无仇怨!”林羽点点头。

“请我的人,是你们清海的……”

叫花子说话间猛地一抬头,突然扔出一个白色的圆球,砰的在空中炸裂,白雾纷飞,随后他便不见了踪影。

“雕虫小技!”

林羽冷笑一声,作势要追,但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破空声,他急忙闪身一躲,两根细小的银针擦着他的身子飞了过去。

“不许动!!”

这时两个身着黑衣的男子从远处快速的朝林羽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两把精良装备对着他,显然刚才那两根银针就是从这里打出去的。

银针上面应该裹着麻醉剂,林羽刚才虽然躲了过去,但还是被其中一根银针擦到了手臂,他感觉手臂阵阵发麻,而且麻感十分强烈,可见麻药效力之大。

他赶紧掏出随身的银针在自己肩头扎了一针,以防麻药扩散。

“举起手来!”

两个黑衣男子看到他的举动,无比紧张的吼了一声。

林羽犹豫一下,有些无奈的看了眼叫花子逃跑的方向,老老实实的举起了手。

两个黑衣男子快速的跑到林羽跟前,一人用手铐迅速的铐在了他的手上。

“你们不是普通人员!”

林羽扫了两个黑衣人一眼,面色一沉。

他从未见过用麻醉枪的巡查人员,而且,这俩人的动作利落无比,普通的人员根本不可能有他们这个身手。

“不错,我们是更高级别的!”

一个冷峻的声音传来,林羽抬头一看,见前方走过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

只见她穿着一身类似作战服的紧身黑色皮衣,脚上踩着一双厚实的黑色战靴,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脸上戴着一副大墨镜。

等她走到林羽跟前后,林羽不由一惊,发现这女的个子竟然跟自己差不多高。

她把墨镜摘下来之后,露出了一张五官精致的面容,眼睛深邃,鼻子坚挺,煞是漂亮,两条眉毛细长浓厚,颇具英气,配上她一头乌黑的齐耳短发,别有一番味道。

“信息搜集组织,韩冰!”

黑衣女子掏出一个黑色皮质证件,对着林羽一亮。

“信息搜集组织?”

林羽还从没听过呢,不由皱了皱眉头,将信将疑。

“你不知道,很正常。”韩冰啪的一扣证件,冷声道,“有些事情我们需要你配合,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凭什么?连个缘由都没有,你们凭什么抓我?!”

林羽仔细观察过韩冰说话的神情,见她沉稳淡定,不像是说假话。

韩冰回头瞥了他一眼,冷冷道,“去年冬天,清海市人民医院后门发生的事,你还记得吧?需要我详细的跟你说说吗?”

林羽咕咚咽了口唾沫,顿时有些心虚,那事虽然不是他授意的,却是跟他有莫大的关系。没想到这个韩冰又再次提了起来,看来她确实掌握了一些东西。

林羽的心不由提了起来,便再没多说什么,跟着韩冰等人上了一旁的黑色轿车。

下车后,两个黑衣人把林羽押往楼上的审讯室,韩冰在前面大步走着,周围的巡查人员看到后都退避三舍。

“家荣?”

这时旁边有人突然喊了林羽一声,林羽扭头一看,见是姜队,顿时面色一喜,冲他使了个眼神,意思让他找卫功勋帮帮忙。

姜队混迹这么久,哪能不懂察言观色,看到林羽的表情,顿时明白了过来,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放心。

上楼之后,韩冰突然开口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知道你跟卫功勋关系不错,就是他来了,也救不了你。”

韩冰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颇有些自豪。

林羽顿时心里苦涩不堪,今天看来是凶多吉少啊。

“进去!”

到了一个特制的房间,两个黑衣人一把把他推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