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林羽终于彻底的为凯凯施完了针,所以,他已不需再忍!

听到身后这个冷峻低沉的声音,黑衣人身子一颤,猛地回身。

虽然他没有看到身后的情形,但是已然猜到林羽此时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

但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他转过身,手掌拍来的刹那,他的眼前突然快速的闪过一道寒光,正对他的手掌!

是林羽的银针。

然而林羽丝毫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林羽声音冰冷,淡淡的说道,“你的掌,还给你!”

话音一落,林羽已经势大力沉的一掌拍出,正中黑衣人的胸口。

“嘭!”

黑衣人应声倒下。

“你也太没用了吧!”

林羽眼神冰冷,淡淡的说道,“你刚次拍了我那么多掌我都一一笑纳,我这才一掌,你就不行了?玄医门的狗,打了药还这么废吗?!”

黑衣人顿时被林羽这话激的面带怒色,浑身发颤,用手撑着地缓缓站起来,再次朝着林羽扑了过来。

林羽背手而立,冷眼望着这个黑衣人,直到黑衣人快要冲到他跟前的时候,他才做出反应。

“胡大哥,见识过御气类的功法吗?!”

林羽朗声冲胡擎风说了一声,接着胸口猛地往前一挺,主动接住了黑衣人砸来的拳头。

让人大出所料的是,黑衣人作为攻击方,这一拳打出后,竟然根本没有对林羽造成丝毫的伤害!

“怎么样?胡大哥,厉不厉害?!”

林羽挺了挺胸膛,朗声笑道,宛如一个小孩子显摆新买的玩具般神气。

胡擎风看到这一幕也是又惊又奇,不过一向对玄术求知若渴的胡擎风却没有询问玄术,反倒瞥了眼林羽的伤势,急声问道,“家荣,你的伤……”

“不打紧!”

林羽立马一摆手,指着身后的凯凯说道,“凯凯已经没事了,不过醒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你去看着他,剩下的,交给我!”

林羽说着转过头扫了眼对面的一众黑衣人一眼,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无尽的寒色,脚下一蹬,迅速的朝着那帮黑衣人冲了过去几。

此时这帮人身上的药力已经慢慢的散去,速度、力量和爆发力也都开始大幅度回落,所以林羽冲进人群中之后,宛如砍菜切瓜一般,帮着步承和百人屠等人利落的解决掉了这帮黑衣人。

等到最后一个黑衣人也被放倒在地之后,众人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朱老四索性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朱四哥,没事吧?!”

林羽借着灯光看到朱老四裸露的伤口后脸色一变,立马冲到跟前,掏出银针替朱老四止起了血。

“先生,你……你自己……”

朱老四此时也注意到林羽肋下的伤口,神色瞬间一变,急声道,“您先医治您自己吧!”

“我的伤不碍事!”

林羽毫不在乎的说了一声,利落的替朱老四止住了血,见其他人没有大碍,这才帮自己止了止血。

“妈的,这帮人注射的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厉害!”

朱老四喘了口粗气,忍不住骂了一句。

“问问便是!”

步承眼神一寒,猛地蹲其身,一把将身旁的一个黑衣人拽了起来,拽下那黑衣人的面罩,冷声问道,“说,你们刚才往自己胳膊里注射的是什么东西?!”

“啐!”

黑衣人没有说话,直接一口唾沫吐到了步承的脸上。

步承立马抓过另一个黑衣人,继续沉声问道,“说,你们刚才注射的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

黑衣人冷声说道,语气坚决。

“你也想死?!”

步承冷声质问道。

黑衣人瞬间犹豫了下来,眯了眯眼,定声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好!”

步承答应一声。

随后他再次翻找起了地上的黑衣人,伸手试探着他们的脖颈,翻找着活着的黑衣人。

“这里还有一个!”

胡擎风突然从旁边走了过来,一手抱着凯凯,一手还拎着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任由胡擎风拎着他,两条腿软趴趴的托在地上。

到了跟前,胡擎风一把将黑衣人扔在了地上,左右搜了一眼,接着开始翻找起了一开始冒充他妻子的那个女人。

步承看到地上的黑衣人,作势拎要上前,林羽立马制止住了他,这极有可能是最后一个生还着的黑衣人,这步承要是再一言不合解决了他,那他们就无人可问了,他还想从这个黑衣人口中询问处土卫的下落呢,所以林羽凑过来亲自审问这个黑衣人。

“你如实回答我的话,我可以放你生路,并且保证把你医治好,你知道我是谁,了解我的医术!”

林羽冲黑衣人说道,率先给了一个甜枣。

“你解决了我吧!”

黑衣人躺在地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天花板,眼中带着一丝绝望,说话没有丝毫的迟疑。

林羽眯了眯眼,不由有些诧异,沉声道,“据我所知,玄医门的人,好像没有这么有骨气吧?你们跟着玄医门,无非是想要荣华富贵,但是要是命都没了,那一切也都没了!”

他跟玄医门的人打过这么多交道,自然知道这些玄医门的手下根本没有那么视死如归,别说这些人了,就是那些被挑选出来保护荣桓的黑衣人,不还是为了苟活,废掉一条胳膊逃走了吗?

所以此时见这个黑衣人说话如此果断决绝,林羽心中自然惊疑,暗想莫非他们不敢说话,是因为出于对土卫的恐惧?!

林羽不由对这个土卫也愈发的好奇了起来,不过想到土卫生生捏爆凯凯眼球的情形,林羽倒也觉得不意外了。

“你要知道,只有死掉的人,才不会构成威胁,你越害怕土卫,就越应该告诉我他的下落!”

林羽沉声劝道,“我保证,一定会让他在这个世上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