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振生闻声摇头笑了笑,接过了百人屠手里的武器,定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照顾好尹儿的,希望你们这次去,能够马到成功!”

百人屠紧握着拳头快步朝着候机厅里走了过去。

步承等人看到百人屠之后皆都有些惊诧,尤其是朱老四,委实没想到百人屠最终会决心选择来帮他的胡大哥!

要知道,他们跟着胡擎风第一次来时的情形他还历历在目,当时百人屠和胡擎风带着他们两拨人差点打起来!

林羽看到百人屠之后倒没有太大的意外,有些欣慰的莞尔笑了笑,不过很快他的脸色便再次沉了下来,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对于接下来的一切,他心中仍旧充满了不安和忧虑。

林羽他们坐着飞机从京城出发的时候,远在长庆的胡擎风却丝毫不知情,他正在长庆一家普通酒店的包房内背着手,焦急的来回走着。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胡擎风立马过去开门,只见门外站着的正是追随他身边的司徒老先生。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胡擎风看到司徒之后神情一振,急忙说道。

司徒咬了咬牙,接着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先生,我老头子没用,手下的人全都派出去了,却仍旧什么都没查到!”

胡擎风面色一沉,紧紧的捏住了拳头,胸口一起一伏,极力隐忍着内心的愠怒与焦躁,眼眶含泪,颤声说道,“燕儿,凯凯,是我胡擎风无能,是我对不住你们……”

想到自己绝望无助的妻儿,胡擎风顿时心如刀割,他秘密来长庆已经数日,但是耗费了诸多精力,仍旧没能打听到丝毫妻儿的下落。

“对了,堂主,我们……我们……”

司徒身子一弓,一时间说话有些断断续续。

“有什么话尽管说!”

胡擎风冷声说道。

“玄医门趁机攻击了我们在名都的两个分堂,两个分堂皆都遭到了重创……”

司徒神色凝重的说道,“要是我们再不回去的话,恐怕连我们总部也都不保……据说他们已经在搜查我们总部的藏身之处,要是被他们找到,那……那我们雁草堂恐怕真的要就此覆灭!”

胡擎风听到这个消息身子微微颤抖,内心的痛苦和绝望更甚,这次为了找寻他的妻儿,他几乎将堂内有身手的兄弟都召集了过来,所以剩下的人根本无力对抗玄医门!

“堂主,现在雁草堂内人心惶惶,危在旦夕,需要您回去主持大局啊!”

司徒先生身子低的更加的厉害,苦口婆心的劝解道,“至于夫人和少堂主,由我带领几个兄弟留下,继续寻找,一有消息,我便立马通知给您!”

胡擎风昂着头,紧紧的抿着嘴,努力的不让自己眼中的泪水滑落出来,一边是自己的爱人和骨肉,一边是自己的生死兄弟,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司徒见胡擎风如此为难,不由长叹一声,低声说道,“堂主,要是实在不行,您就答……答应他们的……”

“混账!”

胡擎风怒声打断了司徒,厉声骂道,“我胡擎风岂是那种卑躬屈膝之辈?!要是把我雁草堂仿造赝品的核心技术交给了他们,那岂不是把我们的命根子交给了他们?!我死后怎么去跟九泉下的父亲和爷爷交代?!”

这次玄医门绑架了他的妻儿,除了可以用此钳制住他,不让他帮林羽之外,还打算从他手里套出古玩赝品仿制的核心技术,毕竟对于爱财如命的玄医门而言,掌握了这种造假的技术,那就好比掌握了一棵摇钱树啊!

司徒紧紧的咬了咬嘴唇,低声说道,“那您就听老头子的建议,告诉何先生事情,如今我们内外交困,唯一能帮我们的,便只有何先生了!”

他知道,林羽是个奇人,实力超强的奇人,在他们雁草堂水深火热之际,只有林羽能帮到他们!

胡擎风听到他这话,脸上的苦涩之意更重,摇了摇头,接着面色一凛,握紧了拳头忍痛道,“我何兄弟此次要对付的便是这玄医门的掌门人荣鹤舒,荣鹤舒倒下,玄医门势必倒台,到时候救的,可是华夏千千万万的人!实为大义之举!而我胡擎风,不能助他也就罢了,岂能因为自己的家人拖他的后腿?!”

这也是他欺骗林羽说自己生病的原因,就是害怕林羽会因为得知了他这边的事情之后分神。

所以,这一切苦难,他宁愿自己一人来承担!

司徒的脸上陡然间写满了沧桑,摇着头神情无比悲痛的说道,“那这一次,我们雁草堂恐怕将真的万劫不复……”

别说胡擎风的妻儿被挟持,以至于他们雁草堂束手束脚,就算是他们放开手脚跟玄医门大干一场,他们也不是人家玄医门的对手!

毕竟雁草堂是潜心做赝品的,并没有几个会功夫会玄术的人,唯一搜罗来的祁老大等四个高手,还系数被胡擎风送给了林羽,所以雁草堂抵抗起玄医门,根本也是以卵击石!

想到此,他内心同时又不觉有些恼火,有些埋怨林羽,要知道,他们雁草堂原本与玄医门毫无交集,井水不犯河水,就是因为林羽,他们才与玄医门成了敌人,才遭到了玄医门的报复!

胡擎风似乎看出了司徒的想法,沉声说道,“你不要对何兄弟心怀怨恨,哪怕没有他,若我知道这世上还有玄医门这种卑鄙无耻、黑心无良的下流门派,我胡擎风就算粉身碎骨,也要跟他斗到底!”

司徒没说话,满脸沉痛的摇了摇头,兀自叹息。

“走,立马召集兄弟们,我们现在就回名都,跟玄医门的人拼了!”

胡擎风一挺胸,神情豪迈的说道。

司徒听到他这话身子一颤,咬牙道,“您让所有的兄弟都……都回去?那夫人和少堂主……”

他知道,胡擎风这么做,就相当于选择牺牲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胡擎风满脸悲痛,仰头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天空,哀声道,“我胡擎风欠他们的,只能下辈子来偿还了,不过好在我也活不久了,此战过后,我与他们娘俩九泉之下再相会吧!”

他知道,如果选择跟玄医门对抗的话,他这次恐怕也性命不保,所以救不救自己的妻儿,已然没有什么意义!

司徒长叹一声,再没多说什么,一边跟着胡擎风往下走,一边开始通知长庆的兄弟往名都撤。

到了酒店大厅之后,司徒一把拦住胡擎风,接着自己率先走出酒店,无比谨慎的左右看了一眼,见没有什么异状,这才招呼着胡擎风往外走。

此时外面已经下起了密密的小雨,因为已经是凌晨,所以街道上没有丝毫的人影。

胡擎风随着司徒匆匆走到露天停车场上车之后,司徒便跟着上了副驾驶,命司机发动车子。

但是就在司机刚刚发动起车子往后倒的时候,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响动,似乎是车子的轮胎扎到了什么东西导致爆裂。

“妈的,真倒霉!”

司机一边骂了一句,一边开门要下车。

胡擎风沉着脸眉头紧蹙,神色突然一变,急忙伸手去抓那司机,同时急声喊道,“别下车!”

虽然他抓住了司机的衣领,但还是晚了一步,此时司机已经拽开了车门,而与此同时,黑暗中两点寒光挟裹着雨水射来,噗噗两声细响,打在司机胸口,中了银针的司机身子一颤,顿时一歪头,没了声息。

“他们终究还是找来了!”

司徒神色一惊,沉着脸怒骂一声,接着冲胡擎风说道,“堂主,一会儿我拖住他们,你先走!”

胡擎风扫了眼窗外,摇了摇头,他知道,既然对方已经找到了他,自然已经做足了准备,哪里还能让他逃得了!

“哈哈哈哈……”

胡擎风突然神色一缓,昂着头朗声而笑,又恢复了以往的洒脱豪迈,铿锵道,“好,很好!我胡擎风能够死在长庆,能够与我的妻儿死在一处,此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