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封行朗一起去送林晚上学的,还有封小虫。

“坏老头儿,拜拜了你!”

重获自由的封小虫,也没忘记嘲讽一下在这场暗斗中落入下风的河屯。

“这小子,将来也是个小犟种呢!”河屯叹了口气。

封行朗却停下了脚步,一把将爬上车的小儿子给揪了下来。

然后掰过小儿子的脑袋对着河屯:

“小虫,跟爷爷说再见!”

看得出来,封行朗是故意的。自己不叫河屯一声‘爸’,那是有历史原因的;

但河屯终究是小儿子的亲爷爷,他不许小家伙这般没大没小。

“坏老头儿,再见!”

封小虫勉为其难的哼出了一句。

“是爷爷!”封行朗低厉一声。

封小虫怔住了,并没有听话的开口叫‘爷爷’,只是怔怔的盯看着亲爹。

“行了,不叫就不叫吧!别吓着孩子!”

河屯还是溺爱子嗣的。

现在的河屯,可以为了自己亲儿子一家舍身相搏。

“晚晚,跟爷爷说再见!”

见小儿子倔强的不肯叫人,封行朗便朝已经上车的女儿林晚说道。

“爷爷再见!等放暑假了,我会去佩特堡看您的!”

相比来说,还是封林晚嘴甜又乖巧。

“行,爷爷等着你们一家在佩特堡团聚!”

听到小孙女甜甜的叫自己爷爷,河屯还是很欣慰的。

虽说还有那么点儿枭雄落寂的惆怅。

“小虫,轮到你了!跟爷爷打好招呼,我们就出发!”

不知道此刻封行朗的内心,但看得出,他是认真的。

“爹地,你不认河屯当爹地……那他就不是我爷爷!”

封小虫有他自己理解模式,“他只是大诺诺的爷爷!”

“爸,小虫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下一秒,封行朗便在小儿子的‘逼迫’下,叫了河屯一声‘爸’。

听起来着实有点儿变扭!

“哎哎……爸爸不会跟自己的亲孙子计较的!”

听儿子叫了自己一声爸,河屯像是长了几斤肉似的愉悦。

见渣爹冷下自己的脸坐进了车内,封小虫才扁了扁嘴巴朝河屯说道:

“爷爷,再见!”

相当的生硬,且不情不愿。

“乖,好好听你爹地的话!记住:你是你亲爹的亲儿子!”

其实河屯的下一句想说:别被颂泰认贼作父了!

保姆车驶离了浅水湾,一场河屯跟丛刚之间的博弈,在封行朗的化解中,暂时告一段落了。

封行朗清楚:只有自己离开了浅水湾,才能确保河屯的安全!

丛刚无心跟河屯去斗!但要是把丛刚逼狠了,那就说不定了!

就比如说,丛刚挑衅式的跑去浅水湾,还在自己的脑门上留‘孙子’二字;这样的行为,很容易遭打的!

一路上,封林晚都沉默是金着。

手里还拿着英语单词。

“晚晚,怎么不开心啊?”

封行朗坐了过来,轻轻的将看着窗外的女儿拥进自己怀里。

“想妈咪了!”

封林晚搪塞了一句。

内心深处究竟想着谁,林晚已经不会跟自己的爸爸坦诚相待了。

“爹地也想你妈咪……”

封行朗轻轻的在女儿额头上亲了一下,“有时候是不是觉得妈咪有点儿偏心你大诺哥啊?”

“是有一点儿……但大诺哥那么年轻就有了两个宝宝,妈咪也是放心不下小宝宝才跟过去的!”

封林晚表达出了自己对妈咪的理解。

“我家晚晚真懂事!”

封行朗用手轻轻的拍着女儿的肩膀,“你大诺哥自己的心智还不太成熟,却成了两个孩子的父亲,还苦了你妈咪……是我这个当爸爸的管教无方啊!”

突然,封林晚突兀的问道:

“爹地,你当年心爱的女人,是我团团姐的妈咪蓝悠悠,对吗?你之所以娶我妈咪,那是因为被我大伯给逼婚的,对吗?”

封行朗:“……”

怎么是个人都会觉得:蓝悠悠才是自己唯一所爱的女人呢?

封行朗没有回避女儿的问题。“是这样的:爹地的确跟你团团姐的妈咪蓝悠悠谈过……但种种原因,后来爹地发现,蓝悠悠并不是爹地理想中的女人!我跟你们的妈咪,是日久生情的!所以无论是爱情

还是亲情,都十分的牢靠!”

“是不是说,你娶我妈咪,带上了一定的亲情因素在里面?”

封林晚又问上一个更为复杂化的问题。

“亲情肯定是有的……但在爱情后面!我跟你们的妈咪,是先有爱情,才有亲情的!因为有了爱情和亲情的双重维系,这个家才会更加的完整!”

封行朗很正面的回答了女儿这个相对尖锐的话题。

“傻晚晚,要是爹地不娶妈咪,就没有我们三个孩子了!”

封小虫又补上一句:“再说了,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干嘛费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封林晚沉默了。

“晚晚,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

封行朗似乎觉察到了女儿的异样。

林晚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如果我是爹地,肯定舍不得妈咪离开自己这么久!即便不赚钱,我也要自己的女人陪在自己的身边!”

林晚是有感而发的。

一想到自己要离开十五哥哥四年时间,林晚就有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痛楚!

自己不想像爹地那样,为了‘种种原因’,最后娶了被自己大哥硬塞给他的女人!

其实林晚有一点儿是疏忽的:能因为‘种种原因’分开的,说明还是爱得不够深、不够刻骨!

虽然林雪落当年的确是封立昕强塞给弟弟封行朗的,但他们之间,真的是日久生情!

生出来的情,不仅仅是爱情,还有亲情!

现在要他封行朗拿命去换自己妻子林雪落的命,他也会毫不犹豫的!

听女儿这么一说,封行朗到是无言以对了。

要是自己真丢下工作跑去跟妻子林雪落黏在一起;怕是他会被妻子痛打回申城!

现在的妻子眼里,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大儿子家的两个小孙孙;然后是女儿林晚,然后是小儿子虫虫……再然后才是他这个丈夫!

不……还有丛刚那个狗东西!!

三个孩子,两个小孙孙跟他争,封行朗能忍;丛刚算哪根葱啊?

妻子一听自己说丛刚给他下毒,就立刻否定了!!

妻子怎么就那么信任丛刚的呢!!

“听说封十五跑去了日本……那小子会说日语吗?”

封行朗随意的就瞎扯了这么一句。

目的很明确,就是测试一下女儿林晚的反应。

十五哥哥去了日本?

林晚的小手明显的紧握了一下。

封行朗清楚的感受到了女儿细微的变化:原来女儿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般不在意!

要说攻心,封行朗的确是骨灰级的!

何况女儿林晚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小毛丫头!

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封行朗这只老狐狸呢!

他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便能发觉女儿的异样紧张了。

“日语太难听了……我才不要学呢!”

封林晚装着不上心的说道,“我觉得法语最好听了!听起来就很浪漫!”

封小虫:傻妹妹啊,你表演得有些过了!

咱们的爹地可是只老狐狸,你的小动作逃不开爹地的眼啦!

“小虫,你说亲爹把封十五赶出了申城……做得是不是有点儿狠啊?”

封行朗旁敲侧击的说道。

有抛砖引玉的意思!

“是有点儿狠啦!”封小虫直言不讳,“原本晚晚妹妹跟封十五,只是相互有那么一点点儿的好感而已……你好好引导就是了嘛!打封十五打得那么狠……将来都没人敢追求你封行朗的女儿啦

要是你封行朗的女儿嫁不出去……就只能砸自己手里啰!”

这是封小虫的心里话。

也是封小虫想替晚晚妹妹表达的话!

“一个成年人,就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封行朗风轻云淡的说道,“你晚晚妹妹才十四岁……所以,挨打的只能是他封十五!如果还有下次,我还会更狠的痛打他一顿!没有例外!”

“好了啦!知道爹地你够凶够狠的啦!”

封小虫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晚晚妹妹不会早恋的!她会把自己的心思放在好好学习上!直到成年的!”

封小虫一边回复着爹地的话,一边挤到了爹地跟晚晚妹妹中间。

因为他已经看到晚晚妹妹那咬起的嘴唇了。

他真的好担心晚晚妹妹突然说出一些不该说的,又把渣爹给惹毛了。

林晚头也不回的下车进去了学校。

她应该是被爹地封行朗的那番‘恐吓’的话给镇住了。

目送着晚晚妹妹下车进去学校,封小虫长长的叹了口气。

“爹地,你就不要再试探晚晚妹妹了!”

封小虫有些埋怨的意味儿,“爱情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儿……喜欢一个人也不是什么罪过!晚晚妹妹知道该怎么做的!你要相信,你封行朗的女儿,不会差的!”

“我只是做了一个父亲该做的!而且必须得做的!”

微顿,封行朗侧过头来反问小儿子一句:“难道你不觉得:封十五对你妹妹的喜欢,并不单纯吗?!”

“一个在御龙城那种风月场所都能洁身自好的男人,又怎么会轻易的喜欢上一个黄毛小丫头呢?”

微顿,封行朗冷生生的自答:“原因很简单:因为封林晚贴着封行朗亲生女儿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