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依想象过那些亡命之徒的样子,凶神恶煞,满脸横肉,带着刀疤,身上有纹身?

这些似乎成了恶人的象征!

当她真的见到杀害吴锐一家人的凶手时,隔着窗户,她心中是震惊的。这人和自己想象中的恶人样子,有着天壤之别。

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面对一切可怕的画面,谁知道,亲眼看到的,却是坐在病床上,安静看着窗外的斯文男人。要不是他脸色发黄,目光呆滞,云依真的无法把他和瘾君子这三个字联系在一起。

“凌天,这……会不会弄错了?”

看他瘦骨嶙峋的样子,哪里像是能一口气杀死吴锐一家的人。她一直以为,能做到这些的怎么也应该是彪形大汉。

总之,不应该是她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

“你现在应该明白了,什么叫人不可貌相。坏人是不会把这两个字写在脸上的。相由心生,这话没错。可现在更多的人,表面上看着像好人,其实,内心住着的是恶魔。”

陆凌天握紧她的手,担心云依会害怕。

云依自然知道这些道理,只是人站在这,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会有些不太敢相信。她见过阴险狡诈的,却不知道,一个骨瘦如柴的人,也能狠心杀害一家人。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不能太靠近。毕竟这个人情况特殊,又是杀人犯,随时可能犯毒瘾。到时候,他就是个六亲不认的疯子。

“你们不能靠近他,有什么话,远远地问就可以了。”

云依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人声称,自己是在药物作用下失去理智,杀人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可有一点说不通,小区里那么多户人家,他不选其他家,偏选了吴锐一家。这不是很奇怪吗?

门开了,工作人员冷漠地说道“赖鹏,有人来看你。”

一直看着窗外的赖鹏听到声音,这才慢慢转过头来。他脸色苍白,看上去很虚弱,就像个病秧子。云依实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居然有杀人的能力。

冰冷的手铐将他禁锢在病床上,凸出的颧骨显得他那双眼眶更深了,加上乌青的黑眼圈,这个样子,乍一看,就像是行尸走肉。

“你们是谁?”他的反应有些迟钝,勉强能认清楚人。

“我不认识你们,你们,为什么会来看我?”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那双手已经瘦得皮包骨,青筋鼓起,云依隐约能看到他手上露出来的抓痕。仔细一看,似乎不只是手上,身上其他地方,也有很多痕迹。

云依了解过,像赖鹏这样的人,吸了那东西以后,因为过度兴奋,很可能伤害自己。要是犯了瘾,更是六亲不认,因为戒断反应太过难受,这类人通常会自残身体。她想,这些伤,可能是他自己留下来的。

“是你杀了吴锐一家人?”

听到这个问题,赖鹏突然笑了“原来,你们是为了这件事来的。我听说,那就是个很普通的老警察。看你们这穿扮,应该很有钱吧!说是两袖清风,还不是认识你们这些有钱人,我就知道,什么警察,哪有不捞钱的。”

“人都死了,你没必要说这些玷污他的清誉。在这之前,他根本不认识我。”

“不认识,那你特地跑到这种地方来见我?你们这些有钱人,是有什么想问我的吧!我很好奇,你和吴锐是什么关系,要帮他伸冤?你们还不都是一样的,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情,你们是不会做的,我都知道。”

“我为什么会去找吴锐,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你心里不是应该很清楚吗?难道,你背后那个人,没有告诉你吗?”

赖鹏的表情突然有了轻微的僵硬,很快,他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什么背后的人?我就是个普通的瘾君子,上头了,没控制住自己。就这么简单!”

“那么多户人家,你偏偏选了老吴一家。你的理由,太牵强了。”

“是吴锐自己要带我回去的,怪不得我。是他看我难受,要带我回去歇会。我就借着他的地方磕了点,是他自己多管闲事,发现了我的事情,还要报警抓我。药劲上来了,我怎么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整个故事听起来天衣无缝,可云依总觉得有些问题。

吴锐怎么说也做了一辈子警察,难道连最基本的防备意识都没有吗?再好心的人,看到路边有人不舒服,不是应该直接送医院去吗?吴锐怎么可能糊涂到带个陌生人回去?

“你说,是吴锐好心带你回去。他可是警察,难道看不出你不舒服是犯了瘾吗?他做了一辈子警察,不可能连这点小问题都发现不了。”

赖鹏笑了“这我就不知道了!有些人做了一辈子警察,也只是名义上的警察,其实什么都不懂。谁知道那个老家伙是不是混了一辈子,又或者,他是老糊涂了。反正,人是我杀的,我已经承认了。”

曲云依看他杀了人,到现在,一点内疚都没有。她不理解,这样的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杀了两个老人,还有一个是小孩。他还那么小,你怎么下得去手?你还是不是人?”

“我不知道啊!”赖鹏靠在病床上,微眯起了眼睛。

“我都说了,当时我嗑药上头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等我清醒之后,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路边上。直到后来,我才想起自己做了些什么。再说,我这不是被抓住了吗?”

他是被抓住了,可他一点忏悔的心都没有。曲云依只觉得,吴锐一家人白死了,尤其是那个可怜的孩子。

他长得斯文,没想到,说的话做的事根本不配为人。她攥紧拳头等着他,像这样的人,就算千刀万剐都无法弥补他犯下的错。

“赖鹏,你为什么杀吴锐一家,你心里清楚,我也明白。我不为难你,只要你说出指使你的人是谁,我不会为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