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傅清媛的理由让人觉得有些可笑。可是,以傅清媛的脾气,会做这样的事情,也像是她的风格。

送走了傅国华父女,陆凌天叹了口气,想起吴锐一家的死,他总觉得,自己有推卸不掉的责任。只希望,警察能够早点找到杀人凶手,也好让他们一家人瞑目。

和云依商量一番,陆凌天带着云依去吴家看望了吴锐的儿子。那个家里充满了悲痛,压得人透不过气来。他送去了慰问,可他知道,这些物质上的东西根本无法抹平他们心里的创伤。

可他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些了。

生命何其脆弱,他越觉得,要好好珍惜自己和云依在一起的时间。

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说不定,一个人的生命眨眼就会终结。

“依依,以后,我们要更加珍惜彼此的时间。”

“你说,程伯父如果知道了,会不会有所触动。我总觉得,他还隐瞒了一些事情。”

“也有可能,他更会劝我们,不要再管这件事。你忘了,他提醒我们的,不要步你父亲的后尘。”不是陆凌天怕事,而是他不想连累自己的父母。

因为吴锐一家人惨死家中的案子,整个陵城都被一层浓郁的阴霾笼罩着。路上的行人们,看着彼此的眼神更加陌生了。就好像,随时出现的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残忍的杀人犯。

这个时候,陵城也迎来了每年都会出现的暴雨季节。温度虽然降下来一些,可这暴雨连连的天气,更让人提不起精神。

云依看着窗外没打算停歇的大雨,心里也闷闷的。老天这是在悼念吴锐一家人吗?

吴锐死了,他们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就这样没了。她感觉,暗处有一只手在掌控着整个局势,吴锐的死是一个警告,也许是一个开始。

如果她再不顾一切查下去,是不是,只要她找到的人,都会像吴锐一样。

以前,云依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阳光。现在,她真正体会到了这世界最阴暗的一面。

她轻轻摸了摸自己隆起的肚子,要是以前,她孤身一人,肯定没有顾虑。可是现在,她有丈夫,有孩子,还有家人。做任何决定,都不能像以前那样冲动了。

“爸,你不如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像这样没有多少线索的悬案惨案,没人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到杀人凶手。当大家都以为,这个案子又要被时间冲淡,慢慢沉淀下来的时候,官方新闻突然宣布,他们花了五天的时间,抓到了杀害这一家人的残忍凶手。

听到这一新闻,曲云依平静的心突然激动起来。

她仔细看着新闻里所说的一切,不敢错过任何信息。

可最后的结果让她有些失望,警方找到的杀人凶手,就是一个毫无背景的瘾君子。原本复杂的案子,突然变成了,瘾君子因为滥用药物导致的失控,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入室杀人的结果。

曲云依看到这个解释,忍不住笑出了声。

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个所谓的瘾君子,不过是个替罪羔羊。又或者说,人是他杀的,可他绝不是真正的幕后凶手。

这个人背后,到底隐藏着谁的手?

凌天同样为此困惑着,对方找了个代罪羊出来,明显是假手于人。

“陆总,我们要不要去见见这个杀人凶手?或许,他能知道些什么。”赵勤看陆凌天为此烦恼,想到了这个办法。

只是,像这种瘾君子,嘴里说的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清醒的时候不肯说,要吸的时候,更是胡言乱语,只要给他需要的,要他做什么都可以。

“你们去的话,带上我一起。”

曲云依恰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没有敲门就进来了。她也想知道,这些残忍的事情,究竟是谁的主谋。

“你要去?”

陆凌天皱着眉,显然不想云依跟着他去那么复杂的地方。有些场面,他还是不愿意让云依看到,她的世界应该是干干净净的。

“这件事因我而起,我应该有知情权的。凌天,我知道你担心我会害怕。可我和那些普通女人不一样,你要对我有信心。我不会害怕的,更会照顾好自己。”

赵勤上前解释:“夫人,这件事,不是不让你去。而是,你根本想象不到,戒毒所里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些瘾君子,毒瘾上来了六亲不认,那场面根本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那样的地方,脏了你的脚,真的不适合你去。”

“大家都是一样的,我也没有比你尊贵多少。你说的那些瘾君子,在碰那些东西之前,都是正常人。只要我们以平常人的眼光去看待,他们就不会那么可怕了。”云依看着凌天,态度坚定:“凌天,你让我跟你一起去吧!不是有你在我身边吗?只要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你铁了心要跟我去?”

“我们说过,不管什么事,都要一起面对。”

陆凌天叹了一声,没有说话。曲云依脸上露出了笑容:“你答应了?”

“我想,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你真的会自己偷偷去,那样只会让我更担心,还不如我带着你一起去,至少,你人在我身边,有什么事,我可以替你挡着。”

对此,赵勤也不好再说什么。谁让老板宠着夫人,他也只能奉命行事。

“那,我先去打点好,约好了时间,您再带着夫人一起过去。”

“你先去忙吧!”

虽然答应了,陆凌天还是提前和曲云依约好。

“你要有心理准备,我感觉,就算我们见到了那个瘾君子,他也不一定会告诉我们。说不定,他也不知道真正的幕后者是谁。”

“可他至少知道,是谁让他这么做的。找到他的上线,我们一个个摸上去,总会找到背后那个人。”

云依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所有的事情凑到一起发生,一环扣一环,从白惜若出现开始,日子就不安宁了。

整件事,或许真的和白惜若有着莫大的关系。

有些可怕的猜想,她都不敢认真去想。只希望,事情不要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