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辰蹙眉看着他,眼底氤氲着淡淡的怒火,“无欢叔叔,她只是十一阶修为,你确定自己打不过她吗?”

无欢一脸无奈的看着他,“辰儿,我长得这么俊,我怕她被我勾引了,那胭脂水粉的味道让我受不了,我娘子鼻子特别灵,你也不想我晚上回去跪搓衣板吧。”

林子辰:“…?”

难道要让他回去跪搓衣板吗?

不是,他家歆儿很可爱,可没有他家娘子那样狠心,歆儿信任他,这才是关键。

魅姬一脸受辱,目光冰冷,“将军,没想到外表风光的你,居然惧内呀。”

无欢道:“这有什么好丢人的?

我爱我娘子,我娘子也爱我,只是我娘子管我管得紧了些。”

林子辰道:“无欢叔叔,秀恩爱,死得快!”

无欢叔叔怎么变得越来越讨厌?

这大庭广众之下,陌生人前,也开始秀恩爱了。

“哦!辰儿,我知道了。”

无欢惺惺地摸了摸鼻子。

他骤然飞身而起,往十二个黑衣人飞去。

眨眼间,白衣如雪的他,立刻消失。

十二个黑衣人紧盯着周围。

正警惕时,只听见站在最末的两个黑衣人惨叫一声便倒地而亡。

无欢的吊儿郎当,的确是跟林子熠学的,其目的,可以转移对方的注意力,这十二个人同时摆阵,会变得比较难对付,如果能杀了其中两个,阵法不能成立,他们就如同一盘散沙,和待宰的羔羊没有太大的区别。

林子辰也知道他这个想法,不过以他果断的性格,不喜欢这样磨磨唧唧的。

他红眸凛冽的看了一眼魅姬,夺命追魂鞭赫然一出,如同蛟龙一般朝着魅姬鞭策而去。

他纵身一跃,跟着过去。

林子熠一路追过去,却没有看到温弦和小金子的踪影。

汐泠尊突然有人闯入,钱执事还带着众位执事保护着汐泠尊的弟子们。

树林里,一袭红衣的林子熠在树林里飞奔,两只神宠护在他左右。

罕见的场景,毕生难忘。

林子熠在温弦的体内留下了一丝气息,他现在只能追踪这丝气息去寻找温弦。

可是那丝气息越来越薄弱,他心底也越来越着急,如果温弦被他们抓走,后果不堪设想。

冷风中,他神色淡漠,墨发飞扬,红色的眼眸里藏着冷酷和魅惑。

“尊主,尊主。”

林子熠突然听到了小金子的声音,他淡漠的神色转忧为喜 ,“小金子,你姐姐呢?”

小金子指的指前方,气喘吁吁:“尊主,被一群黑衣人抓走了,我追不上他们。”

林子熠道:“小赤,带上他。”

现在他不能把小金子放在这里,让他回去,他一个人也会变得很危险的。

赤龙尾翼轻轻一扫,将小金子带到它的背上。

“呼!”

得以喘口气的小金子大口大口地呼吸了几下。

“累死我了。”

他拍着胸口,寒冷的天,他却满头的大汗。

他去找姐姐的路上,突然看到姐姐被一群黑衣人劫持。

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没有办法救下姐姐,只能用灵力传音给尊主。

林子熠问:“在前边吗?”

小金子一脸着急的点了点头,“就在前边,好像是李卿卿她们。”

“哦!”

林子熠微微蹙眉,这没有几天的时间,怎么就训练出来了,这玄云尊的训练速度,比他们汐泠尊的训练速度更快吗?

他飞身到狂澜的背上,道:“狂澜,小赤,加快速度。”

“好!”

狂澜身子一跃,瞬间是在树林中。

小赤也不甘落后,身子一跃,也瞬间出现在了狂澜的身后。

极致的速度让人眼花缭乱,渐渐的,林子熠看到一群黑衣人在树林中穿梭。

最前面的一个人肩上,扛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林子熠目光倏然一沉,凛冽的杀气从他周身蔓延出去。

云魄幻音箫缓缓放在唇边,淡淡的音律由慢到快,那一道道白色的音刃如同剑雨一般朝着前边的黑衣人射击出去。

一群黑衣人惊觉,立刻回头反击。

回头的瞬间却让他们大吃一惊,那些利剑如同雨一般,散发着森寒的光芒,如同雨点一般,没有太多的缝隙,根本让人无法躲避。

在前面的几个人瞬间万剑穿心,整个人身上被刺穿了无数个洞。

“啊……”一声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在树林中响彻云霄。

此刻的风雪小了一些,闻到此声的魔兽和小灵兽们,惊得四处逃窜。

紧接着,又是一声声惨叫,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

十几个黑衣人,这一瞬间全部被杀死,而林子熠依然风华绝代的站在狂澜的背上。

他很愤怒,不知道因何而愤怒,只想将这些人诛杀,这些人全部是冷月族人,天赋超然,为恶不作,如果再放任下去,将会成为异灵族最大的威胁。

还剩下扛着温弦的男子和李卿卿。

李卿卿看着林子熠,满眼杀意,冷笑着出声:“尊主,看来,你挺在乎温弦这个贱人的。”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短短数日不见,整个人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化着浓艳的妆容,那青黑的眸子,射出骇然的冷光。

“你这个臭女人,你说谁贱人呢?

你看看你,从头到脚都贱,把我姐姐放下,不然,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

徐小金子怒视着李卿卿。

目光掠过姐姐,看着她已经晕过去,他心底更是无比的着急。

“姐姐?”

李卿卿目光冷沉的看着小金子,“温弦什么时候多了个弟弟,我怎么不知道呢?

想救温弦,那就看看尊主有没有诚心了。”

李卿卿目光诡异的看着林子熠 。

林子熠缓缓放下云魄幻音箫,笑意讥讽:“你有什么资格和本君谈条件?”

李卿卿脸色倏然一变,的确,在他的心里自己什么都不是。

“哼!就凭你在意温弦。”

李卿卿反驳得理直气壮。

她自空间里拿出匕首,转瞬之间,在温弦的手臂上用力的划了一下,晕厥过去的温弦,痛得微微蹙眉。

“姐姐。”

小金子目光求救的看着林子熠。

林子熠漆黑如墨的眸子,瞬间变成了血红色,那心底陡然串起的怒意,让李卿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依然鼓着勇气,面对着林子熠那双血红的眼眸,他的眼瞳尽然是红色的,他到底是谁!传说中这天下,只有魔君父子三人的眸子,是血红的颜色,特别是在愤怒的时候,一双血眸让人心惊胆战。

“你到底是谁?”

李卿卿全身发抖,他不会是熠王殿下吧。

如果是,那她之前所做的事情真的是太蠢了。

这天下,有谁能斗得过他们一家人呢?

林子熠神色凝然不动,声音冰冷似剑,“你没有资格知道。”

看着温弦手臂上鲜血淋漓,他心底的怒气燃烧到了极致。

他红袖一挥 ,眨眼间消失在狂澜的背上。

李卿卿和她身旁的黑衣人立刻紧张起来 。

林子熠再次出现的时候长臂快速一伸,夺过温弦,一脚狠狠的踢在黑衣人的肚子上。

黑衣人猝不及防,整个人如同抛物线一般飞出去,落地便气绝身亡。

李卿卿大吃一惊,还来不及出手,林子熠在骤然之间一手揽着温弦,一手掐着李卿卿的脖子。

“在本尊面前,你也敢动本尊的人,本尊让你永不超生。”

林子熠一字一句 ,极为愤怒。

“嗯……”李卿卿脸色涨红,窒息感随着死亡的气息笼罩在她的心间。

她死死地看着林子熠,心底不甘,为什么自己运气那么差?

每次都遇到这个男人。

“呵呵……尊主,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救活温弦吗?

温弦中了玉雪血莲的毒,她……她必死无疑,我…李卿卿,即使……死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

“去死!”

林子熠声音拨高,毫无温度。

李卿卿一震,害怕到了极致 ,却全身无力,毫无还手之力,成为了真正的待宰羔羊。

“咔嚓…”林子熠掐断了她的脖子,红叶火骤然燃起,李卿卿瞬间被火蛇吞没。

那刚刚要抽离的灵魂,骤然之间被烧的扭曲可怕,最后消失在火焰之中。

林子熠带着温弦回到狂澜的背上,将温弦缓缓放下,立刻替她诊脉。

小金子也飞身过去,半跪在温弦的身边,看着温弦苍白的脸色,他整个人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尊主,我姐姐她……”林子熠猛然抬眸看着他,“小金子,你姐姐中了玉雪血莲的毒,这种毒天下并无解药,我先带她回空间里救治,狂澜和小赤送你回去,我也会和你一起回去汐泠尊,如果有事情发生,你就在王座上敲三下,我自然会出现。”

小金子一愣一愣的看着他,“尊主,这是什么见鬼的技法?

可以教教我吗?”

林子熠有些无奈扶额,“小金子,我有灵戒,我是去灵戒里,并不是什么技法。”

“哦!尊主,我姐姐的未来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把我姐姐救活。”

小金子趁机提醒。

林子熠心底着急,倒也没有听出什么来。

“嗯!我会尽全力救你姐姐的。”

林子熠说着,抱着温弦回了星陨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