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名流云,天昊帝随行銮驾,此番用来比试斗法。

宾客已然全部散去。整个大殿只剩天昊帝夫妇,还有王浩和庞燕。

“王百陨!南域第一大宗巫门掌教,曾经相助燕燕铲除叛逆,夺回玄黄珠!”

“道友如此修为,却费尽心机蒙骗小女,有必要吗!”

天昊帝望向王浩的眼神很有些怨气。

王浩有点尴尬。幸好有人解围。

“父皇,浩浩没骗我……他叫王浩没错,百陨只是他的法名!”庞燕满脸仰慕崇拜,替心目中的英雄,辩解开脱。

这傻闺女啊,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

天昊帝无语。目光盯视王浩,本皇爱女待你至诚,你的心……难道就不会痛吗?

没办法辩解。王浩只能岔开话题:“陛下,咱们还是先解决正事要紧!”

“好!”

正事要紧。天昊帝直白给出一句:“你从南域赶来,想必已经清楚我大晋目前困境……说说看,有何良策化解!”

“很简单!”

办法有两个。其一,大晋和南域结盟,资源互补,困局自解。若有哪家不服,直接出手打到他们心服口服为止。

此法简单粗暴,能收奇效。

天昊帝摇了摇头:“南域中土相隔茫茫大海,往返行程需要将近十年,远水救不了近火!”

王浩听后二话不说,直接祭出一物。

两界门!

天昊帝见后满脸吃惊,脱口问:“此乃大胤皇族传承至宝,怎生落在你手中?”

“送上门的,自当笑纳!”

王浩简短说出大胤欲对南域图谋,派人潜入境内等情况,而后道:“有此两界门,能够不费劲连通大晋和南域,人员往来,资源调配,诸多便利!”

天昊帝点点头。有两界门连通中土南域,确能化解大晋困局。想了想,这位问出一句:“当年毁掉崖山商会两处分会,还去他们总部大闹一场的神秘强者,应该是你吧?”

王浩笑而不语。这已经不是秘密,没必要否认。

“你的实力有多强?”天昊帝又问。这是关键。

王浩给出对方想要知道的答案:“刚才赶来途中,遭遇大胤三位地仙,还有那头飞天獏……说句实话,想杀他们极难,但就凭他们联手也别想打赢我!”

虽然有所保留,但天昊帝听后,内心震骇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

老半天,这位大晋皇主才回过神来,苦笑道:“你啊,隐藏的够深!”

“藏拙敛锋是在下行事风格!”

“陛下只要知晓,我王百陨和南域愿与大晋成为共同进退的盟友……大晋有难,南域修行界必将倾力相助!”

相同一句话,当年离开之时说过,此刻再度表态,对天昊帝而言,有着天差地别的感受。

“好!”天昊帝龙颜大悦。有此强援,大晋困局不存,来日势必鼎盛辉煌。

不过,经过深思熟虑,对于王浩提出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法,天昊帝感觉不妥。

“相信你也曾听始祖说过,诸天大战灾厄将至,到那时不局限一家,整个古澜界都要遭逢大敌!”

“此时若起争端,内耗消损,实属不智之举!”

王浩自然知晓这位心意,随后说出第二条解决办法。

“各家主要目的就是空灵神材,想要,给他们便是!”

一株空灵神树,所产神材分作十份。大晋自留两成。大虞给两成,算是弥补夺魁损失。大夏给两成,毕竟姻亲关系,又是近邻。剩下四成分给大周、大元、大秦、大魏。

当然不是白给,需要拿出各家独有修行资源换取。

至于大胤和崖山商会,毛都没有。

“大胤与我结仇颇深,已然不能善了……至于崖山商会背后的天烽界,明面与古澜界结盟,实则居心叵测,不得不防!”

王浩给出理由。借助空灵神材拉拢六家势力,打压另外两家,非但可以轻松破局,还能防患于未然。

“我们只留两成?”

对于王浩提议,天昊帝自然赞同。但自家只留两成空灵神材,似乎太少了。

王浩似笑非笑道:“陛下,我能让天玄殿那株空灵神树化灵,岂会缺少空灵神材?”

“对啊!本皇糊涂,这点都没想到!”

天昊帝抚掌大笑,而后站起身,冲着王浩说道:“按照你的意思,就这么办!”

“陛下英明!”王浩不着痕迹奉承。以他现在显示身份,不说高于天昊帝,也能跟对方平起平坐。之所以厚脸皮奉承,当然有原因所在。

搅局大晋公主招纳道侣,总该给个说法……王浩心虚在此。

“百陨道友,咱们正事说完了,是不是该……谈点私事?”

天昊帝何等精明,好不容易抓住把柄,可没打算放过面前这个家伙。

该来的始终要来!

王浩看了看似笑非笑瞪着自己的天昊帝,又瞅了瞅眉眼都是柔情蜜意的庞燕,内心无奈叹了口气。

“先去地仙界!”

“待我催动两界门……后面咱们再说!”

……

“岂有此理!”

大胤魔都。皇宫内院传出魔皇玉烆愤怒的大骂声。

就在刚才不久,大晋方面颁布檄文,敲定化灵神树份额分配权。中土七大皇朝,外加东秦大秦,每家都有份,独独没有大胤的份额。

“天昊老儿,欺人太甚!”

玉烆咒骂。大晋此举摆明就是联合各方,打压自家。是可忍,孰不可忍。

“陛下!”

无忧夫人伴在身侧。这位身穿宫装,头戴凤冠,显然如愿以偿登上大胤帝后宝座。此刻,自然要给自家男人分担解忧。

“大晋不可怕,南域才是心腹大患!”

无忧点明关键:“大晋檄文注明,大晋与南域修行界已然缔结盟约,那人手段怪异,神通广大,连獏祖三尊联手都拿不下……中土各家想必收到消息,加上大晋许以利益,自然不会再有针对大晋的动作!”

“至于我大胤与那人结下死仇,以他对大晋的影响力,不给我大胤神树材料份额,理所当然!”

无忧夫人心思缜密,详细分析利害关系。玉烆怒容稍缓,沉声问:“可有应对之法?”

“大晋破局,想出给自家公主招纳道侣的法子,但追根究底还是神树材料份额……如今他们舍了八成份额,还邀请各家派驻强者,共同监管化灵神树……各家皆获利,大晋困局自然不存!”

“至于我大胤,看似遭到各方联手打压,但负面影响短时间内不会出现,故而也谈不上陷入困局!”

“但若时间长了,各家空灵神材充裕,底蕴增强……此消彼长之下,我大胤必有一日沦落边缘化,甚至有可能覆灭衰亡!”

“想要破局很简单,剿杀那人,占据南域!”

“如此一来,大晋强援不存,我大胤威风彰显,震慑中土各家!”

话到这里,无忧无人望向玉烆,缓缓又道:“最关键,占据南域之后,极有可能会有大收获!”

“你的意思……”玉烆面有恍悟。

无忧无人轻笑一声:“妾身自始至终都相信,南域绝对拥有化灵神树!”

玉烆没有作声。眼眸凶光闪烁,显然意动。

“但那人手段诡异,加上两界门落于其手,如今恐怕已经连通大晋和南域,不论剿杀这家伙或是攻占南域,都是极难办到!”

无忧夫人说到这里,笑盈盈道:“当然,以大胤一家无法成事,但若再联手其它势力,又当另一说!”

“那些家伙一个个得了好处,如今谁会冒险与我大胤联手?”玉烆恨恨道。

无忧夫人提醒道:“陛下别忘了,除了大胤被排除外,还有崖山商会!”

玉烆听后冷哼一声:“崖山商会那帮废物,总部都被那家伙给掀了……指望他们?”

“妾身便是出自崖山商会,对其底蕴了解颇深,陛下切莫小瞧了!”

无忧夫人缓缓道:“中千世界按照底蕴强弱,亦有等级划分,譬如古澜界初成不足百万年,少有飞升上界大能,底蕴垫底,是为一元世界!”

然而崖山商会身后的天烽界,界域形成超过五百万年,飞升上界大能者至少十位以上,属于三元世界。

“三元世界的底蕴,远非一元初始世界能够相比……哪怕崖山商会这等附庸实力,真若横下心来,亦能发挥出不弱于中土任何一家皇朝,甚至更强大的底蕴潜力!”

玉烆听后面有惊诧,想了想,问出一句:“美人,若按照你所言,天烽界当有不费劲攻占我古澜界之力,为何还要大费周章派驻崖山商会,以交易方式攫取古澜界本源?”

无忧夫人给出的答案很简单。诸天万界,一元初始,九元为极致。天烽界属于三元世界,绝对比古澜界底蕴强。但诸天万姐之中,比天烽界强大的世界多不胜数。

万界融合,天烽界亦会遭到其它世界侵犯,需要集中力量对抗强敌,无暇分身攻占古澜界。

原来如此!

玉烆此刻算是听明白了。

“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不变的利益!”

无忧夫人提议,联手崖山商会,绝对是最佳选择。

“嗯,美人所言有道理!”

“但此事本皇一个人做不得主!”

话到这里,玉烆起身,招呼无忧夫人一句:“走,本皇带你前去觐见獏祖三尊!”

……

大胤幽阁。

看似不起眼的石塔,内蕴天地,确切说蕴藏一方小世界。

这方世界很怪异,天地黯淡,唯有一轮血月悬浮,丝丝缕缕洒下光晕,映射大地如血。

煞气翻滚涌动,浓郁程度近乎液化。广袤无垠的地面,一庞然大物横亘。

一具尸骸,看似人形,身穿古朴战甲,躯体长达千丈。

真身千丈,绝非人族。

尸骸通体萦绕黑色气旋,每一道就是煞气凝聚,内部幻化出各色妖魔脸孔,显然已经孕育成灵。

虽死寂,但隐隐弥散出的威压气机,狂暴强大至无法形容。

纵使庞氏始祖庞九目,也难企及!

就在这具人形尸骸周遭,四道身影悬空而立,尽皆手掐法决,凝聚出一道道古朴魔印,如雨点般投射而去。

“獏祖!三尊!”

玉烆带着无忧夫人来到。后者满脸惊奇,打量横躺在前方的巨大尸骸。

“神魔秘境乃我玉氏禁地!”

“玉烆,你为何擅自带外人前来!”

三尊依旧施法。另有一黑衣青年停手,脸色不善,盯视而来。

“禀獏祖,无忧与我缔结印记,如今是我大胤帝后,不算外人!”玉烆恭声禀道。面前这位黑衣青年,便是大胤护国神兽飞天獏所化人形。

“哦,若如此,那也就罢了!”飞天獏不再多言。

玉烆随后将无忧提议,详细禀告面前这位。飞天獏听后,略泛血红的眸子,闪过一抹掩饰不住的暴戾杀意。

“此人必死!南域也必将成为我大胤领地!”

说出此话,只见飞天獏转头望向那具巨大尸骸,满脸崇拜仰慕,又道:“待我等施法,唤醒主人魂灵,立刻开始行动!”

“始祖出手,必能成功!”

玉烆同样满脸崇敬。面前这具巨大尸骸,乃大胤玉氏供奉的始祖,亦是这方天地神魔之道传承来源。

不知多少万年前,玉氏先祖还是一介凡人,无意避祸闯入神魔秘境,得蒙始祖魂灵厚爱,传授神魔修炼法门。且赐予飞天獏坐镇魔都,护守大胤疆土。

“獏祖,唤醒始祖魂灵,大概需要多长时日?”玉烆询问。既然獏祖三尊决意动手,他想知晓确切时限,方便提前做好准备。

“最多半月!”

飞天獏所化黑衣青年,舔了舔嘴唇,狞笑道:“到那时,我等要让中土那些家伙们瞧瞧,主人的无敌之威!”

玉烆听后大喜。正待附和奉承几句,却在此时,被大胤视为绝密禁地的神魔秘境,竟然响起陌生人的话语声。

“只要你想买,我都可以卖!”

“只要你想卖,我都可以买!”

“万物有价,公平买卖!”

一个商贾打扮的胖子,手持白色幡旗,身影如鬼魅般在不远处显现。

“杀——”

飞天獏虽化为人形,凶残暴戾本性未脱,眼瞅有外人侵入自家秘境,想都没想,身化幽光直扑而去。

落在无忧夫人眼中,瞅见那商贾打扮的胖子,手持幡旗书写‘有缘交易,无缘买命’八个大字。顿时面有恍悟,大喊出声阻止:“他是万界游商!獏祖快停手!”

地仙神兽,攻击之势何等悍烈。在无忧夫人喊出声的同时,飞天獏已然逼近攻去。

却见来人轻轻一挥幡旗,飞天獏立刻如遭重击,直接被震飞十里外,从半空栽落在地,化为真身模样,惨叫嘶嚎起来。

“一元世界不识游商,情有可原!”

“但仅此一次,再敢妄动,那便不是交易……而是买命!”

那胖子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笑呵呵冲着魔皇玉烆说出这番话。若此刻王浩在场,定会发现这胖子正是他的元磁风暴遭遇的万界游商刘方。

挥手击伤自家獏祖。来人实力之强,简直不敢想象。玉烆惊骇欲绝。三尊也是停下手来,满脸惧畏,如临大敌。

“万界游商来自上界……”

无忧夫人出身崖山商会,其身后乃是天烽界,见识阅历不凡。此刻语速飞快,将万界游商来历,说于玉烆等人听。

半柱香后。

飞天獏返回。与三尊并肩而立,望向刘方眼神,充满忌惮畏惧。

“万界游商,只做买卖,并无恶意!”

“这位的出现,对我大胤来说或许是天大机缘!”

“若獏祖三尊信得过,妾身愿意代为接洽!”

无忧夫人请示。獏祖三尊以及玉烆,知晓这位神秘人出身来历,紧张情绪稍缓,而后合议商榷过后,同意无忧夫人的请求。

“有缘交易,无缘买命!”

“上界仙师既然出现在我大胤秘境,想必我等中有与仙师有缘交易之人!”

无忧夫人冲着刘方先是一礼,而后面无所惧,侃侃而言。

“嗯,总算遇到个明白人,也省得刘某多费口舌!”

只见刘方伸手指向魔皇玉烆,笑呵呵道:“这位道友便是有缘人!”

玉烆能成为大胤魔皇,自是绝世奇才,拥有道子天资。故而,成为刘方这位万界游商的新主顾。

“有何宝物?如何交易?”

玉烆如同当日王浩那般,沉声相问。

“万物有价,公平买卖!”

“可以买,也可以卖!”

“刘某主动上门,当然得先推销自家宝物,奈何身怀宝物万千,不胜枚举……且让刘某推算一下,道友现今急需何物?”

刘方按照万界游商固有流程进行。开始右手平托,五指快速拨弄,一双小眼更是演化出万界星辰,深邃无际,透着无法形容的玄奥神秘气息。

半响后。这位有了结果,冲着玉烆笑呵呵道:“道友想对付一个人!”

玉烆色变。这都能推算出来,简直匪夷所思。

“确切说,你等想要唤醒这具神魔遗骸残存魂灵,借助他的力量对付那人!”

刘方说得更具体,摇了摇头,肥脸直颤,叹道:“想法是好的,但很可惜,你们注定无法成功,只有失败!”

“不可能!”玉烆断言。始祖魂灵唤醒,拥有这方天地极致力量,足以镇压任何强敌。

“万界游商,最注重‘信誉’二字,从不虚言!”

刘方肥脸稍微犹豫了一下,又道:“罢了,为了买卖能做成,刘某便透露些许……有关那人的隐秘!”

一句话,他是巫,曾几何时征战诸天万界,所向披靡无敌的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