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顿见过海族如同人族一般说话,而且还不止一个,那就证明,海族是能够像人一样说话的。

既然能说,那就没问题。

在池老师长达两天的悉心教导之下,聪明的小珊瑚学会了啊!

对,是‘啊’!

池顿非常不愿意承认自己没有教人说话的天赋,所以他将这件事儿的全部责任丢给了满脸开心的跟着他学说话的珊瑚公主身上。

带娃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儿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鱼人族与人类的发声方式不同的缘故,珊瑚在模仿池顿说话好多遍之后,依然只会从喉咙向外面吐气,会发出那种‘啊啊’的声音。

除此之外,她什么都没有学会。

还是城主府的那个房间里,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珊瑚公主貌似对于学习说话还留有三分热度,可她的恩师已经放弃教学了。

教不了教不了,池顿如此默念着,人已经进入了死灰状态。

仿佛是已经将自己的生命燃烧殆尽了一般,池顿从未感觉人生如此的空虚。

距离从鳐音手中抢下珊瑚,已经过去两天了,池顿一行人依然还留在城主府,他们在等着前去传讯的小魔族归来。

同时,池顿也想看看苍云到底对自己的做法有什么判断。

可左等右等,双方竟然都是毫无动静。

甚至连海族那边,也一点消息都没有。

池顿估计,那鳐音是不敢回去,他无外乎有两种办法来洗脱嫌疑,一是栽赃嫁祸,二是掩耳盗铃。

将所有的罪名都扔到池顿头上,最终海王大怒,攻打烟海城。

可这也代表着他的所作所为将大白于天下,无论是海族来什么人,只要不是与他一路的领兵人,那事情就完全有折返的余地。

当然,也不排除海王把鳐音的心腹派来,然后让烟海城陷入战乱之中。

不过嘛,虽然池顿本意是救下珊瑚小公主,可必要的时候,这个小家伙也可以拿来当人质用。

如果海族真的那么看重珊瑚的话,池顿以珊瑚作为筹码,一定能够换来和海王面谈的机会,届时鳐音的谎言将不攻自破。

所以,池顿觉得那家伙一定不会这么干的。

第二种办法,就是鳐音一口咬定,烟海城并没有找到珊瑚,海族的封锁线便不会撤去,池顿等人是否出入这里的消息也会被监察,那时候的鳐音一定会伺机而动,必须随时准备对池顿下手。

额不,是对珊瑚下手。

这其中就要涉及到很多种手段了,什么下毒啊,走后门买关系,找借口围剿,或是简单粗暴一些的,直接攻入烟海城,强取豪夺。

在这方面,池顿是在真正的行家。

别人躲避刺杀的本事都是钻研办法,提前预防,池顿是亲身体验型。

防御局那些混子们成天想着怎么把池顿脱光光扔大街上,他们都没有成功,所以在这方面池顿还是有些自信心的。

只是他一直想不明白,鳐音如果杀了珊瑚能有什么好处,同是海族,更何况珊瑚还只是一个半大孩子,心智还停留在小小孩儿的阶段,杀死这样一个孩子,能发生什么?

假设海族的公主未来有可能成为海族的女王,但那也和他鳐音没有关系,等她上位,鳐音估计已经是条半死不活的老咸鱼了。

其次是鳐音与当今的海王不合,所以想伺机报复,但池顿后来又想了想,不至于,他这么做无异于在拿国事开玩笑,既然能够当上海族的使者,他也不至于这么脑残才对。

亦或是想杀死鳐音,然后让他的子嗣之类的当顺位继承人。

这个设想更加行不通,毕竟……孩子没了再生一个呗,难道海王他老人家已经不举了吗?

说不定努力一下搞个男娃出来,还能力排众议,成为一个受人追捧的好皇子。

所以鳐音的行为是极其不合理的,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杀死珊瑚对他没有任何好处,那很可能就是珊瑚自身的问题了。

之前在进入烟海城之前,池顿就听那海族说过。

说珊瑚可是千年难遇,有着彩色鱼鳞的美人。

美人?

池顿看看珊瑚,这家伙身上的鳞片应该是偏向于粉色的才对,鱼的特征她都有,脸颊上也有几片鳞片,加上那没有眼睑的双眼,是一只活生生的鱼人没错。

但,能有啥用?

不会是海族自家的民间传说吧?

话说起来,怎么每个公主都一定要有一个离奇的身份,然后经历悲惨的一生不可?难以理解。

“啊,好麻烦啊……”

池顿哀怨了一声,丝毫没注意到那靠在他身上的鱼人公主,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露出了一脸难过。

还是感觉到了手臂上搭着的手力量加大了一点,池顿才回过神来,他发现了自己刚刚话中的另一层含义,于是有些抱歉的对珊瑚说:“我没有说你,我刚刚是在想,那个鳐音想要杀你,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实在是想不通啊。”

而池顿说的这些,貌似也超越了珊瑚的理解范畴,她也是脸色不该,有些委屈的样子。

知道自己的舅舅很可能想要杀死自己,迫不得已的要去依赖一个陌生的人,这时候的珊瑚也是非常寂寞的吧?

池顿本想着安慰一下她,但小珊瑚却撑着池顿的手臂,转过身来,面对着池顿。

她把两只手握在一起放在胸前,她身上那偏粉色的鱼鳞开始焕发出了一种奇特的光晕。

若是不仔细看,这光的确有如七彩一般,只是没有那么严重,非常的美丽且神圣。

这是干嘛?

电灯泡吗?

池顿疑惑的看着她,这光芒闪耀了一会儿,珊瑚就有些疲倦的停了下来,她挥舞着右手,在池顿的手臂上拍打着,另一只手指向外面。

“去外面?”

池顿看懂了她的意思,于是便抱着她向外走去。

这一出来,身后就跟了四个卫兵。

这是邹灿吩咐的,池顿也懒得管,一路走出了烟海城。

然后,他就看到了极为奇特的一幕。

在烟海城的海岸上,爬了许多的海洋生物,海豹、海龟、螃蟹,还有一只超级大的章鱼。

那海面上若隐若现的也有着数不清的影子在晃动着,池顿有些惊讶的眺望着。

珊瑚再次用那一口鲨鱼牙向着池顿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