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还要你有那个能力杀我才行!”

“杀!”

凌冽背后摩云金翅挥动,口中发出震天的咆哮声,盘旋而下,惊的下方的星空天魔心胆俱寒,有些人甚至颤抖了起来。

待到来到低空后,凌冽一跃而下,他脚下的地面崩开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向着前方蔓延而去。

同时,一股磅礴的力量自他身体出汹涌澎湃而出,这股强大的能量流似飓风一般,狂暴的向着对面涌动而去。

星河纹丝未动,但他身后的一干星空天魔,有数十人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波动,击撞的吐血翻飞了出去。

凌冽太过强势了,强势到令星空天魔觉得不可战胜,惊惧之下不断后退,士气全无!

“杀……”

反观地球强者这边,却是士气暴涨,越战越勇,悍不畏死的向星空天魔扑杀过去。

“卑贱的蝼蚁,今日就让你们知道冒犯天魔族的下场!”

星河发出狞笑,他右手斜指南天,“铿锵”一声金属颤音响彻天地间,许多年轻的地球强者被这道声音震的大口吐血不止,众人快速的向后退去,十几人软倒在地上。

“什么?”凌冽双眼中射出两道神光,瞳孔一阵剧烈收缩。

星河的右手中乌光乍现,黑气缠绕,一闪烁着妖异幽光的长枪正在慢慢凝形,逐渐实质化!

长枪彻底成型了,凌冽瞬间感觉到魔气冲天,这把长枪必定是饮尽无数生灵鲜血的绝世凶兵!

“铿锵“

星河抖动手中的长枪,一股浓重的死亡气息浩荡而出,在这一刻,星河周围附近,像是破开了一个巨大的时空之门一般,地狱的大门仿佛已经通过他而大开了。

死亡地气息,浩浩荡荡,直上云霄!

星河的周围隐隐约约,仿佛有魂魄在缭绕。一股无声但却胜似有声的森森诡异气息,逐渐弥漫了开来。

“嘿嘿……”

星河发出狰狞的冷笑,道:“忘了告诉你,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把本命神兵,是由本尊的鲜血淬炼而成,但是却需要万千生灵的鲜血来进行滋养才能更加强大!”

本命神兵纪无锋见过,曾经跟墨昱大战,墨昱所使用的的就是战斗中兵器。

然而相比之下,星河的本命神兵比墨昱的强横太多了,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不需要多说,从这把长枪之上散发出来的凶性就能肯定,星河必定是用它屠杀了无数的生灵。

只有无尽的鲜血与怨气,才能让长枪变的如此凶厉!

铿锵!

凌冽高举手中的战刀,体内真龙不死血的力量仿佛瞬间被点燃了。

“轰”的一声,他的身体仿佛着火了一般,金黄色的真气,在瞬间透体而出,璀璨夺目地光芒令人不敢正视。那光泽澎湃的金色气芒,仿佛天界圣火一般,环绕着他的身体,令他看起来神圣高大无比。

战刀遥指南天,激发出一道刺眼的光束,光华璀璨夺目,摄人心魄。

凌冽在这一刻,宛如天界无敌战神降临一般,端的是神武无比!

星河的表现则与他截然相反,黑色地气芒透体而出,滚滚魔气缭绕在他的周围,如冥魔焰火一般在体熊熊燃烧。

在配上手中浩荡着浓重死亡气息的长枪,他如闯出地狱的修罗魔王一般。

“嘿,自从来到地球,所遇之人皆是蝼蚁,你有资格成为我的敌手,但不知道你能够挡下我几击,莫要让我失望啊!”星河道。

凌冽一脸冷峻,道:“所有人退后。”

所有的地球强者纷纷后退,星空天魔一方更是早早退避,两人实在太强,如果不愿离,极有可能会被波及到。

“杀!”

“杀!”

伴随着两声狂喝,一金,一黑两道身影,如两道电光一般,向着对方冲去。

凌冽手持散发这璀璨光芒的战刀,浑身上下金光耀眼。

星河手持黑色长枪,虽然没有闪烁着夺目的光芒但其特有地黑色光晕,更是让人心惊,越是观看越是觉得可怕,似乎能够将人的心神吞噬进去。

金光璀璨的战刀,与死气沉沉的魔枪,撕裂了虚空,狠狠的碰撞顾在了一起。

“铿锵!”

一声强烈的金属交击声响,直令方圆百里的人都清晰的听闻到了,而附近无论是地球强者还是星空天魔,都有成片的人被震得大吐血,功力稍弱的,直接被震的肉身裂开。

这第一次交锋,可谓没有半分技巧,完全是野蛮冲撞,想要在力量上压倒对方,给敌手造成心理恐慌。

“喀嚓“一声大响,第二次碰撞开始了,金,黑两色光芒爆发成了浩瀚无匹的能量风暴。

“轰隆隆……”

天空在动荡,大地在颤栗,空间在扭曲……

两股能量风暴疯狂肆虐,如天摇地动一般,这方天地仿佛要崩塌了。

能量风暴中心地带的凌冽与星河,随着塌陷的地层,一同向下陷落而去,他们所处的地带,方圆数十里都崩碎了,房屋大小的石块冲天而起,直上数百米的高空。

两人附近的地带不断发出震天大响,大地在沉陷。

“轰隆隆……”

巨石翻滚,无数巨大的石块逆空而上,乱石穿空,当真如末日来临一般。

两人一直下坠数百米距离,无数巨坑出现在众多观战者眼前,而两大高手就处一深坑的中心底部。

这一击之威,当真惊天动地,许多地球强者跟星空天魔,被那巨大的石块砸成了肉酱。两家人马再次向远方退去,在百里地之外遥遥观望。

星河道:“你真的很不错,有资格死在我的手中。”

“你的废话真是太多了。”凌冽冷声道。

凌冽脚踩踏天步,摩云金翅挥动,金色霞光漫天飞扬,充斥在每一寸空间,让人睁不开双眼,一刀斩向星河。

星河邪异的一笑,手中的长枪猛然之间魔气冲天,背后双翼挥动,跃向高空,狠狠一枪劈斩而下。

凌冽举刀格挡,刀与枪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方圆数百里,深数百米的巨坑崩塌了,乱石穿空,巨大的石块与土层混合一起,似火山喷发一般,冲上了百米高空。

铿锵!

凌冽手中的战刀脱手而出,整条手臂都被震的粉碎,凌冽口喷鲜血横飞了出去。

最终他还是低估了星河的实力,不是他的对手!

星河展开双翼悬浮在虚空之宗,看着凌冽狞笑道:“本来你是必死无疑的,不过我现在改变了主意,舍不得杀你了,真龙不死血可是一个好东西啊,我要把你跟猪养在一起,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源源不断的为我提供。”

星河已经尝到了真龙不死血的好处,居然要将凌冽圈养成自己的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