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芃倒是不客气,第一次见面就帮人的画挑出了好几处的毛病。

张重皱了皱眉毛,这丫头也是在孟母小筑混得太熟了,总是好为人师。

“程文媛同学才刚刚来这里上课。”张重说道。

“哦,这样啊,没关系以后你就能学到的。”听到程文媛第一次来,严格的芃芃老师放宽了标准,反而安慰起程文媛来。

她还拍了拍胸脯,“以后有不懂的就问我,我会教你的。”

“别听她的,以后你们相互交流。”张重笑着说了一句。

……

又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张重都准备去找花名册给程文媛的母亲打电话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

女人一进来就就把目光放在了程文媛的身上,随后看到张重,一开始是疑惑,随后表情变得惊讶起来。

“你是……”

张重笑着解释道,“你是程文媛同学的母亲吧,我是这里的书法课老师张重,袁老师在这等了你一会儿没等着因为有事就先走了,我替她在这等你。”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本来是要准时来接的,不过因为有点事情耽误住了。”程文媛的母亲连连道歉道。

张重笑着摆了摆手,“没事,我反正也要在这待着的。不过以后还是要注意一点时间,实在很忙的话可以提前打个电话跟我们的工作人员说一下,我们可以提前安排。”

其实也没什么,孟母小筑有时候也会提供小课桌服务,提供午餐和晚餐,帮忙看学生写作业,只要提前说一声就行了。

大概是她还不了解这些。

“好的,好的,多谢,多谢,我一定会注意的,实在是麻烦您了,您这样的忙人,还因为我们的事情耽误您时间我实在是不好意思。”

张重知道对方认出了自己,便摇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忙,快点带孩子回去吧,马上都要十二点了,也该回去吃午饭了。”

“好的,好的,那我们就先走了,媛媛,跟张老师说再见。”

“张老师再见,芃芃再见。”程文媛说道。

“再见,再见。”张重和芃芃笑着摆手。

等到母女俩走了之后,芃芃抬头问张重,“爸爸,程文媛她是不是生病了啊。”

“嗯,生病了。”

“生了什么病?”

“不知道。”

“那我下次可以问她么?”

“不可以,如果你们关系好,她或许会主动跟你说的。”

“哦。”

“你想跟她做朋友么?”

“不知道,我才第一次见到她呢,还不了解她。”芃芃说道。

张重点了点头,“嗯,对的。”

芃芃一对小眉毛皱了起来,她不知道爸爸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是对的?

张重其实是说芃芃这个想法是对的,程文媛是不是生病,跟芃芃愿不愿意跟她做朋友是两件事情。

既不应该因为程文媛腿有问题而远离她,也不应该因为她的腿而刻意靠近她,因为这两种做法都是不单纯的。

只要像跟其他孩子一样去跟程文媛交流,性格相合就做朋友,性格不合就不做朋友呗。

……

“妈妈,那个张老师人挺好的,他女儿张芃芃也挺有意思的。”

回家的路上,程文媛忽然开口道。

聂芸愣了愣,有些意外,她没想到女儿会主动提起别人,而且还是两个第一次见面的人。

程文媛的腿四岁的时候就出问题了,那正是孩子最喜欢玩的时候,但是因为腿的问题,程文媛大部分时间只能待在家里和教室里面,性格越来越内向。

除了喜欢画画之外,她没有什么其他爱好,也没什么朋友,基本不会主动说起其他人。

难道文学家身上真的有一种别人没有的魅力么?

“你为什么觉得他好?”聂芸问道。

程文媛摇了摇头,“不知道,就感觉跟他聊天挺舒服的,他也没说什么特别的话。”

“那他女儿呢?”

“张芃芃有趣多了,好喜欢说话,而且她画画好厉害。”程文媛说道。

“那他们是不是……”聂芸试探地问道。

“不是。”程文媛摇了摇头,“我能感觉到。”

“嗯。”聂芸笑了起来,“你知道那位张老师是谁么?”

“他不是教书法的老师么?”程文媛抬头看了看妈妈,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忽然问这个问题。

“他可不仅仅是书法老师,妈妈之前不是给你买过一本《哈尔罗杰历险记》么?”

“是啊,我还读给你听了呢。”

“那你知道《哈尔罗杰历险记》的作者是谁么?”

“我没注意。”程文媛摇了摇头,随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脸惊讶道,“妈妈,你是说那个张老师就是《哈尔罗杰历险记》的作者么?”

聂芸笑着点点头,“是啊,就是他,所以刚才看到他的时候妈妈也很惊讶,因为他可不是一般人,除了你看的《哈尔罗杰历险记》之外,他还写了很多很多书,他是世界上最知名的作家。”

“真的么?可是看不出来唉,感觉他就像一个老师,说话也普普通通的啊。我一直以为那些大作家平时说话都是很有趣很有趣的,因为《哈尔罗杰历险记》就很有趣。”

“因为人家不需要炫耀什么,而且你才跟人家认识多久啊,想要认识一个人的内在是需要很长时间的,或许你跟他认识久了就会感觉到他跟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了。”聂芸笑道。

其实她还有一句话没说,虽然程文媛没有感觉到张重的特别之处,但是张重的特别已经体现出来了,因为程文媛之前可不会这么主动提起一个刚刚认识的人。

“可是张老师是书法课老师,我以后不会跟他经常见面的。”程文媛说道。

“能见一面已经很好啦,很多人想跟他说一句话都没办法呢。”聂芸摸了摸女儿的头说道。

“嗯,早知道跟他多说几句话了。不过我跟张芃芃在一个班,以后肯定能经常见面的。”

听到女儿的话,聂芸欣慰地笑了起来,之前给她报班来画画她还有些抵触,现在看来这种情况好了很多,她已经愿意来上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