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下厨呀,这怎么好意思?”铷初还真的觉得不好意思,她未来婆婆那可是千金大小姐,从小都没受过苦,虽然平时是会做家务,但是亲自下厨的时间还是很少的。

“这……”李嫂还打算说点什么,直接被伊燃给打断了。

“看来我妈还真的是挺满意你的,叫你早点来,你还不信。”其实前天,伊燃就有叫她到他家里来玩,这丫头总是推脱说有事情,今天怕要不是他说爷爷奶奶想见她,怕是也不会跟他来了。

“我那不是有事嘛,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几天事情太多了。”铷初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她是真有事情,又不是故意推诿。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怪你,赶紧进屋去吧,我爷爷奶奶怕都等着急了。”他爷爷奶奶可是特意从都城过来,两个老人这大热天的跑一趟也挺不容易的。

原本昨天就到了,是他非要他们休息一晚上,再把小丫头喊过来。

“哎……”铷初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丑媳妇终于要见老公公老婆婆了,也不知道他爷爷奶奶会不会喜欢自己?

不是铷初太在乎老爷子老太太的感受,而是在他们伊家,两个老人的话份量都是很重的,只要他们说不,这些后辈没人敢违背。

其实前世,铷初能够讨得两个老人的欢心,让伊燃也觉得很奇怪,那时候他们可是给他相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竟然就这么被这个个丫头给打败了,至今他都没有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两个人各怀心事地走进大门,结果一进大门就看到了站在院子中间的两个老人。

“爷爷奶奶!”伊燃走上前一人拥抱了一下。

“乖孙子,你也不介绍介绍?”吴娴满心欢喜地看着铷初,嘴里的话当然是对孙子说的。

“还介绍什么,你们不是认识嘛,这就是您们的孙媳妇儿铷初。”伊燃走到铷初的身边,拉过她的手,满脸堆笑地看着爷爷奶奶:“来来来,我的媳妇儿来拜见爷爷奶奶了。”

听见伊燃的话,铷初紧张得不得了,一口一个媳妇儿叫的这么顺溜,她好像还没嫁过来呢!

“别不好意思了,快叫呀!”伊燃用手在铷初的后背拍了拍,也算是给她打气加油了。

“爷爷奶奶好,来的匆忙没给您们带点好东西,这些水果您们收下。”铷初到现在才觉得拥有一个空间是多么好的事情,就在她进来的时候,听到伊燃喊爷爷奶奶,她才想起她竟然是空手来的。

毕竟这可是她第一次上门,空手肯定是不好的,所以,她立马从空间里面摘了些水果。

“来就来,买什么水果呀,人来就好了。对了,你们不是结婚了嘛,怎么没有住过来,这是瞧不起伊家,还是没有看上我乖孙?”虽然吴娴脸上是和蔼可亲的笑容,但是这嘴里说出来的话,让伊燃和铷初都愣住了。

“奶奶……”伊燃想要说什么,就被他爷爷给拉住了。

“臭小子,你要是敢搭话,你奶奶非宰了你不可。”不是伊德吓唬孙子,而是他老伴儿就有这魄力。(⁎⁍̴̛͂▿⁍̴̛͂⁎)*✲゚*。⋆♡ོ

伊燃这心里,那真的是五味杂陈,他这好不容易带回来个媳妇儿,就被他奶奶这么吓唬,她就不怕她的孙媳妇儿被吓跑了。

“怎么了丫头?你这是不好意思说吗?没事的,我听说你公公婆婆都去你们家了,想来这亲事已经认可了,只可惜我们伊家的族人都没这个命见你这个孙媳妇儿了。”老太太这话里藏刀,让铷初只觉得冷汗涔涔。

铷初这会儿发愣的样子,也让老太太心凉了,这丫头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竟然娶回家当儿媳妇儿,也不知道老二他们怎么想的。

“奶奶,您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要是铷初没记错的话,老太太本身可不是这种人。

虽然有点刀子嘴,但是那可是豆腐心,怎么这会儿来个话里藏刀,让她都差点招架不住了。

不过,老太太可是和知识分子,只要给她说明白,那就没有办不好的事情。

这种人比胡搅蛮缠的还是好对付了,所以,铷初就算解释,那也是笑嘻嘻地,毕竟这伸手不打笑脸人。

“我和他可是没有结婚,我妈妈不放心我来江城,是伊燃和我外公担保,他们还说既然来江城,就给我们订个婚,到时候也名正言顺增加感情,所以,我现在还是个大姑娘呢!”

铷初顿了顿,瞧见老太太没说话,又开口道:“奶奶,我外公您们也认识,就是他想让我来江城,才让伊燃把我带过来的。”

铷初的外公跟伊燃的奶奶,那可是好朋友,从年轻那会儿都在一起的好朋友,将外公抬出来,也是给自己撑腰,要不然她还真不一定搞定这个老太太了。

尤其是现在老太太对她可是有意见,一个不注意就会让老太太讨厌她,不允许她进伊家的门就惨了。

“看来你外公确实很疼你,不过,你也是个可人儿,是值得疼惜。”吴娴心疼地摸了摸铷初的手。

知道自己孙子没和这个丫头结婚,老太太心中这口气也顺了,看着这姑娘也觉得顺眼多了。

“谢谢奶奶夸奖,我外公她就是爱屋及乌,我也是沾了我妈的光。”铷初的话可没有说错,胡建国那就是爱屋及乌,就是因为觉得亏待了女儿,所以才会想尽办法对外孙女好。

“你妈也是个好姑娘,把你也教导的不错,这一晃走过了这么多年,我都好多年没见过你妈了,你妈还好吧?”提起胡兰,老太太精明的眼睛也亮了,那可是她当初相中的儿媳妇儿,只可惜,那丫头最后不仅没有成为她的儿媳妇儿,还嫁到那么远。

“多谢奶奶关心,我妈挺好的,就是家中现在太忙了,不能老是往这边跑。”铷初不舍得跑这么远,其实也有这个原因,现在家中的活那可是越来越多,就算是请了人帮忙,那也有忙不过来的时候,铷初真想就留在家中帮忙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