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还在纠结,今天这出着实给他整出心里阴影来了。

在江东的地盘,尤其是在他身旁,有些事情竟然不受自己掌控,这才是最让人难受的。

“还是公瑾在江东的威望太盛了吗?”

“亦或者是赤壁之战后,江东世家都已经收敛起来了。”

孙权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他们也走到了君臣相互忌惮这一步了。

遥想年幼的时候,大家意气风发,只想在这世上闯出一份功业来。

如今大家算是闯出一些功业,可那份真挚的感情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去不复返了。

“哎!”

孙权长长的叹了口气,既然如此,还需要制衡一二啊,至少多个保障。

如今的孙权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他就是要坐在江东之主的位置上想事情,一丝都不能偏离。

屁股决定脑袋,就是如此的现实。

“报,主公,张长史求见。”

“哦?”孙权眼睛一亮,随即开口道:“快把张公请进来。”

“喏。”

对于张昭,孙权依旧是非常看重的。

当初哥哥把自己托付给张昭,特意对张昭留了遗言:

“若仲谋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正复不克捷,缓步西归,亦无所虑!”

孙权当时只顾悲伤,千钧重担一下子就压在了他的肩上,让他不知所措。

他以前认为大哥这句话的意思是若我不能成大事稳住江东,便要张昭带领江东。

而且曹操风头正盛,将来难免会决一雌雄,如果能大败曹操固然挺好。

若是不能,那就归顺曹操的朝廷,也无所谓了。

其实孙权也能理解,曹操打着天子的名义征讨天下,又得到了刘景升所训练的水军,数以千计的艨艟战船。

再加上步兵骑兵,合在一起传闻有百万之数,水陆并进,沿着长江而下攻打江东,谁人能敌。

孙权认为张昭理解的是这样,故而赤壁之战前,他一直主张投降。

可即便大败曹操后,孙权也没有冷落张昭,因为他觉得大哥的话被张昭理解的可能有些问题。

但是在治理江东的过程当中,孙权明白了大哥的话是另外一层意思。

让张昭取代自己没有什么疑义,重点是后面,就是江东内部政治问题。

大哥怕自己压不住这帮本地豪族与士族。

毕竟大哥所带来的的几乎都是淮泗地区的将领,全都是这些人掌权。

大哥又杀了不少本地世家人。

江东本地的豪门大户能不能容纳一群外地抱团来的人执政,绝对是一个大问题。

若是不能,大哥的意思就是要放弃江东,退回淮泗老家地区,保全性命,应当无忧。

因为大哥知道自己没有蛮横的武力,没法像他一样力压江东大族。

如此退出,也不失为一条退路。

“主公。”

张昭拄着拐杖进来,拱手道。

“张公不必多礼,速速坐下。”

孙权从愣神当中回过神来。

当初大哥还说了外事不决问周瑜,内事不决问张昭。

二人在赤壁之战前夕已经是面和心不和了。

再加上张昭等人也与江东本地大族连枝,更是被周瑜认为张昭等人已经脱离了淮泗集团。

回想种种,还说张子布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要长一些。

大哥故去,还是张昭扶着自己上马列兵而出,宣告江东易主。

初掌江东,根基不稳,是他在旁辅佐。

境内黄巾复起,由他率军平定,之后也是他督统诸将,攻破贼帅。

唯一的缺点便是,他好像真的融入了江东本地士族之中,对于晚辈当中的江东世家子弟大肆夸奖。

而对同样的外来者如甘宁鲁肃等人且是颇多不屑。

“主公,当真是要把妹妹嫁给刘玄德?”

张昭倒是直接,毕竟今天二位主公携手共游,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昨日的时候,张昭还有些不相信,因为这件事,孙权并没告知他。

或许就是刘备故意放出来的风声呢,想要以此来保持孙刘两家的联盟。

孙权颔首。

“为何?”

“吾心中颇惧刘玄德此人,故而想要把妹妹嫁给他,用来稳固两家联盟。”

张昭诧异了一下,没想到主公竟然是这般想的。

“公瑾他同意了?”

孙权点点头道:“公瑾同意了,并且希望我能借此把刘备扣在江东享乐。”

张昭摸着白花花的胡须想了想:“主公,公瑾之谋倒是颇为妥当。

刘备起身微末,少年时便喜欢犬马华服,纵横天下这么多年,一直未曾享受过富贵生活。

若是以精美的屋舍,漂亮的女子以及用不尽的金帛,让他好好享受一番,兴许这英雄气就被消磨没了。

毕竟他年岁大了,身体也遭不住这般享乐。

强如吕布,最终也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主公可依公瑾的计策,立即布置,把大婚办的越发隆中才好,更加显示出我江东的诚心!”

张昭觉得是不可免,那索性就推波助澜。

若是吴侯之妹能为刘备生下一儿半女,将来侵吞他的军队与人马,借口可就多了。

无论如何,先把刘备扣在江东,让他享乐在温柔乡中才是第一位。

孙权点了点头,遂开口道:

“张公,刘备那厮想要与我用江夏郡北部交换江陵城那些地方,我拿不定主意,你觉得如何?”

周瑜已经被主公给封为南郡太守了。

如今听主公这意思,好像就是要答应刘备了。

周公瑾莫不是做了些什么事,惹得主公不高兴了?

张昭自然是人老成精,对于这个“徒弟”的心思也把握的十分精准。

当然去岁主战的选择,也是张昭没有料到的。

当初是周瑜先晃了他一枪,然后又是主公晃了他一枪。

双枪之下,让他觉得江东投降是板上钉钉,而且也符合先主孙伯符的嘱托。

打不过就投降,也可以获得一个安稳的退路。

但是现在嘛,主公好像是对周瑜有些不满。

张昭也没有立即做出决断,只是问道:“主公还要打合肥吗?”

“合肥自然是要打的!”孙权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就看看刘备的换地的底线,主公在做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