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实话,赵达觉得孙权并不是一个好的君主,总是妄图私自揣测天意来为他自己增加信心。

殊不知,人在有的时候,是可以战胜天意。

不必按照天意的指示去走,尤其是有称帝希望的孙权。

若是真的被孙权他所掌握了,每天都沉迷占卜,什么事都交给占卜。

可以肯定江东的大臣第一个就要请求诛杀他赵达这个妖道。

但孙权不明白赵达的苦心,认为是看不起他,故而赵达的待遇一直很差。

现在赵达看见刘备也有天子气,他在想着要不要改换门体,随即坐下来,开始了进一步的测算。

赵爽看见他这番动作,也是没有打扰。

方士就是这般的奇怪,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毕竟是要窥破天机的人。

孙刘二人在山上叙话,并没有觉得他们方才看得风景人物,同时也成为了他人的风景人物。

你以为我是在钓鱼,实则是在望气。

你以为的真的只是你以为的吗?

总之大家都在套娃当中。

待到话都聊的差不多了,孙刘二人随即一同打马往城中走去。

身后跟着各自的三百名亲卫,浩浩荡荡的一同进入城内,又惹得柴桑百姓驻足观看。

其中便有曹老板的谍子,也亲眼看见了这一幕。

孙权与刘备联姻是真的,不会出现孙权诓骗刘备把他赚到江东在斩杀的情况了。

此事急需赶快上报。

到了馆驿之后,二人作别,孙权便领着自己的人前往府衙。

刘备等人进了房间内,重新烤火之后,孙乾急忙说道:

“主公,今日之事,稍有不慎,便分外危险。

我观乔员外能与吴夫人说得上话,还是要早些定下联姻的日子,返回公安。”

刘备点点头,今日在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定国,你觉得此事,是否为孙尚香所为?”

刘备的潜台词就是此事是否是孙权故意的,然后让他妹妹出来顶包。

关平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道:

“大伯父,我认为此事就是孙尚香所为,她自小就被惯坏了,刁蛮跋扈。

今天干出这种无脑的事情,我觉得**不离十就是她所为。

女人不讲道理起来,一点都不过脑子,若是今日稍有不慎。

便是血溅当场,让曹操笑话的故事!”

刘备点点头,他对孙尚香还不如关平了解呢。

毕竟上一次关平差点拿筷子戳死孙尚香。

在通过今日之事就能比较出来,自家侄儿是多么懂得克制的一个人,都被逼到要一筷子戳死那个女人的后果。

足可以见得孙尚香是有多跋扈。

这种女人就算娶回去,也不好处理!

刘备心中已经有了计较,遂摸着胡须道:

“我方才怀疑这是江东世家的手段,就像去岁你们被刺杀的时候一样。

幕后主使,定国你可是确定了?”

一听这话,关平仿佛都忘记了:“嗯,确定了,乃是张竑的侄儿张励所为。”

“张竑?”

刘备面露疑色,他没成想关平真的查清楚了真相。

二张并不是江东本地张家大族,皆是徐州人,南渡避难而此。

但他们已经与江东大族张家,重新认了亲,成为张家的一支。

如此一来便是连成一支了。

“张竑乃是孙权的重臣,颇得信任,更是孙策亲自登门邀请了数次,才答应出仕的。”

孙乾对于江东的文臣武将是做了一些功课的。

“张竑为人怎么样?”

关平对于二张的技能有些了解,但对生平不太了解。

“他年轻时便跟名士学习易经尚书等人,被三公征辟,然后拒绝,举家避祸江东。

听闻他投奔孙策后,时长劝慰孙策勿要亲自与敌寇对阵相斗,孙策没有采纳他的建议。

而去岁合肥之战时,孙权也想要亲率轻骑亲自去突击敌人,又被张竑劝阻。

勿要冒险行事,不是主帅应该干的事情,但孙权采纳他的建议,放弃了行动。

此人是一个标准的儒生,热衷于崇尚宽和仁惠政策。

顺应天命来施行诛讨,以达到不劳师动众就可以平定天下。

大致上是与刘景升等人一样,希望文治能代替武治,来统一天下。

定国若是想要杀了他,怕是不易,此人乃是孙权的心腹重臣。

再加上他与本地豪族张家又认成一脉,支脉横生,十分棘手。”

孙乾给关平普及了一下张竑的个人简历。

“公佑先生尽管放心,在江东的地面,杀人用不着我亲自动手。

更何况为何要杀一个江东的一个儒生呢,希望这种人多多辅佐孙权,等待着文治平定天下。”

关平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这个仇不是不报,而是赵爽所此事张竑怕是不知。

不过不重要,等腾出手来试探一番就好了。

而且关平也从赵爽那里知道,张励这个人已经废了,被斩断一臂,时不时的流口水,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那是张永唯一的儿子。

更多是要干掉张励的老爹。

这件事是他指使自己儿子去做的,想要让儿子露一手,结果却是崴了脚。

至于背后是张家这个顶级的江东大族,关平觉得自己也应该找人冲击一下。

毕竟江东如此浓重的商业氛围,多搞些精神文明建设也应该是极好的。

这个时节不给男人机会花钱充当大爷的感觉,那在大汉一定是缺少了最重要一环。

而给他们机会,便是关平认为撬动江东经济的机会。

满手的王炸,就看先出哪张了。

“完婚之后,我等尽快返回公安,江东决不可久留。”刘备定下了基调。

尤其是上一任江东之主死于刺杀,对于世家大族而言,国哪有家重要!

“喏。”

几人纷纷应下,政治联姻,哪有什么感情。

从刘备到孙权都觉得孙尚香不过是一个工具人罢了。

再加上孙尚香如此跋扈,刘备就更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了。

双方的信任不多,但为了应对曹操,或者给曹操看,还是要沉下心来认真参演。

江边的赵达终于推算结束,长舒了一口气,直言道:“君卿,你可否能为我引荐于刘皇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