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源,你觉得我的头发怎么样?”

嬴思瞳坐在椅子上,还没开播,用手拢起头发。

夏源微微一愣。

因为当嬴思瞳把头发拢起来的时候,能清晰地看见她露出的白皙脖颈。

血族美少妇的侧颜堪称完美,头型饱满立体,脸部的轮廓清晰,在脖颈的衬托下,双唇的颜色晶亮透红,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上前去亲一口。

夏源默默咽了一口唾沫,不敢去看她,只是口是心非地说:

“你又不是颜值主播,你一个竞技类不露脸的,在意头发好不好看干嘛?”

嬴思瞳眼神一凛,想要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

“这么说,我哪怕是个光头也无所谓了?”

夏源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反驳她,大脑中自动脑补起嬴思瞳光头的样子。

虽然说光头是检验颜值的最高标准,可他还是没法想象那是怎样的画面。

脑补了两秒钟,夏源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算了,还是别光头了。”

“哼,我看你就是想看我光头的样子。”嬴思瞳嘟起小嘴,估计夏源已经在大脑里面自动脑补了她光头的形象了。

不过她对夏源也没抱太大的期望,本来这个家伙就不怎么懂审美。

“虽然戴个面具,但是就这个东西,还是遮不住我的盛世美颜的。”嬴思瞳来回捯饬(dáo chì)自己的头发。

夏源回头瞥了一眼,“盛不盛世我不知道,但是美颜还是美的。”

“哼,这还差不多。”

嬴思瞳对他的回答还算满意,心情也开心了不少。

但是夏源这个家伙立刻就补上了一句——

“我说的是你的滤镜。”

“夏源,你是不是想挨……唔……”

嬴思瞳话没说完,就被夏源堵住了嘴巴。

“哈哈哈哈……”

夏源放肆地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家伙真的太可爱了。

“你就知道欺负我,气我你就开心是吧?”嬴思瞳对他感到非常不满。

“你不懂。”夏源笑着说,“我是怕我一旦承认了,你就飘了,总得有人把你拽回来一点,这样风筝才能飞得更高更远啊。”

“才不信,你这个坏银。”

“那我说实话吧。”

夏源用无可奈何的口气说。

嬴思瞳的心立刻就紧张起来,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夏源捏了捏她的小下巴,“你要看穿我的小坚强啊笨蛋。”

“哈?”

“哎,没救了,这个钢铁直女。”

夏源摇摇头,准备离开卧室。

是啊,你得看穿我的小坚强啊,虽然我嘴巴上没有夸奖你好看,但是眼神和肢体动作应该都是很诚实的啊。

而且,如果被你知道了我对你的颜爱得那么深,岂不是以后就没有面子了吗?

到时候岂不是想被你揩多少血就揩多少血?

“什么鬼?”

嬴思瞳仍然一脸懵逼。

看着夏源即将离开卧室,给她把直播的空间腾出来,嬴思瞳赶紧一把拉住了他。

“哎,你先别走啊。”

“干嘛?”

夏源不解地回过头来。

嬴思瞳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把剪刀递给夏源,这一行为令他更加惊恐。

“干嘛呀这是?”

手里面的剪刀看起来锃光发亮,很是锋利的样子。

“我们不是过几天要去拍婚纱照吗?”嬴思瞳用手撩了一下耳边的长发,抬着一双无辜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你说我是长发好看呢,还是短发好看?”

“我觉得……”

夏源绕着她打量了一圈,嬴思瞳也很配合地做着把头发收拢和放下的动作,让他仔细看个明白。

看了一会儿,夏源表情变得特别犹豫。

现在的嬴思瞳是个中长直发,斜刘海,萝莉中透露着御姐的气质,颜值超高让人有些忽略了头发带来的影响,变得可甜可盐的那种。

“你现在的头发就挺好看的。”夏源说。

嬴思瞳对他的回答并不是特别满意,于是双手举着长头发说,“来来,你给我一剪刀,我们再看看。”

夏源有些惊恐地看着她,“我来剪吗?万一剪坏了怎么办呢?”

“哦,也对,还是我来吧。”

嬴思瞳从他的手里接过剪刀,咔咔咔三两下就把头发剪短了。

夏源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心想这个家伙是不是有点心大?

这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剪了不知道要多久时间才能长回来,婚纱照还拍不拍了?

“怎么样?”

嬴思瞳眨巴着大眼睛。

“你先忽视我后面比较毛糙,就说正脸如何?”

她用手拨了拨耳边的短发。

“好看,短发好看,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夏源叹了口气,还能说什么呢,剪都剪了,我也只能说你短发好看啊,不然这婚纱照还怎么拍?

不过嬴思瞳的短发确实挺好看的,显得青春活泼,跟她挺搭。

这或许就是只要颜值高,什么发型都能轻松驾驭吧。

“哼。才不信,好看的话干嘛要叹气啊?”嬴思瞳皱了皱小鼻头。

“这……”

夏源心想我叹气又不是因为不好看,只是觉得开弓没有回头箭了而已。

他正准备说话,屋子里面发生了异常诡异的一幕——

嬴思瞳双目微睁,眼中泛着微微的红光,与此同时她后面的头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起来。

不到半分钟就已经长到了长发及腰的程度。

眼前的一幕真的令人叹为观止。

好在夏源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然的话只怕要被吓晕过去,以为是贞子降临。

“这是什么,新技能?”

夏源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长发,发现就跟真的一样。

不。

本来就是真的。

“对啊。”嬴思瞳点点头,“不过只能控制生长,没法让它变短和做造型。不然就能省一笔美发的钱了。”

您是有多抠门儿啊?

夏源在内心翻起大大的白眼。

“你的头发不要可以捐给别人。”

夏源啧啧嘴唇,突然找到了另外一种发家致富的渠道。

“对哦,我看好像有人专门收女孩子的头发,特别是又长发质又好的那种,你这简直可以开个批发啊,一天卖它个百八十条的,我们岂不是美滋滋?”

嬴思瞳给他两个白眼,压根儿就不想理他。

这种男人还想着打自家老婆的小算盘,真的是没救了都。

……

下午播了一会儿。

到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夏源突然有点想吃麻辣小龙虾,几个人也有点馋了,就点了四份,加起来4公斤的小龙虾外卖。

虽然说有4公斤,但是实际上除掉厚重的虾壳,真正留下来的肉不见得能有多少。

几个人一边吃小龙虾,一边聊着天。

嬴思瞳说,“你们知道吗,在吃鸡里面有一种人就被叫做小聋瞎。聋是耳朵聋了的那个聋,瞎就是瞎子的瞎。

他们经常说的话就是——

我是谁?

我在哪里?

谁在打我。”

小眼睛一段笑话说完,观察着周围的人反应,发现大家都无动于衷。

这个梗实在是太老了,而且大家都是老千层饼了,有啥不理解的?

“哈哈哈哈……”

张诗婷强行尬笑起来。

小眼睛简直感动到哭,这家人里面,只有小姨还能替她挽尊,另外两个人都是白眼狼。

这不由得让她想起了平时在直播间里面,那群默默潜水不说话,看她强行尬笑冷场的假粉丝们。

“哈哈哈哈……”

注意到嬴思瞳脸上的表情不太对劲,夏源也配合着笑了起来。

“好好笑啊,原来小龙虾是这个意思。”

嬴思瞳默默剥自己的虾壳,不想理这个男人。

不过虽然说小龙虾是用来形容那些玩游戏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很容易被人打死的那种人,但是夏源打量了一圈,发现在座各位的听觉好像都挺灵敏的。

包括小姨在内。

张诗婷听觉超级灵敏,就是脑子有点瞎。

吃了一会儿,嬴思瞳去了一趟洗手间。

还不到5分钟的时间,夏源立刻觉察到了来自于肠胃发出的动静。

完了,这麻辣小龙虾有毒,这才吃了多少怎么就开始闹肚子呢?

而且嬴思瞳还占着厕所不出来,令夏源感觉万分难受。

好不容易听到里面传来冲马桶的声音,夏源立刻紧急敲门。

“快,快点,我不行了。”

“什么你就不行了?”嬴思瞳把门打开,但没有立刻放他进来,而是堵在门口好笑地看着他。

“让开啊,我这闹肚子呢。”

“好吧。”

嬴思瞳笑了笑,伸出大拇指轻轻擦了擦夏源的嘴角,这才把门让出来。

“啧啧,你看你,吃麻辣小龙虾,蹭得满脸都是。”

夏源赶紧把她推出去,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儿,洗手间里面传来夏源暴跳如雷的声音:

“卧槽!嬴思瞳!你上厕所洗手了吗你?”

……

—————————————

求一波月票、推荐票、订阅、打赏、角色比心。

感谢各位的阅读,你们的订阅支持就是作者的最大动力。

晚安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