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司徒墨不说话,陆莹莹又在司徒墨腰间狠/狠捏了一把。

果然女人这一招都是无师自通的。

好在有丈六金身,没感觉到几分疼痛。

司徒墨给了她一个微笑,陆莹莹嘴角鼓胀,嘟囔着小嘴,别过头去。

仔细想想,刚才自己好像是真的有些过分了,当着自己女人的面,去看别的女人,这有些说不过去啊。

“没事儿,等到了南湘郡,我们把这个妖女给郡守府的人就好,到时候,就与我们无关了。”

司徒墨本来想说与我无关,求生欲告诉他,不能这样说,于是说与我们无关。

这去往白帝城的路上,洛云仙想尽各种办法想要拉拢司徒墨,以求放了她,甚至于把白帝城的圣光沐浴的秘密说了出来,可司徒墨无动于衷。

根本不予理睬。

前方一座城池略显突兀,横亘数十里,说是一座城池,不如说是连绵的大山。

城池就在大山上。

雾霭遮蔽,只能隐隐看到游一些参天大树,偶尔能够得见一些快速飞行的人族高手。

这一做城池,就是大名鼎鼎的白帝城了。

“终于到了白帝城了。”

到了白帝城,洛云仙开始慌了,“司徒墨,你放了我,我可以跟你说妖族的消息。”

“你想找到妖帝的事情,我也可以告诉你。”

司徒墨嘴角微微一瞥,“刚才某些人不是还嘴硬的吗?”

“怎么现在就服软了。”

洛云仙咬牙,却不敢再与司徒墨斗嘴了,要是把司徒墨惹毛了,她可真就得落入南湘郡那去群变态的手中了,到时候,她的下场一定非常难看。

尤其是那群人都是豺狼饿虎,结局根本不敢往下想。

“我要你放了我,否则不会说的。”

“呵呵,洛云仙,你怕是没搞清楚状况,这里是白帝城外,不是妖族,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

“放了你,是不可能的。”

洛云仙早就猜到了司徒墨会这么说。

“只要你不把我交给郡守府的那些人,我就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有关于妖帝的信息。”

虽然她也不明白,司徒墨一个普通的天仙,为何这么关系至高无上的妖帝的事情,可她知道的消息目前是救命的唯一稻草。

洛云仙在心中告诉自己,望月妖族与妖帝的有一些渊源,但牵扯不深,妖帝的信息整个妖族都知道得大同小异。

所以大家都知道的,说出来也不算是出卖了妖族。

这样一想,她心中要好受一些,至少对得起她这样妖族大将的职称。

司徒墨神色冷峻,随后淡然一笑,双眼之中绽放金光,“行,你说吧,要是消息对我有用,我不会把你扔给郡守府的。”

“你们人族尔虞我诈,都是骗子,我要你发道誓。”

道誓,是一种仙界对于发誓的人的一种约束规则,若是违背,会被天地雷霆轰杀。

司徒墨没有含糊,这女人一副不发誓,不说的模样,他还是下意识发了一下道誓。

道誓这个东西对于仙界的人的确有很强大的威慑,可对于一尊通晓天地因果,苍生循环的仙帝来说。

想要破解这东西,有太多的办法了。

司徒墨也没在意道誓。

“现在可以说了吧,你与妖帝是什么关系?”

洛云仙被司徒墨从天空放了下来,神色稍微缓和了一分。

这才道,“我与妖帝没有什么关系,但我望月妖族和妖帝有一些关系。”

“哦?

怎么说?”

“当今妖帝为九劫妖帝。”

司徒墨点头,这女人没说谎,他挂的时候才天帝历一千七百万年,仙界一天,天武界一年,世俗也是一年。

等于是他才陨落不久,九劫妖帝这狗东西必然没有死。

“传闻妖帝有九个儿子,九个儿子如同龙种一般各有不同,但从大到小分高低贵贱,最强大的,血脉最厉害的莫过于是大儿子。”

“而实力最弱,且经常被人看不起的却是九儿子。”

“九儿子是九劫妖帝最后一个儿子,这个儿子与其他人不同,他的体内虽然流着妖帝的血脉,可他的真身却是人形。”

“由于妖帝九儿子备受排挤,最终被老大抹杀,但他在将死之时也留下了自己的血脉。”

“与一头狼妖结合,这才有了我们望月妖族。”

“而我们望月妖族,也同时具备了狼和妖帝九子的一部分血脉。”

“所以,月圆之夜,是我们实力最强的时候,也是我们由人蜕变出妖身时刻。”

司徒墨错愕,他检查过其他的望月妖族,这些人中,只有洛云仙才激活了部分妖帝血脉,这应该是她目前血脉返祖的原因。

血脉返祖,妖族出生,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血脉蜕变成元始古祖的血脉,这洛云仙应该就是这类妖族。

不过目前来看,她的血脉还是太过于稀薄了。

“还有没有其他的九劫妖帝的信息。”

“好像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吗?”

司徒墨看了看她,又看向白帝城。

洛云仙这才道,“妖族妖帝的事情距离我望月妖族太过于遥远了。”

“前不久有人传递出一则消息说,妖帝被另外一尊绝世仙帝重创,暂时进入无人区寻找仙药了。”

“也有人说九劫妖帝是想要突破到更高层次,这才去了广袤的无人区。”

重创?

司徒墨嘴角多了一抹冷笑,当初他和贱女人,联手暗算自己,这才会陨落。

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也将九劫妖帝重创。

多半是进入无人区疗伤了。

只不过无人区那地方,嘿嘿,进入了,很可能出不来。

“为了万无一失,还是得把洛云仙留下,日后她的血脉可能是我用来重创九劫妖帝杀手锏。”

三千大道中,有一种道名为因果,亿万生灵都无法逃脱。

以因果算计一尊妖帝,让其陨落,再合适不过了。

司徒墨拿了一套衣服给洛云仙,“我说过的话,我自然会做到,你今后就不必回妖族了,就跟着我吧。”

“正好,我却一个暖床丫鬟。”

洛云仙咬牙,却没办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