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罢,大夏王朝主人皇甫星洲瞳孔收缩成一条缝隙,泛着危险的光芒,双手结成一个极为复杂且繁琐的印记。

在印成之刻,半空中耸动的杀阵光束如同受到刺激一般,竟是彼此并列在半空,形成一个如同箭矢般的杀阵,堵住了叶风的前路。

只要叶风接近,这些最为恐怖的杀阵光束就会将叶风射穿成一个刺猬。

“叶风,现在止步,或许在孤的仁慈之下,你还有一条生路,否则,你唯有一死!”大夏王朝主人皇甫星洲语气冰冷,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对此,

叶风直接选择了忽略,身形一动,继续往前,就像是没看见这些足以令其毁灭的杀机!

“找死!”

大夏王朝主人皇甫星洲冷哼一声:“万物合一,星神杀阵!”

话语落毕,足足上百道并列的杀阵如同一根根拉满弓弦的箭矢,直冲着叶风而去,锁死了叶风的所有退路!

砰!砰!砰!

每一道杀阵光束落在叶风身前的光幕上,都会发出震耳发聩的响声。

在巨大力量的冲击下,叶风的防御光幕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很快就轰然而碎,只能拼死护住自己的心脉,身躯被一根根光束洞穿而过,整个人更是直接往后砸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

不过一会,大夏王朝主人皇甫星洲再次结印,并列的一道道杀阵光束再次成型。

毫无疑问,这一次叶风若是再被正面击中,那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陛下,住手!住手!快给我住手!”

唐颖死死的咬着薄唇,看着挣扎着从地面爬起的叶风,心疼心痛到了极点,十指紧紧的攥着,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

“你觉得孤会就此住手吗!此次,天下势力强者可都在看着,孤若轻易饶了叶风!若如此,孤的威严何存,大夏王朝的威严何存!”

大夏王朝主人皇甫星洲声音淡漠,继续操纵着紫禁杀阵,显然是不打算给叶风任何活路。

“咳咳……”

叶风啐出一口鲜血,垂头看着自己身躯上的血窟窿,心中微凛。

紫禁杀阵的威力远远超过他的想象,皇境强者只怕也是有来无回。

可现在要叶风离开,那更是不可能的事。

“那就看看,凭一个杀阵,能不能杀了我!”叶风目光一狞,体内血脉力量翻涌。

刚刚,

在生死危机下,始终无法打破的桎梏隐隐有了松动的迹象。

或许,

他能继续支撑下去!

总之,他决不会就此放弃。

呼呼,疾风将叶风的黑发吹动,叶风化作一道流光,继续往前掠去。

“既然你执意找死,孤岂有不成全你的道理!落!”大夏王朝主人皇甫星洲身上泛着冷芒。

轰!

一道道杀阵光束宛若千军万马,直冲向叶风。

叶风怒喝一声,将炎黄大剑横亘在前,右脚往后,强行抵住这些恐怖的杀阵光束。

一刻钟后,

咔嚓!

叶风的防御光幕与剑罡同时碎裂,叶风的炎黄大剑更是被震飞出去,其身形再次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地面,血肉模糊!

“区区杀阵……看来也不过如此!”

令众人诧异的是,叶风竟是再一次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柔和的看向唐颖,温柔道:“小颖,不用担心姐夫,你的姐夫可没那么容易被打倒,你就在那等着,姐夫很快……很快就来接你回去!”

“狂妄且愚蠢!”

大夏王朝主人皇甫星洲目中爆射出两道杀机,竟是再次凝聚起一道道炽烈的杀阵光束,而且比之前还要恐怖,显然是不杀死叶风决不罢休!

“陛下,不要!”唐颖心中一颤,恐惧道。

“唐颖,你若不破境,你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姐夫死在我的手中!”大夏王朝主人皇甫星洲冷酷道。

簌簌!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道杀阵光束再度冲着还未能站稳的叶风爆射出去。

叶风一咬牙,强行凝聚出一道防御光幕。

只是这道光幕几乎在刹那之间就被杀阵光束击碎,一道道杀阵光束再次落在叶风身躯之上。

一行行鲜血狂飙!

叶风再一次被重重击倒在地!

这一次,

叶风没能再爬起!

而肉眼可见的,在大夏王朝主人皇甫星州的操纵下,又是一排排的杀阵光束成型,似乎这覆盖着整个紫禁城的杀阵永远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

每一道杀阵光束都对准着叶风的致命之处。

“完了……纵然叶风的肉身再强大,也绝不可能挡住这一次的攻击,与大夏王朝主人为敌,就是这个下场!”

“叶风能支撑到现在已经出乎了我的意料,但叶风所能创造的奇迹可一可二不可再三!”

“这个祸害,终于要死了!叶风现在就像一条死狗一样,根本爬不起来,当初威风凛凛的大夏王朝第一天骄,还真是可悲啊!”

“只要叶风一死,如今正在**的二十州府根本翻不出什么水花,很快就会被镇压下去,叶风从闯进紫禁城开始,就注定了这个结局!”

“叶风……也不过如此罢了!”

“咳咳……”

叶风额头上冒出一根根青筋,竭尽全力的想要站起身子,可身上仿佛压着一座座泰山,让他根本无处使力,眼前也出现一层层的眩晕。

“难道……我真的就只有如此程度?”

叶风闭阖上眸子,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体内血脉之力不停涌动。

只是,依旧无法凝聚起太多的力量。

此时的叶风需要时间!

但,这位陛下决不会给叶风恢复的机会,这些杀阵光束持续的攻击就是为叶风所准备的。

“唐颖,睁大你的眼睛看看,你的姐夫是如何死在孤的手中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给孤看清楚了!”大夏王朝主人皇甫星洲的声音充满着戏谑与嘲讽,故意激怒着唐颖。

对于他而言,

杀死一个叶风虽然有些麻烦,但并不是什么难事,他的目标始终都在唐颖身上。

他无法强迫唐颖破境,那他就用叶风的性命逼迫唐颖破境!

【作者题外话】:求银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