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小说网 >  悲剧发生前 >   第1355章

“我还小呐,不着急。”

透着点儿撒娇的话说出来, 宋雅娴自己先肉麻了一下, 感觉鸡皮疙瘩怕不是要起一层了, 幸好穿的衣服裹得严实,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略有些圆润的脸颊上微微泛起一抹红晕来,像是害羞了一般,看得宋母又露出笑容来,心情稍微松快了些, 的确是还不着急, 十四而已, 怎么也还有两三年, 说不得过一年这些事情就能被忘了呢?

宋雅娴被宋母拉到身边儿坐下,跟着又吃了两口饭,明知道她吃过了, 宋母还是一个劲儿地给她挟菜,让她吃这个吃那个,连肉包子都吃了两个, 倒是不大, 但一顿饭吃完,宋雅娴深刻明白了为什么原主会胖,另外前任也没减下来的原因。

好吧,看多了俊瘦挺拔的身材, 再看看铜镜中如今的珠圆玉润, 只能说好看的人各有各的好看, 不一定非要瘦。

【你准备怎么做?】

系统有些好奇,他知道宿主对被坑这件事一定深有怨念,不知道对方会做什么。

【先换个丫鬟吧。】

不知道是不是当丫鬟的都有当红娘的爱好,前任延用了原主的丫鬟秋菊,最开始秋菊不知道原主和反派来往的时候也没什么,后来知道了,前任什么也没叮嘱,她那里就开始守口如瓶了,若真的对谁都不说也罢了,偏又不是。

可能是跟原主一起长大的缘故,经常拿这件事开玩笑,这种玩笑哪里是那么好开的,不知道是本身就没轻重,被宋家这种规矩松散的现状影响了,还是另有心思,反派么,一向都是挺俊美的。

系统推演的剧情之中,就是因为秋菊说漏嘴,然后让宋父宋母伤心了一回,知道不得不嫁给反派了,名声都彻底毁了。

是的,按照推演出来的剧情,反派还是娶了原主的,在原主的名声狼藉之后,把人娶回了家,是侧妃,不是什么没名头的妾侍,对一个小富即安的商户女来说,一步登天成为皇子侧妃,这种待遇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反派是皇子,还是那种襁褓之中就被换了过去的假皇子,男主是真皇子,却从普通农家长大,寒门出身,一步步科举上位,最后因为肖像皇帝的模样被怀疑,然后无意中露出胎记被认回什么的。

目前,假皇子还谈不上受宠,只是私底下在发展势力,他的手下为了帮他搂钱,成为了很低调的全国级别的富商,来来往往都要被称呼一声“爷”,又是给他搂钱,又是给他发展情报网。

他的几个兄长正斗得如火如荼,上次他之所以受伤就是涉及了某位兄长的隐秘被追杀导致的。

女主是某位文官的女儿,清流之中比较有名的才女,不仅才貌双全,人还善良聪慧,原剧情之中被反派解困的小事就是她的追求者纠缠不放,还是反派出现表明身份给摆平了的。

也因为反派在这里看似耽于美人的样子,迷惑了追兵,没有人怀疑到他的身上。

前任的横插一手就弄得有点儿血腥了,追兵紧追不放,反派不得已带伤反杀追兵,导致重伤,前任来了个美救英雄,也没多做什么,就是偶遇一下,问清楚了对方要什么帮助,然后给传了一回信,没有自不量力地搬人回来然后藏起来救治什么的。

因为动作比较小,宋家父母都不知道,就连那个丫鬟秋菊,也是被支开的,不知道这一节,但,秋菊却是知道前任给追兵指了正确方向的那个。

在后续的剧情推演之中,这也算是一个大的被翻旧账的证据。

反派不太受宠,如今还没正妃,却用侧妃的位置迎娶前任,这个剧情推演让前任火冒三丈,完全忽略古代商户女的地位多低的事实,一气之下就走人了。

如此少女心的前任,让宋雅娴这个接手的颇有感慨,是该羡慕生活让她依旧如此天真,还是该想单纯的人就是容易快乐呢?

秋菊的年龄比原主大两岁,如今也有十六了,正是少女怀春的好时候,在古代也该嫁人了,也难怪会调侃前任,宋雅娴还在想着该怎么安排秋菊,就在镜中看到她拿起了一根簪子,询问她:“小姐不是最喜欢这根簪子吗?今天怎么不戴了?”

那根簪子是出游的时候被反派送的,秋菊也知道,眼中都是笑影,“我给小姐戴上?”

她是这般问,却没等回答,已经要动手给宋雅娴往头上簪了。

“不要。”宋雅娴偏了一下头,避开簪子,皱着眉扭头说,“太累赘了,现在看着也不怎么样。”

簪子是带流苏的金簪,珍珠攒花的,那一颗颗珍珠非常圆润,富贵好看是真的,却还真要身份配着,否则就添些老气。

秋菊没以为这是对自己生气,还笑着道:“这是好些天不见人,生气了吧?”

规矩呢?规矩在哪里?这是多久没有来古代了,还是这边儿古代跟她想的不一样,又或者宋家的规矩就是这样没大没小没架子?

“什么人,哪个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别说的好像我怎么样似的,外面那些人胡说,你也跟着胡说?”宋雅娴借题发挥,气恼得声音都大了些。

正好宋母不放心女儿突然起这么早,过来看看,还没走近就听到这番话,没等反应话中意思,就忙进来劝女儿不要生气,秋菊也吓了一跳,见了宋母就跪了,手上还拿着那根金簪没放下。

“乖女儿,这是生什么气了?”

她拉着宋雅娴坐到了床上,看着跪下的秋菊,还有对方手中的簪子,她是知道那是谁送的,以前看女儿喜欢不好说,如今这是怎么了?

“我看秋菊心大了,怕是想要去做人家的娘子了,我这里也不留她,免得总是拿我作筏子,白白被她排揎!”

宋雅娴还是气哼哼的,话语却不留情。

秋菊吓了一跳,忙叩首求情:“小姐,不是的,我不敢的,夫人,我真的不敢的。”

她这一嚷嚷,宋母听得刺耳,摆了摆手,让妈妈先把秋菊带出去了,那金簪被放在梳妆匣边儿,宋母起身拿过来看,“这好好的簪子,又不喜欢了?”

这哪里是问簪子,分明是在问人。

“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他那张脸若是不好看,我才不要看呐,这簪子,委实又丑又沉,戴上了活像是七八十的老妇人了,我都忍很久了。”第一文学网

宋雅娴的吐槽十分犀利,却也表明了颜控的真谛,小姑娘,单纯啊,没想那么多,看人长得好看,招招手就过去了,虽然还有点儿轻浮的意思,但比起外头那种“思春”的说法就好很多了,才多大啊,不至于想到情情爱爱上。

明白了这层意思,宋母心中彻底一松,就怕女儿陷进去,如今看来,情况还好,果然是他们想的那样,女儿就没想那么多,才不像外头人说得那么难听。

“既然嫌丑,那我拿去扔了?”宋母再次试探。

“扔?”宋雅娴很震惊地看着她,就在宋母再次提起心来的时候,听到她说,“咱家那么有钱了吗?金子都扔,这可是纯金的!珍珠成色也很不错啊,就不能拆了重新打吗?我还挺喜欢那珍珠的,金子做几个金花也不错啊!”

好吧,女儿还有点儿小贪财。

宋母这下子算是摸清楚女儿的心意了,脸上浮现了笑容:“好好好,你说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

她顺势坐到宋雅娴的身边儿,听了她一篇对饰品的想法,这方面,女人之间从来不会有聊不起来的时候,直接聊到中午,母女两个结伴去吃饭,事情就算是彻底揭过了。

后来宋雅娴也没再看到秋菊,还问起来了一回,宋母回说是让家里头领回去嫁人了,秋菊这些年在宋家赚了不少,当年家中贫困到卖女儿,如今也有能力养女儿了,起码能够通过彩礼再回点儿钱,也是乐意的。

为了给自己的善良再刷上一层金光,宋雅娴还专门去找了一趟秋菊,秋菊见她多少还有几分气,宋家的日子好过啊,她跟在小姐身边儿,副小姐一样,吃穿用度都是外面比不了的,以后跟着小姐出嫁,当个陪嫁丫鬟,说不定还能混成富贵人家的姨娘。

哪里像是如今,撑死了嫁一个土财主,还要看看兄嫂会不会丧了良心,直接把她卖给人家当妾侍。

她跟原主一样没什么心眼儿,心有怨愤,就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了,在门口就吵上了,宋雅娴气愤伤心地红了眼圈儿:“这些年我是怎么待你的,我们家又是怎么待你的,你竟是这样,都想帮我安排亲事了,还嫌我不听话,我,我… …”

她气得浑身哆嗦,似都说不出话来,手上发凉,被新的大丫鬟冬梅扶着,几乎无力再走了。

这条街上并不是没人走动的,当年秋菊家靠了她一个的月钱养家,父母去后,兄嫂为了找她拿钱方便也到了镇子上住,还通过她在宋家找了别的活计,就是没再卖身罢了。

如今住的地方,还是宋家好心安排下来的,离宋家不远,就隔了一条街,这些冬梅都知道,她发现看的人多了,自己一时又不能把小姐扶回去,大着嗓门给大家讲了这一出白眼狼的故事,分明就是心大的丫鬟怂恿小姐自寻亲事。

前不久的传言之中,宋家女儿就是主角,如今见到主角现身说法,听了好一场大戏的众人都觉得意犹未尽。

还想让人再说点儿什么内幕消息之类的,宋家的人听到动静来了,“伤心不已”的宋雅娴余光瞥见宋母身边儿的王妈妈也来了,干脆两眼一闭,直接气倒了。

王妈妈嘴皮子倒是利索,补充说明了宋家是怎样待秋菊这个丫鬟的,又让冬梅亮出了她们带过来的小包袱,是听说秋菊家给她定了亲事,特意送来添妆的,哪里想到竟是自家小姐被气个倒仰。

“我们小姐还小,哪里想到身边儿的丫鬟却不小了,心还大了,这才闹了这一出来,还望大家嘴下留情,莫要再传了。”

带着人走的时候,王妈妈还不忘给周围的邻里都说了一声,说是不要再传,但这种事哪里禁得住,很快镇子上就传开了。

本来觉得焦头烂额的宋母关照完哭哭啼啼的宋雅娴,安慰自己这也算是个好事儿,起码女儿的名声能清白一些。

“东西给她留下了?”

她揉着额角问王妈妈。

“留下了,好歹是伺候小姐一场的人,小姐想要给她的,依旧给她就是了。”王妈妈都没想到小姐还有这么神来一笔,这倒是好,善良的单纯的被丫鬟糊弄的小姐,可能有些人家会觉得没什么心眼儿,也是个好的儿媳人选。

“便宜秋菊了,闹得这一出。”

“罢了罢了,能够撕掰清楚就是好的了,不过几样首饰,给了就给了。”宋母不是个小气人,哪怕这事儿实在是有些气人,她竟是从没想到,一直都是女儿身边儿的人心思大了,这才让女儿之前做出那些不像样子的事情来,自责道,“还是我没给她选好人,没想到… …”

“这哪里是能够想到的,秋菊小时候看着不还好,不过是大了心思变了。”

王妈妈从旁劝慰,心里头又盘算着,有了这一出,只怕冬梅也待不长,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聘出去了。

“唉,不管怎么说,总是去了这白眼狼。”宋母现在想起秋菊就恨,她就说她宝贝女儿不至于那么眼皮子浅,跟着男人就跑,还是身边儿人不好,撺掇的。

这一口黑锅就这么被扣在了秋菊身上,秋菊若是知道谁导演了这一场戏,也该瞑目了,能把人心算计到这份儿上,还真不是她能抗衡的。

另一边儿躺在床上的宋雅娴心情不错,从头到尾的这一出,照镜子的时候她就想明白了,如今的走向嘛,起码名声能够洗白了一半吧,就是那个反派,还要想别的法子,她可不想嫁。

甜宠?宅斗?都是不可能的。

“如果一定要演,那就相爱相杀。”

论弱势群体该怎样争取生活自由,在不触礁的情况下疯狂翻船。

“可千万别逼我上船啊!”

※※※※※※※※※※※※※※※※※※※※

感谢在2020-02-03 22:33:24~2020-02-04 22:04: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刘若兮 10瓶;清蒸娃娃鱼 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