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街上的人好像少了些。”

从城西回来的时候, 杜叶申突然发现这点。

“的确是。”荀安想到了过来的时候, 似乎人也比平时更少一些。

唐清怔了, 他之前没有留意到这一点, 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但,这种细节的东西,自己这个一直提着心的竟然还没有杜叶申发现得快,似乎有哪里不对。

揉了揉眉心, 唐清在想,他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三人之后没有说话, 这种反常的情况总是让人不安, 荀安担心爷爷, 走得比他们还快点儿。

快到府衙的时候, 唐清突然拦住了杜叶申和荀安, “怎么了?”杜叶申不太明白。

“墙塌了。”

荀安看向一处破损围墙的位置, 能够看到里面紧邻着这面墙的院子成了废墟。

尘土落在那些废墟之上,乍一看像是已经坍塌很久了。

唐清看着那里,那个位置, 分明是自己上次去的那个院子, 里面还很可能有个密室, 这会儿, 那种气息泄露出来,却没有之前带来的压迫感,像是在渐渐消散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儿?”杜叶申垫着脚, 从那个破损的缝隙之处往里面看,那废墟一样的景象并没有让他有所触动,之前看过的院子也是差不多的废弃,看起来就很平常了。

杜叶申看看荀安,又看看面色凝重的唐清,总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大事。

的确是一件大事,一件让唐清突然意识到自己错误的事情,这座城市表面上并没有限制精神力,修炼的速度甚至还稍微偏快一些,他总说不把这座城市当做已知的古代,但总是会被那些似曾相识的古色古香误导,连修炼速度微快也当做了古代的风水好,事实上则是看起来独善其身的他比他们受到的影响都更深。

所以,之前感觉到的,通过精神力看到的,到底是真是假?

“爷爷还在里面,我要进去看看,你们还进去吗?”荀安主动问。

“一起去吧,我说过了要把你完完整整带回来,总要到老爷子那儿交个差才好。”

杜叶申胳膊一扬,又搭在了荀安肩上,热情得让人不好拒绝。

荀安微微低头,算是默认。

唐清没说什么,跟上了他们,三人一同进入府衙之中,眼中所能看到的门都是关着的,里面的人都静静站在窗前,透过窗棂看着外面,一双双眼睛眨也不眨,让三人吓了一跳。

杜叶申后退一步,差点儿被门槛绊到,惊疑不定地看着那些如同木偶一样的人,说:“他们,他们这是怎么了?都在看什么?”

说着,他还回头去看了看,只看到身后的唐清,并没有其他人了。

荀老爷子所在的房子在东边儿,三人顺着回廊往那边儿走,所见的房间门也都是紧闭的,荀老爷子从窗内看到他们,招呼了一声:“你们快进来,好像有点儿不对!”

加快了脚步,三人来到门边儿,荀老爷子用了力气,才把门拉开,三人快速入内,他喘着气说:“刚才不知道怎么了,发出了一声响,之后这些人就有些不对劲儿了。”

府衙之中的吏员不少,这些人看上去对人冷淡些,却从来没有赶过他们,对他们这些人处于一种不闻不问不主动招惹的状态,显得有些冷漠,但,平时他们的行动还是很正常的,该吃饭吃饭该喝水喝水,若是遇到荀老爷子主动招呼,也会跟着说两句话,便是荀安,偶尔还会跟他们打听一下去哪里找水之类的问题,也会得到友善详尽的回答。

荀老爷子说了刚才的事情,他这里的窗户斜对着正面,也能看到那些窗棂之中向外张望的人头,一双双眼睛看着总觉得渗人。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荀老爷子心中发毛,想要回去,却又觉得这会儿情况实在不明,乱跑也不是好事,总之,人聚在一起,似乎也不是那么害怕了。

唐清看了看,没发现什么问题,不见雾色也不见其他异动,最大的问题就摆在表面上,那些人却把自己关在房中,看着也没什么危害的样子。

杜叶申满肚子的疑问,却也得不到答案,再让他过去找那些人问问,他却是不敢的。

左右看看,荀安颇有疑虑,唐清算是最镇定的,他就用手肘撞了撞唐清,低声问:“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唐清的回答很干脆,他一直看向外面,没有回头。

杜叶申不肯罢休,用力拉了他一把,“你到底看出来什么没有,赶紧说,我这心里怎么慌得厉害,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总觉得哪里不对。”

唐清看他一眼,说:“这不都明摆着嘛,看着那些人,你觉得哪里没问题,关键是这问题也不会主动告诉咱们,所以我的建议是,赶紧回到租住的院子里去,也许还能安全一点儿,至少街上的人还算是正常,除了少了点儿。”

街道两边儿的商铺还都正常开着,来回的行人也有,便是真的有什么危险,也不会是这时候发生。

唐清的把握就是剧情,如果他们注定要一个个消失,也不会在最后一同面临绝望,最关键的大约就是明天中午了,那个约定好的时间,其他时候,安全还是有保证的。

他进来之后所做的事情不多,没道理因为他的动作而改变剧情,所以… …

“那,咱们先回去吧,老爷子,不然你跟荀安跟我们一起走,我们租住的院子还是挺大的,你和荀安一个房间,我和唐清一个房间,这最后一晚咱们就凑合一下,明天就出去了,也不用再汇合,一起走就是了。”

杜叶申的安排也是冲着照顾荀老爷子考虑的,荀老爷子笑呵呵应了:“只要你们不嫌我老头子麻烦,我是求之不得的。”

荀安在一旁也跟着道谢,这片好意,他也是知道的。

“行,那咱们这就走吧,这里的东西还是不要带走了。”杜叶申说着又往窗外看了一眼,还是能够看到那边儿的一排排眼睛,他以前可没注意过原来这府衙之中还有这么多人。

唐清也看着,一直看着,所以他发现了那些眼睛其实增多了几双,更加乌黑的几双。

情况越来越不妙了。

“快走吧。”他催促了一声,率先打开门,杜叶申跟荀安一左一右陪在荀老爷子身边儿,四个人加快脚步,逃也似的离开了府衙的大门。

走出大门之后,荀老爷子长出了一口气,抚着胸口的手微微颤抖,荀安忙从他的衣兜之中掏出一个小药瓶来,倒出一粒药喂在他的口中,又用那个竹筒水杯给他喂水。

“老爷子,没事儿吧?”

“没事儿,走出来感觉好多了,轻松了许多。”荀老爷子缓过那口气来,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杜叶申这才放心,后面稍稍放慢了脚步,中心区域一向人少,四人也没多做停留,直接往城东走,过了两条街后,听到人群的喧嚣,步子再次放慢,脸色也缓和多了。

当天夜里,唐清没有睡觉,静静地看着外面的变化,到了时间就熄灭的灯笼,还有那如同交接一样的雾色,这一天夜里,雾色愈发浓艳,红得似火,像是点亮了无数的红灯,让这座城都染成了红色的。

外面的红光映照进来,落在人的脸上,已经睡着的杜叶申咧嘴露出一个笑容,似乎做了什么美梦,唐清看着那缭绕在门外的红雾,再次用时间之力探了探,一些破碎的画面再次呈现。

红光满面带着笑容的人们,交谈或买卖,同样带着笑容捅刀子,面对鲜血也是一脸的微笑,面对倒在地上的死尸也是一脸微笑,就连濒临死亡的那个也在笑,脸上的笑容如同已经固定,无法更换其他的表情… …

一个人被围攻,他的眼中神色透着悲悯,乱刃加身,死亡的那一刻,他甚至露出了一个有些放松的神情,似乎从此放下了重担,再也不用理会人间的种种… …

婴儿降生,小小的身子被沉入黑水之中,一双手托着他,片刻后托举出来,那婴儿笑着睁开眼,一双乌黑的眼中似乎没有了眼白的存在,黑得渗人… …

盆中的黑水晃动,倒映出来一张如同用尺子量过的笑脸,标准而经典… …

精神力再次炸开,唐清闭了闭眼,眼前似乎还能看到那如镜子般的水面之上,随着涟漪晃动的笑脸,细碎而诡异。

再睁开眼,已经能够看到一些红色的雾气顺着门缝窗缝的位置钻了进来,唐清退到床边儿,远离了窗户和门,看着那些朦胧的红雾,这到底是什么?

这是最后的一夜了,到底要不要尝试一下。

既然剧情之中还能走到门口,那么,这些应该不会要了他的命。

上前两步,走到红雾的边缘,唐清试探着用手触碰,什么都感觉不到,连些许的潮湿都没有,再用精神力,又一次炸开,炸开… …接连不断的炸断让唐清的脸色都跟着发白,这段时间修炼的精神力怕是都要炸干净了,他才急忙终止了这种作死的行为。

不行,这果然不是他能理解的力量,连概念都没有,分析了解便都成了虚妄。

唐清并不是一个多么智商卓绝的人,走到今天,固然有偶然获得系统的侥幸,再有就是按部就班的学习,他的幸运显然还没到触碰就能获得提示这么夸张,于是明明知道这种红雾代表的可能是一种全新的力量,他却不知道从何入手,无从应对,这不仅仅是知识的匮乏,也是经验的不足,没人教导的情况下,无师自通果然还是太难了些。

如果系统的数据库没有丢失就好了,多少也能得到一些知识点作为指导。

这样的想法一晃而过,唐清再次退到床边儿,看着那些红雾维持着一个若有若无的边界,包围着脚踏外的那些地方,它们已经能够入侵到室内了。

一墙之隔的荀老爷子和荀安坐在床上,如同坐在孤舟之上,看着张牙舞爪的红雾无风流动,像是时刻都会涌起波涛一样,眼中都是戒备,些微的恐惧在眼底,防备着红雾可能的变动,谁知道里面会不会冒出什么怪物出来。

这一夜太漫长,在红雾充斥到城中的每一处地方之后,整座城像是在火焰之中燃烧,美得不可方物。

高居阁楼之上的徐姝半夜突然醒来,看到的就是那映入窗中,将整个屋子都映照得通红的光。

着火了?

她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个,但很快发现并没有火焰呛人的烟尘味道,所以,这是光,红如火的光。

灯笼吗?

她见过家家户户门前的红灯笼,一到晚上就会亮起,如同某种习俗一样,能够替代路灯,却更显古味儿,多了些朦胧梦幻,然而… …

红色的雾气很快涌入了屋内,木质结构的房屋有足够的空隙让它们进入,肆无忌惮地进入。

这可真有意思,红色的雾?

徐姝伸出手去,主动捉那些缭绕飘动的雾气,当然不会捉住,但随着她的动作,这些雾气的流动轨迹被打断,因为浓淡的不同,似乎能够形成一些特殊的画面,让人富有联想的画面。

那似乎是一片血色的废墟,又如焦土。

徐姝轻“咦”了一声,把这当做光线的折射现象,如同海市蜃楼一样,还颇有几分自得,这算是她制造的幻象了,眼中闪过些许喜色,却很快消失,因为那红雾凝成了一张笑脸,一张让人看了骨子里发冷的笑脸。

她迅速抽回手,惊惧地缩入了薄被之中,看着那笑脸消散,红雾缓缓,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流动轨迹和速度,一切似乎没什么变化,徐姝却再也无法安心入睡了。

这些红雾,到底为什么会是红色的?

并不知道外面红灯已灭的徐姝想,这是因为外面的灯笼太多,被映红的吗?渐渐平稳了呼吸,发现那些红雾隐隐形成一个包围圈之后就没再入侵,她重新躺下来,眼睛却盯着那些红雾,脑海之中似乎还是那张令人感觉到恐怖的笑脸,让她警惕而惊惧。

作者有话要说: 大长章!

谢谢大家的支持!

改错字!谢谢捉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