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奇术第三百三十三章空余恨现在看到萧晓奇,章树已经完全不敢轻视,在他心目中,这个人已经比之前的莫须要恐怖许多。

不过即使如此,他也没打算放弃抵抗,因为不反抗就只有死路一条。

此时章树抬刀,猛地一挥,“金丹之力,狂扫千军!”

他的单刃刀带着强大威势拦腰袭向萧晓奇。

尽管这一击看起来很有威力,但萧晓奇依旧淡然立于空中。

而就在章树的刀快砍到萧晓奇时,又突然戛然而止!

章树眼睛一瞪,显然不是他停下的,而是无形中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刀,让刀无法再寸进丝毫。

萧晓奇此时撇了撇嘴,直接伸手抓过章树手中的墨光棒。

章树一开始还不愿意松手,可是突然从墨光棒上传来一阵触电感,让他不得不松开自己梦寐以求的“仙器”。

失去“仙器”,手上武器又被限制住,章树不得不弃刀后撤,与萧晓奇保持距离。

而萧晓奇取回墨光棒后,笑着问道:“你很想要这件东西?”

章树咬了咬牙,并没有回答,但他紧盯着墨光棒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

萧晓奇也很快看出了章树的意思,“这墨光棒就算给你,你也用不了,你用错劲了,这就是一把工具,根本不是什么仙器。”

章树却是不信,“哼,要是我懂得使用它,哪还有你说话的份。”

萧晓奇也不打算解释太多了,“无知没关系,最怕的就是还自以为是!”

说完话,他直接挥动墨光棒,“希望你懂得,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刷刷刷……没等章树搞清楚萧晓奇的意思,四周骤然有十来道藤蔓席卷而来。

章树就要躲开,却在这时,他原先丢弃的刀突然动了,直接扎入了他的腹部。

章树一阵吃疼,也没来得及躲避,顷刻间便被藤蔓缠绕全身。

“啊!”章树惨叫一声,那些藤蔓长出了手指长的利刺,刺入了他的皮肉,藤蔓上瞬间染满了血迹。

噗通一声,章树的躯体掉落在地上,生命气息逐渐消散。

做完这些,萧晓奇眼神古井无波,一个闪身,又回香檀池去了。

香檀池废墟中,此时却有不少灵师堂的灵师涌了进来,不过都是一些接应的灵师,实力一般。

当这些灵师进来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他们原本以为十个高手同时出手,应该很快就能解决掉那个神秘人,然而他们一进来却发现,他们灵师堂的高手全被一个个雷电牢笼困住,而且身受重伤,就连领头的乔忠此时也奄奄一息。

此时也就只剩下夏鹭情况还算好,她没有被困住,此时正踉跄着准备逃离这里,虽然她很不想当逃兵,但也不想白白死在这。

“感觉如何?”一个声音骤然出现在夏鹭前方。

夏鹭吓了一跳,忙抬眼望去,却见有一个蹁跹女子立于前方一块石墩上,背对着她,正在眺望远处灵师堂的人。

这女子恰是玄玉门圣女灵琪,也就是萧晓奇。

“你想怎么样?”夏鹭万分忌惮地望着萧晓奇背影。

萧晓奇悠悠说道:“你能理解回到思念已旧的故居时,却发现早已物是人非的感觉吗?特别是还发现曾经的那些亲人都已经不在了。”

夏鹭皱紧眉头,“天命如此,无可厚非!”

“好!”萧晓奇突然转过身来,“好一个天命如此,若真是如此,我就当一回天命!”

话音一落,萧晓奇便抬起手,而随着他的手抬起,天地能量突然开始涌动,仿佛他手中主宰着这片天地。

夏鹭不禁一阵心惊,凭她的实力,已经完全看不透萧晓奇的修为……这该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

轰隆隆~天空骤然乌云密布,雷声滚滚,四周黑压压一片,感觉天空就要压下来一般。

不远处的沉心女冠也在关注着萧晓奇一举一动,此时她发现天地异状之后,不得不感慨一声,“圣女还是那个圣女。”

萧晓奇这时握紧拳头,仿佛抓住了一缕法则,“就用你们这些灵师的命,来祭奠我玄玉门上上下下数以千计的亡魂吧,三千劫难!”

轰……随着萧晓奇一声怒喝,天空顷刻间落下数不过来的雷电,雷电中还夹杂着火光以及冰凌,此时宛如末日场景。

那些刚涌进来的灵师纷纷大惊失色,“跑!快跑!”

众人朝着出口涌去,但通道那么狭窄,根本没办法让所有人一起逃离,甚至有些人一急,摔倒在通道中,瞬间堵住了出口。

咔嚓!说时迟那时快,雷电以及火劫还有冰凌以及落下,目标正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啊……到处传来惨叫声,顷刻间,便有大半灵师惨死其中。

与此同时,那些被萧晓奇困住的灵师堂高手,也遭受到了雷罚,他们坚持了一会,不过最终还是化作灰飞,消散在天地间。

夏鹭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倒是没受到攻击,或许是萧晓奇有意让她亲眼看着这一切。

除此之外,被废的乔忠此时也没有受到攻击,但也没差,他已经心死了,到了此刻,他才知道,灵师堂这次的敌人有多可怕,就是明徽王朝高手尽出,也不见得能奈何得了她吧。

轰隆隆~三千劫难还在持续,惨叫声也没有间断……沉心女冠此时两眼失神,这一幕,像极了那一天,像极了玄玉门被灭的那一天,一样的气氛,一样的惨绝人寰,只不过这次,位置互换了。

大概半盏茶时间后,惨叫声慢慢减弱了下来,天空也逐渐恢复了平静,一切结束了。

明徽王朝的这次剿灭行动,以全军覆没而告终!

夏鹭此时跪伏在地,面对一个这么强大的对手,她甚至生不出半点侥幸心理。

萧晓奇却突然说道:“我会放你走……”

夏鹭愣了一下,然后又愤恨地瞪着萧晓奇,“要杀便杀,用不着羞辱我,我夏鹭要是眨一下眼,就不配当一名灵师!”

萧晓奇瞥了夏鹭一眼,面无表情说道:“你也不配让我羞辱。”

他一边说着,一边挥手,不远处半死不活的乔忠便飞来,摔落到夏鹭面前。

“带着他滚!”萧晓奇说道,“给你们的上头,或者是给皇帝带一句话,这件事,没完!”

夏鹭眉头紧蹙,她握紧拳头,这种方式对她来说就是羞辱……不过最终,她还是提着乔忠逃离了此处。

萧晓奇便不再关注他们,他望着四周的狼藉,顿时悲从中来,“玄玉香檀净莲语,游子归来空余香,旧景不再,思忆永存……”

这时,沉心女冠靠了过来,她来到萧晓奇身后,看着那略显落寞的背影,她仿佛感同身受。

过了好一会,萧晓奇才开口打破了沉默,“沉心师妹,别来无恙呀。”

沉心女冠脸上露出淡淡一笑,“师妹一切都好,圣女师姐,你呢?”

萧晓奇只点了点头,并未明说。

然后他又回头望着沉心女冠,“沉心……不对,现在应该叫你灵净师妹。”

沉心女冠却仿佛不在意,“无碍,沉心也好,灵净也罢,都是虚名而已。”

萧晓奇有些诧异,“我记得你以前可是很在意这个道号的呀,现在倒是看得开。”

沉心女冠面露惭愧,“以前没能理解师父的心意,现在理解了,只可惜已经晚了。”

“是呀,物是人非……”萧晓奇眼神黯淡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又挥去了低落的情绪,“对了,灵净师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还有,其他人还活着吗?”

沉心女冠没有急着回答,“我在山下有一处小道观,圣女师姐要是不介意,我们移步一叙,我自会把一切娓娓道来。”

……

镇南府,镇南王带着萧晓奇来到了西郊,来到了一处陵墓。

萧晓奇一开始还不明所以,可是当看清中间墓碑上的名字后,他却愣住了,眼泪不自觉充斥了他的眼眶。

墓碑上俨然写着“挚友萧蓝氏之墓”,萧蓝氏这个称呼,萧晓奇一下子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的母亲蓝英!

萧晓奇睁着眼睛望向一旁的李靖安,李靖安知道萧晓奇的疑惑,他点了点头,“两年前,你的母亲受不了多方打击,郁郁而终。”

噗通一声,萧晓奇顿时跪倒在墓碑前,眼泪已经憋不住,夺眶而出。

虽然这只是萧晓奇的分神,但是当听到这样的消息,情感共鸣之下,还是让他悲痛不已!

一旁的李靖安知道萧晓奇现在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因此他没有出声打扰,陵墓旁,就只剩下一声声抽泣……

……

远在千里之外的萧晓奇本体,此时也是突然一阵揪心……

“你怎么了?”一旁的沉心女冠很快发现了萧晓奇的不对劲。

萧晓奇却是没有说话,只见他瞪着眼睛,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一幕幕的回忆从萧晓奇脑海中一闪而过,那正是他与母亲蓝英的回忆。

回忆中,有蓝英在书房中对他的严厉,有蓝英教他说话的耐心,也有蓝英看见他学有所成时的自豪,更有他远游时蓝英脸上满满的担忧……

最让萧晓奇印象深刻的,是他六岁那年失踪,把他找回来后,蓝英几乎每天半夜都要悄悄去看他一眼,那一眼,没有多余的情感,只余下纯粹的溺爱!

而今这一切,都在缓缓消散,萧晓奇脑中只剩一个画面,那是一个孤零零的坟头,墓碑上写着他母亲的名字……

“啊……”萧晓奇顿时悲痛欲绝,痛哭流涕。

沉心女冠被萧晓奇突然的举止吓了一跳,也只能在一旁看着。

砰!萧晓奇突然两脚下跪,对着镇南府方向,重重磕头!

“娘,孩儿不孝!”

……

镇南府西郊,坟墓前,萧晓奇呆呆坐了许久,嘴角时而上扬,时而流露出苦涩,唯一不变的,是那止不住的眼泪。

一旁的李靖安不禁也长叹一口气,与萧晓奇一家相识多年,他要说丝毫没有触动那是假的。

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李靖安才开口道:“小奇,我们该回去了。”

萧晓奇这时才缓缓回神,他擦了一把鼻涕,然后望向李靖安,“李伯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我爹呢?”

提起萧晓奇的父亲,李靖安眼中又露出忧色,他干脆坐到了萧晓奇身旁,然后说道:“你爹被抓了。”

“谁?谁抓了?”萧晓奇眼中闪过厉色。

李靖安顿了一下,“当朝圣灵大帝,明博滂!”

“是他!”萧晓奇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明博滂正是他记忆中的明徽王朝的太子,不过前一任皇帝已经西去,明博滂继位,成为了明徽王朝新的主人。

萧晓奇紧握拳头,“我这就去把我爹救回来!”

李靖安却按住了萧晓奇,“别冲动,你爹在他们手里,你直接去会很被动的。”

这个道理萧晓奇也懂,但他已经心急如焚,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李靖安接着说道:“不止是你父亲,我儿子也在正天城当质子呢。”

“大居?”萧晓奇有些诧异。

李靖安的儿子李九居与他关系极好,他可是知道,李九居表面上是一个普通人,但其实是一个外功修炼高手,怎么也会被抓了?

“明博滂不放心各地藩王,”李靖安颇为无奈说道,“他便邀请藩王们的后代前往正天城学习,表面上看是邀请,实则就是要抓人当人质,好压住各地藩王。”

萧晓奇恍然大悟,“可恶!李伯伯你就这样让他抓走了大居?”

李靖安眉头一皱,“我当然没有同意,可是……明博滂竟请了两个邪神,明目张胆地来我镇南府抓人,我……我没能拦住……”

说到后面,李靖安语气尽是不甘,同时又有些沧桑,可以想象,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与挚友被抓却无能为力,李靖安当时得有多崩溃。

“你母亲正是因为你爹这件事的打击,最后才没抗住,去了。”李靖安说完长叹了一声。

萧晓奇拍了拍李靖安肩膀,“你放心,李伯伯,我一定会把我爹和大居救回来的!”

李靖安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又回过头来拍了拍萧晓奇肩膀,“一切还需从长计议,虽然你现在很强大,但是想要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王朝,还是有些呛,不如等等你李伯伯,我们闹一场大的!”

萧晓奇暂时也无从下手,只能先答应着,然后他又想起什么,“对了,李伯伯,当时来抓人的是哪两位邪神?”

“阴神与阳神!”关于这个,李靖安倒是没有隐瞒。

阴神与阳神,这两个萧晓奇还有印象,当时便是这两人与死神以及恒神联手,才将自己逼到了绝境,更是害死了不少人。

“他们现在在哪?”萧晓奇心里有了打算。

李靖安也是了如指掌,回答说:“蛮荒森林的封印即将解除,仅剩的十个邪神大都往那去了,准备回三清大陆。”

“哼!”萧晓奇嘴角微翘,“想拍拍屁股走人?没那么容易。”

李靖安一下子看出了萧晓奇的打算,不过他这次并没有阻止,“那些邪神通过这些年的消耗,仙力基本剩下一半不到,你要是有把握,就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莫要让他们以为,咱们遗落大陆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萧晓奇不置可否,只是嘴角上扬,眼中闪过一抹凶光。

……

大概两刻钟后,李靖安与萧晓奇回到了镇南王府,李靖安也没有继续拉着萧晓奇叙旧,而是让他先回去休息。

当回到院子时,一个身影突然窜了出来,一下子就跳到了萧晓奇面前,好像等了许久一般。

“术祖!”却是少女若兮在等他,此时正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

经过镇南王的事,少女若兮已经知晓萧晓奇的真实身份,他真的是传说中的术祖。

萧晓奇奇怪地望了少女若兮一眼,“你干什么?”

少女若兮马上又回过神来,脸红了红,然后又摆出一副恭敬的样子,“符奇门若兮,见过我辈术祖!”

她说着还要给萧晓奇跪下。

萧晓奇当即拉住了她,“别别别,别这么客气,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吧。”

少女这才没那么拘谨,但看起来还是有些僵硬,“术祖大人,之前的事不好意思呀,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术祖。”

“哈哈哈……”萧晓奇轻笑了几声,然后又摸了摸少女若兮的头,摸完之后又不说什么,转头就走。

少女若兮挠了挠头,“术祖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呀?”

“没啥,就是觉得你可爱。”萧晓奇随口回答着。

少女若兮忙追了上去,“那术祖您觉得我潜力如何?您能不能教我一些本事?”

“……不能。”

……

与此同时,在玄玉门山下的一处隐秘的地方,有一座小道观,萧晓奇正坐在台阶上,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圣女师姐,你没事了吧?”沉心女冠走来,手里还端着两个茶杯,并递给了萧晓奇一杯。

萧晓奇接过茶杯,道了一声谢。

沉心女冠站在一旁,抬头望着已经暗下来的天空,说道:“今晚夜色不错,倒是有助于静心修炼。”

萧晓奇抿了一口茶,轻笑道:“看来灵净师妹颇有心得呀。”

沉心女冠一笑而过,转而问道:“圣女师姐接下来作何打算?”

萧晓奇顿了一下,好像经过了深思熟虑,然后说:“上正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