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季先之点点头。

“那么他死活不肯言明的又是什么?”

“在我继续询问当年为何窦氏中人要对窦寻恩痛下杀手时,程越却止了声,后来我无论如何动刑,他也不肯再说一句。程越此人最是懦弱无骨,若不是有人拿住了他的把柄,他不会如此宁死不言。我于临沅四处打听,虽知此人风评极差,却待妻儿十分之好,也是个顾家之人人。想是他背后之人,将他妻儿拿捏于手,他才不肯说。”

“季叔,我想,这程越并非不肯说,而是的确不知。你细细一想,可觉得窦氏一族会将除去窦寻恩的理由告诉一个经不住严刑拷打,品行脾气奸诈狡猾,欺软怕硬,又并非窦氏族亲之人?就算程越爱护妻儿,可生死关头,窦氏也不敢保证他能够为他妻儿挺下去。”宁南忧发问,眉头紧凝。

季先之面色凝重,细想一番,只觉的确是这个道理。

“主公言之有理,这样一说来,程越对后来的事...的确一无所知了...”季先之沉吟片刻,满面愁容道,“如此...线索便又一次断了。”

“当年窦寻恩遇害之事另有蹊跷,我们得知这一点,便已足够继续探查下去,季叔也不必忧心。”宁南忧转着拇指上的扳指轻声说着,“只是这程越既然没有用处了,自然也不得继续留下去。在他族中寻一个与之有仇之人,动动手脚,杀了吧。”

他轻描淡写的说出对程越的处置,面无表情的推开厢房的门,一路朝矮榻案桌行去。

季先之跟随其后,踏过门槛,转身锁门,上前屈身替他铺开软垫,扶着他坐于软垫之上,才继续道,“德王此次借着赈灾修坝的名义出了洛阳,却奔赴零陵治所泉陵,想对主公痛下杀手...主公可有想好反击之策?”

宁南忧低眸略略一想,不知为何浅浅笑了起来,“这话吕寻也提过,不过他则认为...我需忍下这口恶气,不做反击。此次本就是父亲试探,才会纵容三弟如此...季叔怎么不但不让我防着些,忍一忍...还要让我反击呢?”

他抬眸笑语盈盈的看向季先之。

季先之中年沧桑的脸颊上悉数皱纹因扬起的笑而挤在了一起,“奴了解主公。您定然算计好了法子...既能够打消代王的怀疑...又可反击回去。您不会忍气吞声。”

“若吕承中能如季叔这般知我,这些年我也不必同他费许多口舌了。”宁南忧叹一声,忽而沉寂下去,默不作声起来。

他仰面躺着,盯着悬梁发起呆来,面前渐渐浮现出一抹强健有力的身影。那人在闪闪发光的圈影中缓缓回过身,面貌精神抖擞,扬着和煦的笑容缓慢悠长的冲着他唤了一句,“昭儿。”

宁南忧愣怔的看着那抹虚幻的身影,不知不觉中勾起笑意,无意识的唤了一句,“老师。”

季先之听此低喃,不由眉睫一跳,冲着他唤了一声,“主公?”

一声轻浅的唤声令宁南忧从无尽的往事中回过了神,在一转目光,便见一张脸悬在自己面前,带着焦虑与担忧的神色。

他清醒过来,收了心绪,神色沉重起来,“季叔,我想...是时候可以动手了。”

季先之起先呆滞,片刻后反应过来,心下一颤道,“主公...准备?”

“老师等不了太久...不是么?”他倚着矮榻,转眼瞧着窗外青蓝色的天,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自言了一句,又躺下去接着道,“两月前在隆中收集的关于宁南昆的罪状...此刻皆可用上了。”

“主公是想...将这些都抖露给天子,让天子处置宁南昆?”季先之提问。

宁南忧却摇了摇头,“不,不是让天子处置宁南昆。”

季先之面露不解,抬头看向他。

“是要让天子处罚我。”宁南忧淡淡道。

“处罚您?”季先之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愕然。

“不错。”宁南忧坦然道,“只有先让父亲放心,接下来才可慢慢还击。季叔,那尚书仆射段兴可用上了。他恨我入骨,你且以德王笔迹书写一封帛书。命人送至尚书台,交到朱自成手中。让其故意透露于段兴知晓。在将这些罪证移交尚书台,定要说明,漕运官粮被劫是我滥用精督卫之权,又是我...在将官粮悉数变卖后,一路逃至零陵。德王为了缉拿我...追至零陵郡泉陵县与我一战,致使泉陵财民俱损。将那几名盯着宁南昆变卖官粮的精督卫送到段兴手上,告诉他这是劫取官粮的盗匪。且让这几个兄弟嘴巴莫要太牢,审问两句后...便把我供出。再去通知南乡郡太守,让他同这个段兴做一场戏。”

“主公这样做有何用意?”季先之不明为何宁南忧要将德王的罪证背到自己身上,“若一个不小心...对主公可是百害而无一利啊。”

“季叔且放心,我难道会害自己不成?”宁南忧轻声安慰,遂敛了眸,淡淡道。

季先之仔细一想,隐隐发觉宁南忧的这些安排漏洞百出,更像是一局戏码,且是特地为德王设下的戏码。

他不放心,但又知宁南忧心思缜密,想是这其中并不会出太大差错,便松了一口气,应了下来。

紧接着季先之又想起一事来。

“主公,老奴...还有一事禀报。那武陵郡太守孙驰...昨日被发现惨死在临沅街头。”起点

“惨死街头?”宁南忧抬眸瞥了季先之一眼,疑问道,“季叔不是安排人手,预备装作劫匪屠杀?”

“的确如此..孙驰上表不过几日,荆州刺史批令允准也许一月光景,老奴本是预备在孙驰一族回乡途中动手...却不知何人先我一步...令孙驰浑身**,满目鞭痕与刀伤,曝尸街头。”

“死相如此惨烈?”宁南忧漫不经心的询问一句,脸上的神情很是平淡,并未曾起任何波澜,倒是令季先之有些诧异。

“主公不觉奇怪?孙驰怎会无缘无故曝尸街头?”季先之询问道。

宁南忧转眸向季先之瞥过去,沉声言道,“你可从孙驰身上的伤痕看出些什么?”

他转移了话题。季先之微微蹙眉答道,“孙驰身上的伤,像是死后所致。”

“倒是有趣。”宁南忧低笑了一声,眸间冷然起来,“或许孙驰是死于他自家的密室之中也说不定。”

“主公之意?”季先之迟疑一句,“有人令孙驰曝尸街头,又残忍鞭笞刺砍其尸...是为了掩埋身份?”

“不错。”宁南忧向他投去一丝赞同的目光,沉下声来,“你可知为何那人要在孙驰死后,还要如此残忍对待?”

季先之凝眸思索半日,摇了摇头不解问道,“主公知晓是何缘由?”

“试问江湖之中何人善用长鞭,身侧弯刀从不离身?”

季先之再一顿,眸光忽而一亮道,“侠客魑魅。”

“不错。大魏之中,善用长鞭颇有造诣,又以一柄青玉弯刀行走江湖之人便只有魑魅。”宁南忧点点头道,“此人嫉恶如仇,善使手段,又残暴无比。恰好应了孙驰身上这些伤。取孙驰性命之人...便是想要我们认为此乃侠客魑魅所下之手。孙府此刻...早已搬空了吧?”

季先之惊讶的看向宁南忧应声道,“不错,昨日傍晚我亲去查访,孙氏一族,皆已从临沅离开,不知去向。我盘问寻访孙驰私宅一周,说是孙夫人领着一家老小天不亮便匆匆出了城,离开了临沅往南边而去了。”

“看起来那幕后之人还安排好了孙驰的家人。”宁南忧冷冷一笑。

季先之眉头紧锁道,“主公可要老奴派人前去追踪孙氏族人?”

“不必了。我倒还要感谢这位诛杀孙驰之人,替我省去一桩麻烦事。”宁南忧淡淡道。

依照季先之所说,这孙驰怕是在他还未出城去见窦月珊时,便已身亡。他便自然而然的联想起那日江呈佳不对。越发觉得她那日偷偷溜出驿站,定然同着孙驰的死脱不了干系。

他的确宠她,却并不代表已然对她完全放下了戒心。宁南忧始终认为,江呈佳最终愿意嫁于他不仅仅是因着,他做出那等不堪之事,更是因为有替他兄长扫清朝局障碍之心。

无论如何,他亦是宁铮次子。从他入手,再慢慢打探消息,也未尝不是个合理的解释。

宁南忧知晓江呈佳并不似她表面那般看上去不韵政事,纯然简单。这个能与水阁阁主江梦萝比肩称友的女子,又怎可能真的心中只藏儿女私情,没有半点宏图之志?

“主公.....像是已然知晓诛杀孙驰之人是谁?”季先之见他目光愈发暗沉下来,便试探着问道。

宁南忧不做回答,默默收起心中猜想。

见他沉默半晌不说,季先之便知宁南忧并不希望他继续追问下去,于是自觉的跳过了这个话题,自怀中掏出一份竹卷与书帛躬身递了过去,恭敬道,“主公,此为洛阳近一月的邸报。另外.....赵拂想见你一面。”

“因何事?”宁南忧没抬眼,接过季先之递过来竹卷与书帛,缓缓打开,看了起来。

“赵拂经此次一战,欲与江湖作别,弃名从仕,带领白帮弟兄跟随主公行大事。”季先之一直弯着身,听着宁南忧问起,便不慌不忙的答道。

“我倒是没有想到,他肯直接弃了他与江湖之中的名号,归从于我。”宁南忧挑眉冷道。

季先之答,“赵拂说,他知君侯招揽之意,也很是敬佩君侯对妻子的情意,便冲着您这一点,他愿意为您所用。他认为您并非传言之中那般寡淡无情,残暴无心。”

宁南忧扬眉看向季先之,提高了音调,“他这样看我?”

“是。”季先之点头作答。

宁南忧却自讽起来,“这么些年,到从未听过有人这样说本侯。”

季先之眸光一滞,听他此言心间不免有些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