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如何查?”窦月珊正经起来。

宁南忧沉寂片刻,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抬起头问道,“子曰,你可记得你七岁那年,窦氏可有发生什么大事?”

“怎么突然这样问?”窦月珊被他问的毫无头绪,英眉轻蹙而起。

“你且回想一番。”宁南忧盯着他,并未接下他的话头。

窦月珊仔细回想起十七年前的旧事,隐隐觉得头痛,摇摇头无奈道,“我七岁同你分开,被父亲带回窦家,太祖母便将我带去了庄子里住,家中发生了什么我倒是不清楚。”

“窦太君将你带去了庄子里?”宁南忧疑问一句,听不出什么思路,又继续问道,“那之后呢?又发生了什么?”

“之后?”窦月珊呢喃一句,皱眉深想了许久,忽然疑道,“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当年我在庄子里住了大概一月,家中便突然传来三叔逝世的消息。太祖母几乎哭断肠,命我替叔父守孝,之后大病了一场。那一次我印象十分深刻,太祖母差一点一口气背过去,我与父亲以及几位兄长没日没夜的看护,太祖母才苏醒过来。我其实一直对三叔的死很是怀疑,按照父亲的说法,三叔是归家时被路遇的匪徒所害,可祖父却并不追究那匪徒过错,反而遮掩了过去。太祖母还因此同祖父大吵了一架,至于吵了些什么,我倒是记不太清了,只晓得他们提及了先帝。”

“先帝?”宁南忧只觉当年之事愈发的扑朔迷离,思索片刻后对窦月珊嘱咐道,“子曰,你且也听着,这件事,你千万不要涉入太深,无论我父亲同你父亲到底在谋划什么,你都不要管。”

“你是想起了什么?”窦月珊并不理会他的叮咛,满面疑惑道。

“我总觉得,我父亲同你父亲突然来往频繁,同当年长辈们之间发生的旧事脱不了关系。”宁南忧忧心满满,再三叮嘱道,“此事,你莫要插手了,从中脱身吧。”

窦月珊不由给了他一记白眼道,“你以为还有可能吗?太祖母叫我前来给你传信,便是想要我从中帮着你一些。事到如今,我再抽身而去又怎么可能?你且放心,我终究是我父亲的亲生儿子,再怎样他也不会对我下狠手。”

宁南忧见他不听他所言,不禁有些无奈,正预备着再劝,却忽然噤了声,整个人防备起来。

窦月珊见他忽然警惕起来,便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小声询问道,“怎么了?”

宁南忧站起身,对他做了噤声的姿势,然后悄悄靠到墙边,贴着墙,迅速自怀中拿出蒙布,将自己的脸遮了起来。

他今夜穿着墨色便行衣,吹灭了窦月珊屋中灯亮后,躲在暗处,让人几乎无法察觉。

窦月珊一直紧紧盯着他的动作,靠在床榻上正奇怪着,便瞧见纸窗上映出了人影。

他心中一惊,不由握紧了拳头,随即转身,闭上眼,拥住被褥装作沉睡。

宁南忧屏息凝神,又渐渐察觉周围越来越多的杀气,忍不禁握住腰间剑柄,一双眸冷冷的盯着客房的窗户与扇门。

随着那杀意愈发浓重,一群夜行衣者毫不遮掩的冲入了窦月珊的客房中。扇门被猛力踢碎,又自窗户处跃入一两个带刀黑衣客。

一行七八人全都朝着躺在床上装睡的窦月珊而去。

便在此时,宁南忧拔出腰际长剑,翻身一跃挡在了窦月珊身前,同这七八个夜行杀手打了起来。

窦月珊猛然睁开双眼,抽出一旁挂着的佩剑,立在榻上警惕着周围。

他不会武功,如若今夜不是宁南忧前来,怕是当真要在江陵丧命了。

眼瞧着宁南忧于七八人之间缠斗,窦月珊心急如焚。宁南忧身手的确好,但也抵不过七八个身手都十分矫健的江湖杀手的不断轮回攻击。

正当他想着如何解此局面,自窗口又跃入一人,朝窦月珊直直而去。

宁南忧武功即便再高,也总有漏网之鱼。当他察觉危险转身朝窦月珊看去时,肩头防不胜防的被狠狠砍了一刀。他眉尖微微一蹙,手中佩剑旋转,长腿一扫,狠狠的踹开了缠上来的刺客,又迅速自其中脱身,扑到了窦月珊面前挡住了那行刺之人的长刀。他一把推开了窦月珊,不顾肩上剧痛,咬着牙厮杀起来。

窦月珊已被此刻场景惊的满面仓惶。他手忙脚乱,不知该帮些什么,阴暗的夜色里,他几乎看不清楚宁南忧的身影,只能手持一把亮剑,小心谨慎的应付着周围袭来的杀手。

宁南忧出师不利,先受肩伤,血流不止,很快便失血过多,头晕目眩。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只有强忍。

正当场面形势糟糕不已时,这间江陵最大的酒楼客栈,又不知自哪里用来一群青衣侠客,涌入窦月珊的客房,将那一行七八人的夜行杀手团团围住,让宁南忧有了喘息之时。

窦月珊一人孤零零的站在榻上,艰难的瞪着双眼想要看清楚那混做一团的人群里究竟谁是宁南忧,便忽然察觉有人拽住了他的襦裤,立即惊慌失措,抬起手中长剑大喊一声,“尔等小贼,胆敢行刺本爷,且受爷一刀!”

他的长剑刚刚劈下去,便被轻易的擒住了剑锋。窦月珊使劲儿动了动剑柄,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将剑锋抽出,却听见低下传来一声气若游丝的喊叫声,“你若再拔,我这双手算是废了。”

这熟悉的口吻中阵阵无奈之音叫窦月珊大惊失色,急忙扔掉手中剑柄,还没蹲下去确认是谁,他便再次听见底下传来一声极其微弱的哀嚎声。

窦月珊那把佩剑狠狠的朝宁南忧的头顶砸了下去。

他精疲力竭朝窦月珊看去,只觉自己这些年没死在他的手下,怕是三生有幸。

“窦子曰!”宁南忧咬牙切齿的念了一声,依靠在床前,喘着气,满头冷汗,“愣着做甚?快带我走!”

窦月珊蹲下刚准备扶他,便瞧见他那双眸中满是无奈。于是无辜的撇了撇嘴,立马将身中剑伤的宁南忧背到了身上,然后在屋中杂乱撕打成一片的人群中,找寻出路,并一直嚷嚷着,“让一下。”似乎屋里这群人不是冲着他窦月珊而去的一般,面色波澜不惊。

宁南忧趴在他的背上,快被眼前的景象气晕过去,他拎着窦月珊的耳朵颤着声道,“悄悄溜出去就是了,非要再次引起这些人的注意么?”

窦月珊冲着他翻了个白眼道,“我又不会武功。更何况还带着你这一个大活人,你以为我可以悄悄溜出去?”

瞧见他死乞白赖的模样,宁南忧啼笑皆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此刻真想拿一把剑直接在窦月珊脖子上抹一刀,叫他背过去得了,省得自己在这里吃力不讨好。

窦月珊这厮丝毫没在意,屋里缠斗的这两波人皆是冲他而去。

此刻的宁南忧愈发头晕目眩,亦实在没力气去挑窦月珊的差错,等到窦月珊从客房扇门挤出去时,院子里已经围满了人。窦月珊衣衫淡薄的立在众人面前,背上还背着一个蒙着面受了重伤的墨衣客,一时之间场面尤其诡异尴尬。

窦月珊呵呵一笑,急忙背着宁南忧从另一头的小廊奔了过去,一边疾速奔行,一边冲着愣在他客房前不知所措的堂厅小二道,“店家还是快些报官吧,杀人需偿命,有人黑夜潜入我房中,重伤我与我的侍卫,兹事体大,还望店家想清楚!”

那小二还未反应过来,只愣愣的瞧着他离去的身影,又瞧见那间打闹厮杀声频频不断的客房里时不时被踢出一人,又继续冲进去浑打于一处,几乎将整间房屋拆的底朝天,案几、酒樽、花瓶、茶盏碎成一片,哗啦啦的声响从里面传出,又听见轰然倒塌的巨响。小二本不敢靠近,但听见这一声巨响,便实在忍不住,小步奔走过去,便瞧见里面的鹤唳风云雕金屏倒在地上,几乎被踩的稀巴烂。里头一群带刀持剑的人纷纷朝他看过来,眼神气势汹汹,浑身上下充满杀意。小二尖叫一声,即刻晕倒在了门前。

窦月珊并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只是一溜烟窜出了厢房客住的小院,从小道绕至侧门,出了此间酒楼客栈,一路朝附近的医馆狂奔过去。

他走的十分急,昏沉过去的宁南忧被他的脚步颠醒,皱起眉头,满面惨白道,“你要去哪?”

窦月珊理所当然道,“自然带你去医馆。”

宁南忧急忙扯住他的肩头道,“不可。”

窦月珊停下脚步,扭头朝他看去问道,“为何?”

“我与你见面不可让人知晓。”宁南忧有气无力的说道。

“现在还管这些干嘛?你不要命了?”窦月珊蹙眉不客气道,语气里皆是责怪。

“不行,这点伤对我来说不碍事。十五岁那年战场厮杀,孤立无援,满身是伤也都挺过来了,千万不得因为这点小伤暴露行踪。”宁南忧吊着一口气,死死扣住窦月珊的肩头,努力自撑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