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越听见这一句,转头愤怒的朝说话之人看去,满面皆是憎恨道,“你到底是何人!”

跪在一旁,浑身已然冷汗淋淋的孙驰不知如何是好,他倒是想要提醒程越,上座何人。只是赵拂却一直盯着,并不让他有此机会。他便只能听着程越胡言乱语,越是如此,他那张胖的几乎看不见眼睛的脸便越是惨白。

“季叔,不若报一报本侯家门?”宁南忧有些烦了,习惯性的转了转大拇指上的扳指,声色沉了下来。

“诺。”季先之应了声,故意清了清嗓子道,“武陵程氏程越,你听好。堂下坐着的,是大魏摄政淮王二子宁南忧,上封淮阴侯、官至车骑将军,掌管精督卫,下设精督卫郎将,悉察天下动态。”

程越听入耳,脸色即刻变了。他抬眼望向正坐于堂前,正冷冷瞧着他的这位玄衣公子,眼神茫茫然生出一股绝望,颤抖着嘴皮子道,“侯爷怎会驾临武陵郡?小人自问未曾惹怒侯爷,为何会遭致如此暴打?”

“赵拂,你且来说说是何缘由?”宁南忧转了目光,盯着大拇指上的戒指凝望着出了神。

一旁,处于惊骇之中的赵拂被他这一句话惊醒,忍不住心中惧起。宁南忧这悄无声息的将程越囚禁的行动令他心间掀起一波骇浪。

他愣了半宿,才恢复过来,盯着那程越道,“程大人,你可知前几日送至我府上的那封密函中,叫我刺杀的是哪一位朝廷命官?”

程越怔住,下意识的摇摇头,又忽然惊觉他其中话意,于是狡辩道,“赵拂?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我怎知送至你府上的那封密函是什么?”

他很快调整了话锋,撇开自己,不肯承认他晓得赵拂那封密函之事。

宁南忧眸中露出了些笑意,瞥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的孙驰,若有所思的转了转眸。这程越看起来倒是比这位武陵太守孙驰要滑头些。

他冷笑一声道,“程大人不知此事?”

程越对上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下意识低下眸,却不经意间瞧见了一旁几乎伏拜在地上的孙驰,浑身僵硬起来。

他方才一直不曾注意身边,忽略了孙驰在此,于是心间大骇起来。瞧这情景,他早该反应过来,孙驰大概是将他供出去了。依照这淮阴侯与赵拂方才所言,那密函之上所谓刺杀的“朝廷命官”...该不会就是眼前这位淮阴侯吧?

程越想到了正处,便一下子明白了为何宁南忧会对他动手。于是浑身惊出一身冷汗,急忙从地上一骨溜滚了起来,而后伏趴在地上,惊慌失措道,“侯爷冤枉,小人不知...不知那密函之上要刺杀的人...是...是..您。”

宁南忧呵呵笑了一声,看着程越惨白的脸,不由冷笑起来。这程越反应倒是快,不过片刻,便明白眼前局势,果真是多年拍着窦氏的马匹,比那孙驰倒是圆滑聪明许多。不过越是这样的人越是不能留。

“程越,你听说过本侯手下掌管的精督卫?”宁南忧继续冷冷发起问来。

满面苍白的程越将头埋在双臂之间,声色带着深深的惧意道,“小人有幸,有所耳闻。”

“说来听听,你都听闻了些什么?”宁南忧轻飘飘的说道。

程越却结巴起来,不知如何说起,只是背上凉意四起。

“怎么不说?”宁南忧嘲讽道,“你若不说,本侯同你讲一个故事可好?”

程越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还未应答,便听见宁南忧继续往下说了下去,“多年前,本侯身边也出现了一个不知好歹,想要刺杀本侯之人,你可知那人被精督卫怎样了?”

程越完全不敢应声。

宁南忧漫不经心道,“那人被车裂了,五马分尸,死后不允入土为安,四肢分散,被野狼刁去了。”

程越顿时吓得瘫软成泥,满身黏滋滋的汗水将袍子全都紧紧的裹在了他的身上。他面前浮现出自己被车裂的场景,愈发难以克制心间那份极度的恐惧。

“侯爷饶命,侯爷饶命!!”程越的身躯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颤抖起来。

“你要我饶了你什么?想同我澄清些什么?”宁南忧冷冷道。

程越吞了一口口水,大口喘着气,颤抖的说道,“半月前,有...有人命我给赵拂...伪造一份案卷,告他暗害武陵大员。并以此案卷威胁他杀密函之上的人。但...但小人并不知那密函之上真正的内容,那命我做此事的人也警告过我,不要妄图知晓密函的内容。我...我...”

“这样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奉命行事?”季先之疑问道。

程越疯狂的点了点头,满眸皆是惊恐。

“那么是何人给你下的命令?”季先之继续询问道。

程越迟疑了一下,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转来转去,结结巴巴道,“这...这...”

季先之瞧他不愿意说,便朝着站在他身边的那几个侍卫挥了挥手道,“拖下去,车裂吧。”

程越猛地一动,尖叫道,“侯爷饶命!小人说!小人知道是谁!”

“何人?”宁南忧语气已经不耐烦起来。

“是...是...左冯翊窦家三少。”程越咬一咬牙,满面失色,自眉角滑下一滴汉,将幕后之人拱了出来。

“窦月珊?”

倏的,大堂之上的温度猛地降低了几分。

“正是。”

“你确定?”宁南忧抬起眸,犀利目光朝程越看去,满眼的探知。

程越感受到了他那抹审视的目光,愈发的害怕起来,他始终不敢抬头,几乎忘记了身上所有的疼痛,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小人不敢欺瞒侯爷。”

宁南忧双眉紧紧蹙了起来,思考了片刻,他终于自案几前站起,准备离开太守府。他原以为这程氏与孙弛皆难省,却没想到这两人皆是胆小怕事,若大难临头,便只会保全自己的人。

窦月珊为什么会用这样的人?

他要杀他,不该将密函交给赵拂,更不该命孙弛与程越来威胁赵拂。

赵拂与此二人有仇,在江湖上有些地位,若当真拼命起来,这二人并没有胜算。如此漏洞百出的刺杀,并不像窦月珊的作风。

若非此二人是先抓了赵拂妻儿老小,赵拂因心急并未细细寻找,于是鲁莽上路,于山间刺杀,宁南忧并不会被再次引回武陵。

况且,窦月珊因何缘由突然要杀他?他想到什么,紧蹙的眉头又渐渐放平。

宁南忧疾步朝府衙外走去,朝着跪在一旁的孙弛道了一句,“孙大人还是递表请辞,告老还乡吧,不必继续待在武陵了。”

孙弛听他声音渐渐远去,已然被吓的魂飞魄散,此时哪敢反驳宁南忧的话,便只有磕头谢罪应道,“下官明白。”

程越早就吓得瘫在地上。赵拂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跟着季先之一道往外走去。

季先之追上宁南忧,在他耳边低语道,“主公,孙弛与程越二人不做处置了?”

“你说呢?”宁南忧嘴角一扬,冷然笑起。

季先之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但即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半退了一步,退居他的右后方。

宁南忧翻身上了马,等着赵拂与季先之。却见赵拂一脸疑惑的站在太守府前望着宁南忧,觉得奇怪道,“侯爷这就回去了么?难道那程越就不处置了么?”

“人做天看,孙弛与程越做下无数伤天害理之事,自有人惩治,赵兄不必担忧。”宁南忧自马上俯视着他,“此刻,宁某要前往临沅郊外一趟,赵兄可愿陪同宁某一同前去?”

此刻,就连季先之也不知道宁南忧要做些什么,更别说才同他相识一日的赵拂。

愣了半响,赵拂答道,“赵某愿意奉陪。”

宁南忧在他面前一直以宁某自称,给足了他尊重。赵拂知晓,此人有意招揽自己。而他也并不排斥。

家中妻儿老小靠他一人保护终究不行,这世道,若身后没有靠山,便会任人欺凌。

赵拂上了马,同宁南忧一同扬鞭而去。

此时,太守府的青梁屋檐之上,一直躲在角落里趴着的江呈佳眼瞧着宁南忧离去,便悄悄翻身而下,俯身悄然的驰行在座座屋脊之上,朝宁南忧的方向飞快的奔去。

窦月珊,字子曰,窦氏现任家主窦寻奋的幺子。乃是宁南忧儿时玩伴。此人才华横溢,其才堪比其叔父――当年长安第一才子窦寻恩。窦月珊虽然极具财赋,却也不是家中最受宠爱的子弟,窦寻奋的大儿子窦月长以及二儿子窦月阑皆在冠礼成年后便被老爹举荐,已有官任。而窦月珊虽有颇有才气,冠礼成年后,其父却始终不肯举荐他入仕为官。

他虽满腹才华,却始终不能施展心中抱负。从某种意义上同宁南忧一样,很小时便学会了隐忍,韬光养晦。

江呈佳早时自曹氏那处出来,便命千珊装作自己待在驿馆之中,然后赶到了太守府,便一直待在瓦屋顶上,将堂上情景看的一清二楚,自然也将这几人的对话听入了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