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半夜忽而传来的敲门声将睡梦中的江呈佳猛地惊醒,在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后,她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于是瞅了瞅天色,思索一番便冲着外面道,“侯爷可莫要后悔!”

“本侯说话算话!”宁南忧沉着声道。

他停在板门前一刻,门内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门闩有松动的声响,门被打开。江呈佳小小的一个站在他面前,笑眯眯的盯着他瞧,“侯爷最好记住自己的话,莫要出尔反尔。”

宁南忧沉着脸不悦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侯爷算是君子么?”江呈佳不客气的嘲讽道。

宁南忧一顿,目露森寒,半刻咬牙切齿道,“打不打?”

“打!夫人我便让侯爷输得心服口服!”江呈佳挑挑眉头,不屑的说道。

她的话音还未落,便已出手向宁南忧袭去。

他没想到江梦萝会突然袭击,于是冷声道,“夫人说本侯不是君子,难道夫人这偷袭的行为就算君子了?”

江呈佳笑笑道,“侯爷难道没有听说过兵不厌诈么?”

宁南忧见她还能笑得出来,便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两人打作了一团。

但很快,这两人之间便分出了胜负,宁南忧逐渐接不住她的招式,即使江梦萝已然收回了四成的武力,宁南忧因身上的伤并未好,再加上连续几夜未曾休憩好,状态不佳,很快便成为了江呈佳的手下败将。

他立于院中,挂着更沉的脸盯着江呈佳看,良久叹气道,“本侯输了,本侯认输。夫人请回吧。”

江呈佳耸耸肩,一脸无辜道,“是侯爷执意要同我打,您可莫要同不懂事的小女子生气...”

她将自己形容成不懂事的小女子,倒叫宁南忧气得哭笑不得。江呈佳心中终于解气了许多,扭头毫不留情的离开,板门被她再一次啪的关上,宁南忧只能继续可怜兮兮的靠在门板上休憩。

他当真是小瞧了江呈佳,同他在一起时,明明动不动就被他撩拨的面红耳赤,看上去也温婉。却没想到,脾气硬起来竟然这般刁蛮,叫他无奈。

他心中气恼,却也没办法。的确他的武功虽已是大魏榜首,却没料到江呈佳却不显山不漏水,就这么来到他的身边,轻易将他打败。

宁南忧一向心高气傲,却也是个武痴,他认输,就算身上有伤,也认了。他的确不及江呈佳。

板门寂静了片刻,突然再次打开。宁南忧没有任何预料的朝屋子里倒了下去,差一点磕到脑袋。

江呈佳一脸惊吓的朝后面退了退,便见宁南忧怒意甚足却又忍着的站起来盯着她瞧,“夫人又做什么?”

江呈佳呵呵笑起来,小声道,“我想了想,后日还需赶路,侯爷不若进来?我为你临时搭了一张榻。”

宁南忧一怔,目光越过她朝屋里望去,便瞧见洒满月色的青砖地上铺着厚厚的被絮,还有一条叠好的被褥放置其上。

他更加沉了脸,阴森森道,“你让本侯睡地上?”

江呈佳满脸坦然,务必认真道,“侯爷靠着板门都可以休憩,地上自然也可。”

“江呈佳!”宁南忧气得再次唤出了她的大名,就差没原地跺脚。

江呈佳又一次挑衅的冲着他笑道,“侯爷,有地方睡总比在外面睡好。侯爷也打不过我...就莫要想着同我换床榻了。况且,侯爷身为七尺男儿,岂有让女子睡于地上的道理?”

她眼中透露着狡黠的目光,只叫宁南忧无计可施。

他顿了半晌,又听见她道,“若侯爷不愿,那我便关门了。”

她说着便作势要将门锁上。宁南忧急忙用手扣住门板咬牙切齿道,“本侯愿意。”这话他一字一句的蹦出来,叫江呈佳听着心情又愉悦了不少。

这些天他的冷漠与不理不睬令她十分不适,心中郁结多日,如今总算是出了口恶气。

她放开门板,又一人滚到床榻上和衣休憩去了。

宁南忧停在门前,见她缩到了榻上去,才踏入了屋内,躺在铺在地上的被絮上,和衣而眠。他实在过于疲惫,安稳下来后便很快入了眠。

驿馆的南厢此刻才真正的安静下来,被夜晚的寂静所笼罩,逐渐默了声。

江呈佳睡此一觉,第二日醒来便觉神清气爽。一睁眼,往塌下一瞧,便见宁南忧依然沉沉的睡着。她悄悄起身,理了理有些皱了的裙摆朝门口走去。

她动作小心的取下门闩,蹑手蹑脚的自屋内溜了出去,睡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的宁南忧毫不知情。

他睡得昏天暗地,从未这般舒展放松的睡过。待到醒来时,已经时晌午十分。天闪着刺眼的光,从窗格里照进来。他睁开睡眼朦胧的眸,盯着周身的环境愣了半刻,才反应过来自己已到新野驿馆中住下。又想起昨夜之事,他扭头朝身后的床榻上看去,便见榻上被褥已然叠好,整齐摆放在床头,榻上的人早已不见了身影。

宁南忧起身,朝屋外走去,匆忙唤了几名侍女服饰洗漱,又理了理衣裳,便去前院向曹夫人请安。

他到时,已经瞧见江呈佳待在母亲的院子里忙前忙后了。

宁南忧眼瞧着那抹娇小的身影在母亲的厢房中进进出出,不由晃了眼。他定了定神,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向曹夫人的屋子走去。

江呈佳就在他面前跑来跑去,便像是瞧不见他一般,自顾自的跑进屋中,又抱了许多衣物冲出来,交到守在门前的婢女手中,而后再次钻了进去。

她对宁南忧的到来熟视无睹。这不禁叫宁南忧心间郁闷。

他轻轻踏过门槛朝曹夫人的屋子里走去,刚一进门便闻见一股扑鼻而来的菜香。他扭头朝屏风后望去,便见母亲与江呈佳跽坐于案几前,似说着体己话,两人相谈甚欢,很是开心。两人面前的案几上摆放着几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冒着热气,很是鲜香,只叫他不知不觉的滚动了喉结。

他停在屏风外,迟迟不肯进去。直到曹夫人无意间发现了他,唤了一句,“昭儿。”宁南忧才动了动身,踱步过去请安。

“儿晚起了,未曾晨省,请母亲恕罪。”宁南忧伏身一拜,恭谨言道。

曹氏向他略略点头,轻声道,“倒是无妨,我也知你这几日疲惫,身上又有伤,怕是睡到方才才醒吧?”

曹夫人今日很是温和,有别于前几日的冷淡与不耐,倒是叫宁南忧有些吃惊。母亲已经好久未曾这般关心过他,虽只是语言上的关怀,但宁南忧依然觉得讶异。

他将自己的情绪的掩藏的极好,半分也不曾透露,跽坐于曹夫人身边露出浅淡的微笑道,“儿贪睡了,一觉醒来,竟不知已是晌午。”

“你也是极巧,正撞上了阿萝做的一桌子好菜。”曹夫人面露微笑朝一旁乖巧的江呈佳投去目光,神态和蔼,“既是如此,恰好同我们一起用午膳了。”

江呈佳冲着曹夫人甜甜一笑,躬身直起,两颊漾起笑容,露出两枚浅浅梨涡,恭敬道,“儿媳侍候母亲用餐。”

正说着,江呈佳拿起摆放在桌前的小碗替曹夫人盛了一勺糯米鸡汤,温声细语道,“母亲先尝一尝这糯米鸡汤,暖暖胃,会舒服许多。这童子鸡是儿媳晨时去择选的,童子鸡肉质鲜美嫩滑,佐以糯米、胡椒,合而为汤,口感最是软糯爽口,此汤能补脾益肾,补虚调 经可以补脾固精、收敛止带。母亲脾虚,最适此汤滋补。”

曹夫人和婉道,“阿萝有这份孝心自是好的。”她接过瓷碗,拿起勺子盛了一口。只觉糯汤入口清爽,夹杂浓浓鸡香与糯米甜丝丝的味道,清香四溢,味鲜可口。

她眸中透出惊诧的目光,向江呈佳投去赞许的目光道,“阿萝的手艺倒是一绝,京中贵胄千金十指不沾阳春水,你这双纤纤细手怎么这么小年纪便入了庖厨,厨艺如此精湛?”

江呈佳垂眸低语道,“儿媳自小随兄长四处漂泊,与兄长相依为命,兄长日夜劳苦,无暇顾及家中大小事。儿媳便帮着兄长作些事情,兄长口味刁钻,儿媳望其归家舒展身心,便自研厨艺,便是希望兄长于家中享受美味。”

曹夫人微微露出心疼的神情道,“倒是苦了你。”

宁南忧与一旁默默不语,听着江呈佳与母亲的对话,微微蹙起了眉头,眸中皆是疑惑与惊虑。他并未想到江呈佳竟然这么快便同母亲相处的如此欢畅。

曹夫人发现宁南忧一直在一旁沉默着,便柔声道,“昭儿也尝尝这糯粥。”

她亲自为宁南忧盛了一碗粥,面色亲善蔼然。宁南忧有些怔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他顿了一下,接过曹夫人递过来的碗,心中情绪四起。

“儿谢过母亲。”他的眼角莫名觉得有些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