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南忧一瘸一拐的回了内庭宅院,王府的内侍无一人敢上前搀扶。他独自一人咬牙死撑着走进栖亭轩,又绕了几个回廊。可他的意识却逐渐薄弱,脚下一个踉跄跌倒在青石砖路上。所有的坚持便在此刻瞬间瓦崩土解。他躺在地上,嘴角勉强撤出一丝微笑,双眼逐渐阖上,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江呈佳跟随着他的脚步来到回廊之中,一眼望见昏迷的他,心间不可抑制的慌张害怕起来。她冲了过去,满眼的泪光,手足无措的跪在他的身边,无法克制自己的恐惧。

小廊的景逐渐模糊,温柔的风轻轻拂过这座充斥着哀伤的宅院,不留一丝情意的离开。似乎上天从未眷顾他们一般,总将一切美好击碎于回忆之中,将残酷的现实留下,一步步的预谋着,用尽一切击垮他们心中仅剩的温柔。

宁南忧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曾有一个小姑娘在他一片狼藉的童年中留下了模糊的身影,那是一抹令人留恋的背影,是他这一生为数不多能够触碰到的温暖。他沉睡着,一直想,就这么留在那段记忆中再不醒来。

可,母亲被折磨的画面很快在他的梦中接踵而至,眼前的景象便如同人间地狱一般折磨着他。当母亲被人死死的扼住白皙的脖子,一双手向他拼命的摇晃着,漂亮的眸中透出窒息般的绝望时,他浑身发抖着,想叫却叫不出任何声音,他被人死死的钳制着,不断挣扎,却无法逃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至亲被人凌辱....

他猛地睁开双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只觉冰冷的空气猛然灌入他的胸腔,令他一时之间无法呼吸。很快,他便察觉到背脊传来的剧痛。

宁南忧紧紧的锁住了眉头,一双眼瞋红的向榻上挂着的白纱望去,面如死灰。

他无神的盯着屋梁看了很久,转了转几乎快要僵硬的眼瞳,一行清泪从眼角毫无征兆的滑下。他想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此时,屋子的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股凉风轻轻自门口吹入。他听到动静,僵硬的转过头朝门前望了过去。只见江呈佳端着铜盆热水站在门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宁南忧睁着眼,如同木偶一般,一双眼无神且绝望的盯着她。

江呈佳一直垂着头,蹑手蹑脚的将手中的铜盆放下后,再转头去看他,这才发现他已经醒了过来。

她万分惊喜,失声唤了一句,“侯爷!”

宁南忧盯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

江呈佳握住他冰凉的双手,满眼期翼道,“你总算醒了。”

他轻轻眨了眨眼,动了动唇,沙哑着声音道,“你...一直在这?”他问的小心,甚至带着丝期盼。

她红了双眼,默默点了点头道,“你昏迷了一日一夜未曾醒,孙太医说...若你今日不能醒来,怕是会有生命危险。好在你醒了过来。”

宁南忧继续盯着她,沉默了下去。

江呈佳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鼻间已酸涩难忍。她避过他的目光,转身拿起丝巾放在铜盆中浸了浸,再转过身已满眼通红。

她颤着声道,“侯爷能否翻身?孙太医言,侯爷的伤...需两个时辰上一次药...”

他缓慢而迟疑的动了动眸,没有应她,却咬着牙试图翻动,可浑身并无半点力气。半晌,他摇了摇头低声道,“算了,不必为我上药。这些伤不碍事,从前也是这么熬过来的,死不了。”

他说的十分坦然,轻描淡写的将一日前在堂上发生的一切都一笔带过。

江呈佳拿着丝巾的手微微一顿,强忍着的眼泪便在这一刻突然冲破了泪堤,掉了下来。她跪坐在床榻边,通红着眼,颤抖的问道,“侯爷以前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宁南忧见她落泪,不由一怔,紧接着慢慢的沉下了目光嘲讽道,“你...在可怜我?”

江呈佳难忍心中剧痛,紧紧握着手中丝巾,垂下头哽咽起来。宁南忧见她不回话,眼中露出一丝嘲意道,“我从前如何过来的,无需夫人操心。”

他转过头,闭上眼。

江呈佳咬着牙,疯狂地克制着心中蔓延的酸涩。她十分小心的扶住他的肩膀,想要帮助他将身体转过来。可宁南忧却紧紧蹙起眉头冷然道了一句,“滚出去。”

她顿了一下手中的动作,眼中的泪花便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她没有理会他的冷言厉语,自顾自的将他慢慢转了过去。宁南忧此刻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任由她摆布。可他极度厌恶她这般的自说自话,低声冲她嘶吼道,“滚!给我滚出去!”

此刻的他不像平日里那个隐忍克制的宁南忧,更像一个被戳破内心最柔弱之处的孩子,想要筑起最后一道防线,保护那个满心脆弱的自己。

江呈佳不理会他的恶语相向,轻柔的揭开他的衣裳。宁南忧那张满是伤痕,血肉模糊的背脊便暴露在她的眼前。

她咬着牙,双手颤抖的用丝巾为他擦拭着伤口。酸涩,心疼,愧疚,绝望,怒火交杂在她的心间,使得她的手猛烈的颤着。但她努力的克制着,克制着心间无以言喻的痛,替他清理了伤口。

江呈佳再将丝巾扔回铜盆中,那盆中的水已经变得殷红。

宁南忧疲惫的靠在枕上,知道自己根本无力反抗她,最后嘶吼变成了哀求,“江梦萝,请你出去。”

他唤出了她的字,低落的唤声中充满了无助。江呈佳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心绪,夺门而出,冲到回廊上,崩溃大哭。

她哭的难以克制,跌坐在冰冷的地上,紧紧抱着自己,浑身抽动了起来。千珊一直守在附近,听到动静急急忙忙赶了过去。远远的,便瞧见一个较小的身影倦缩在角落里,无助至极。

她红了眼圈,缓缓的蹲在了这个哭的像个孩子般的姑娘身边,将她拥入怀中,小声安慰道,“姑娘,千珊在。姑娘,不必伤心。姑娘,不是你的错。”

江呈佳睁着一双红肿的眼,看向千珊,泣不成声。

这是千年的煎熬,每一世的覆泱都活在地狱中。而独自一人的她,每日踩在刀刃上,看着覆泱如此,痛不欲生。

“千珊...”她只能唤出这两个字,杂乱至极的情感交织着,令她不知如何表达。

她的无助,她的心酸,她的疲惫。千珊都看在眼中,就像无人能够理解覆泱一般,这个世上也从未有人能够体会江呈佳心中的痛。即便是她,也终是无法理解。她只是无比心疼,心疼着这个本来爱笑,却在时间的洪流中逐渐失去了自己的姑娘。

宁南忧并没有听见外面的动静,只是疲惫至极的阖上眼,困倦至极。

江呈佳靠在千珊的怀中无助的哭了许久。千珊便依着她,陪着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被她的情绪所感染,眼眶红了一圈又一圈。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千珊跪坐的双腿彻底麻木。江呈佳才渐渐收了自己的情绪,慢慢抬起头。那双红肿的不像样的眼中此时平复了所有的情绪,脸上却不动声色的换上了厌恶与憎恨的表情。她垂下眸,再开口说话声色已是沙哑,“季先之可有回来?”

她低低的问着。千珊一顿,轻轻蹙起眉头道,“没有。”

江呈佳疲惫的站起身,揉着发麻的双腿,将千珊从地上拉起,然后默不作声的朝云乘阁走去。这府中到处都是眼线,睿王府中所发生的一切,淮王与魏帝那处不出一个时辰便会全部知晓,她与宁南忧根本毫无秘密可言。

她虽然失态的大哭一场,却并非没有自己的算计在其中。

她的崩溃与大哭会让魏帝以及宁铮认为她与宁南忧夫妻不和。会让这二人认为一切皆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江呈佳忽觉得可笑起来,如今的她连自己都要算计进去,只是为了保住自己,保住宁南忧。

若她真的与宁南忧靠的太近,表现的太过于亲密,便会惹来魏帝与淮王的猜疑。毕竟她是被宁南忧强逼着嫁入睿王府中,就算再如何听天由命,再如何忠诚于天子,也绝不会这么快进入一个妻子的角色,因为女子失节不是小事,这世间不会有任何一个女子能够这般快就接受一个伤害过自己的人为自己的夫君。若她没有同宁南忧大闹,魏帝便会认为江氏是有预谋的陪着宁南忧演了这一出戏,从而对兄长产生怀疑,对水阁产生怀疑。

而宁铮则会认为宁南忧为色所迷,会更加变本加厉的对付江氏,若有必要,为了夺走宁南忧手中唯一的夜箜阁与精督卫,他甚至可以舍弃这个儿子。

若她与宁南忧夫妻不睦,魏帝与淮王对他们的怀疑便会大大消减。

江呈佳与千珊互相搀扶着归了云乘阁。

待到两人踏入阁院主卧,将屋门紧紧锁住的那一刹那,江呈佳才将那满脸的憎恶收回,长长的呼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