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南忧抱着怀中温软不敢动,因两人团在一起,渐渐的燥热起来,于是更加入不了眠。

她呼了一口气,安静的闭着眼,却莫名察觉腿根处似有什么滚烫坚硬的东西挺了起来,不由一惊,稍稍前移了一点。这一移便让宁南忧晓得她其实并没有睡着。

他自然能感觉的到自身的反应,又因她的略略移动而感到一丝尴尬,脸色红润起来。他实在不知自己为何面对江呈佳如此把持不住,这让他十分烦躁。

江呈佳察觉了他忽然僵直起来的身体,偷偷笑了起来,思量一番,就这么突如其来的转过身,唇间擦过了他的喉结,顺势躲入了他的怀中。

她清晰的听见他的喉间发出“咕噜”一声,然后他整个人彻底僵硬了起来。

江呈佳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

宁南忧忽然发现自己似乎被怀中的女子操控了一般,不舍得再去强迫她,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反应,只能任由热火燃着自己,什么也发泄不出来。此刻听见她如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便更加羞恼起来。

江呈佳伸出双臂,环住了他的脖颈,眯着眼笑道,“侯爷怎的如此老实?”

他顿了一秒,眯起了双眼,扬起音调哼道,“夫人认为我老实?”

她抬起头,看向他的眸笑道,“我已是你的妻子,侯爷不必忌讳什么。”

宁南忧眼神一滞,盯着她看了许久,突然有些看不明白。

他低下头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下道,“睡吧,明日还需向父亲问礼。”

江呈佳低低应了一声,又往他怀中挪了挪,紧紧抱着他,闭上了眼。她知道他并不想折腾她,他始终觉得今日礼节太多,已然将她累着,于是宁愿克制自己,也不愿碰她。

他依然细心,这点从未改变,江呈佳低声哼笑一声,轻轻蹭了蹭他的胸膛,安稳了下来。

而怀中的温软炽热让宁南忧实在难以凝神,他不由得蹙了眉头,低低叹了一声。江呈佳窝在他怀中,感受到这些年来前所未有的安全与温暖,渐渐的便放下了心中所想,入了眠。

宁南忧闭着眼,一直逼迫自己入睡,却无法驱赶浑身燥热与不安,只觉得下身肿胀难忍,艰涩不已。

他一直屏息安静的躺在江呈佳身旁,没一会儿便听见她传来沉稳的呼吸声,温声细软。他这才呼了一口气,无声无息的将自己的双手从她腰间抽出,然后迅速下了榻,向厢房屏风外的隔间走去。

他大半夜的往隔间的浴桶中放了满桶的冷水,又一头钻进水中,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在外守夜的小黄门听到动静,立即爬起身,敲了敲隔间的窗轻声问了句,“侯爷?”

宁南忧从水中冒出来,只觉周身凉意四溅,舒爽至极。听见守夜的黄门叫唤,又怕吵醒江呈佳便低声道了一句,“这里无事了,下去休息吧。”

小黄门点点头应了一声,便又靠在窗板下面睡了过去。

宁南忧泡在冷水中许久才逐渐冷静下来,等到浑身涨热好不容易消散后,他才从水中起身。再回到榻上时,便瞧见江呈佳一动不动的蜷缩在角落里,如同一只乖巧的小猫一般缩成一团。他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在她身边躺下,总算有了一丝困意。

一天的疲惫令他在消去困扰后,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长夜漫漫。此刻的两人,却都放下了对彼此的防备,睡得无比安稳。

江呈佳睡了这一世有史以来最安稳的一觉,第二日睁眼,习惯性的想要唤千珊,转头便看见宁南忧正沉沉的睡着,便默了声。

他就这么真实的躺在她的身边,闭着双眼,呼吸均匀。

江呈佳的慢慢靠近他,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心间喜悦依旧满满当当。

她略略思考了一会儿,从床榻内侧悄悄的爬起来,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新房,打开了板门。此时千珊已候在门外等着她苏醒。

江呈佳小心的将门关上,对千珊露出笑容道,“你可知这里的小厨房在何处?”

千珊打趣道,“姑娘时隔多年,要亲自下厨了?您这话若是公子听见,定然伤心难过。”

江呈佳瞪了千珊一眼,佯装要打她,“如今你倒是很会编排我?”

千珊低笑道,“奴婢可不敢,昨日奴婢已经向掌管此殿的内官打听过了,小厨房在就在新房东侧,姑娘快去吧,一会儿姑爷就该醒了。”

江呈佳低低哼了一句,又瞪她两眼便去了小厨房。

千珊盯着她满满欢喜的背影,替她高兴也替她发愁。

江呈佳满心想着如何将这一世的覆泱牢牢地抓在手心之中,自然没有在意千珊藏在眼底深处的情绪。覆泱最爱她的厨艺,无论哪一世都一样。她一直觉得,她的厨艺可以牢牢栓住覆泱的胃,令其再吃不下其他人所做的菜,这一生独独唯她。

她很快便找到了千珊所说的小厨房。守在门前的小黄门见一位穿着婚服的俏丽姑娘来了此处,不禁有些诧异。再仔细端详一番她的模样,小黄门立即反应过来此人是谁,于是急忙行礼请安道,“奴婢给成平县主请安。”

江呈佳摆摆手,和颜悦色道,“不必多礼。”

她径直走进厨房中,小黄门惶恐的跟在其后问道,“成平县主可是要用膳食?我这就去唤人来为县主做膳。”

江呈佳笑道,“不必麻烦了,你去门外守着吧。我亲自下厨。”

小黄门略有些震惊,张嘴欲再说些什么,又觉不妥,便应了话,退出门外。

江呈佳觅得几样食材,便开始在陶灶上捣鼓了起来。

而此时,宁南忧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因常年以来的习惯,下了榻,便换上了一身轻便的戎装,拿了剑,出了房,准备晨练,转身便瞧见千珊守在房前,见他出来,恭敬行一礼,唤了一声“侯爷。”

他才忽然记起,自己昨日方成了亲,已有了妻子。可他的这位娇妻一大清早便不再房中,才叫他一时之间未曾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他冷冷的应了千珊一声,便自顾自的持着剑在院中习起武来。他并不问江呈佳去了哪里,倒是令千珊有些奇怪。

大约过了两柱香的时间,自东厨处传来阵阵香气。千珊候在宁南忧身边都闻见了远远飘来的香气,他自然也闻见了。

正当宁南忧奇怪着从何出飘来如此扑鼻的香味时,江呈佳便不知何时自厨房而出,赤手空拳朝习着武的他袭去。

宁南忧即刻反应过来,右脚一退,旋身一转,瞧见来人是她,便急忙将手中的剑插回剑鞘中,然后与她空拳打了起来。

江呈佳没有拼尽全力与他相斗,可宁南忧依然察觉到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正当他预备继续与她打斗。她却突然转了个身朝他怀里撞去。

宁南忧下意识的怕她摔倒,便急忙搂住她的腰际,抱在了怀中。

江呈佳笑嘻嘻道,“二郎日日都要晨练么?”

宁南忧一怔,沉声问道,“你叫我什么?”

“二郎。”她靠在他的怀中,轻声唤道。

宁南忧因她的这声唤,心间微微颤动了一番,他盯着她的侧颜,蹙着眉道,“从未有人这样唤过我。”

江呈佳脚点地,缓缓转身面对他,满面笑容道,“即是没人叫,那最好,日后我便这样唤你。”

宁南忧只觉得自己越发的看不懂眼前这个女子,明明日前还因他以卑劣手段得到她而愤然不平。大婚后却没有任何芥蒂的将他当做夫君,虽然她昨夜已然将这些同他说明,可依然令他很是讶异。

他沉着脸,不说话,一直盯着她看。江呈佳盯着他深邃的眸,一下便读懂了他的心思,于是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知,你在疑我,不信我。可不管如何,我既然嫁给了你,自然也希望我日后的生活能够似他人一般幸福快乐。我不会自怨自艾的责怪自己,责怪你。二郎,你我二人成亲,日后便好好过日子,可好?”

她一直踮着脚说话,话音落下,便有些站不住朝后摇摇晃晃的跌了两步。

宁南忧轻轻将她一抱,再次揽入怀中,叹了口气道,“夫人如此说,像是我太过小气了。”

他温柔的答道,见她小心翼翼的拽着他胸口的衣襟,像是害怕碰到他的伤口,不由心间一软,低头在她额间一吻道,“我不疑你,只是奇怪为何夫人这样早起来?”

江梦萝靠在他的臂弯,小声撒娇道,“二郎不若唤我阿萝?家中兄长也是这般唤我。”

宁南忧低低哼笑一声,脸上寒霜皆被她化去,低声吟唤道,“阿萝。”

千珊于一旁看着这二人卿卿我我,不由目瞪口呆,心中感叹,这世间男子包括姑爷皆逃不过她家姑娘的柔情相待。姑娘施施然站在那里,便有一群男子倒于她的石榴裙下。姑娘动动手指,舞舞剑,可和一群江湖人称兄道弟。再怎样矜贵高傲的男子也得痴迷于姑娘的美貌与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