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相遇

大魏建康元年,新帝宁南权登基,帝年少,时势不稳,朝中无人相辅,唯鄱阳淮王一脉尚为己用。帝为固权,封淮王宁铮为摄政王,命其速离分封之地,入京辅政。

建康十四年,帝羽翼渐丰,渐恐摄政王之势,意欲暗中铲除宁铮。然,宁铮势大,各方权势盘根错节,坚不可摧,欲动摇时,已无计可破。彼时,大魏虽有摄政淮王宁铮干政,但魏帝宁南权并非傀儡,虽权势不及宁铮,却依然可以与之抗衡。

然,帝年少落病,此后常常缠绵病榻,奋力与摄政王抗衡之时,体况愈下。而大魏七大士族势力亦趁此时机逐渐丰厚,分裂之势愈加明显,各族包藏祸心,割据一方,政局动荡不安。大魏内忧不止,远处西土的中朝国大肆兴兵,侵扰大魏边疆,战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似宁静的大魏,实则暗潮汹涌。

江南一代,会稽之地,东接于海,南近诸越,北枕大江,间者阔焉,是世间最为神秘,屹立千年不倒的强大帮派水阁发源之地。

而于建业一带,后而崛起之夜箜阁与之稍有抗衡,二者极大的扼住了大魏粮草与军需之咽喉。边疆战火不断,帝与淮王虽内斗不止却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水阁与夜箜阁。为填军需,帝与淮王都暗中派遣人马前往会稽、建业游说水阁与夜箜阁之人。

建康十五年,会稽水阁服于朝廷,与帝建立联系,以资军需粮草,保卫大魏边疆。

一时之间,帝在水阁之势拥护下,与淮王之争占尽上风。淮王情急,竟暗中遣出杀手截杀水阁与帝之人。帝震怒,彻底与淮王撕破脸皮。

淮王势危,焦灼不堪,其次子宁南忧忽向父请缨,愿亲往建业游说夜箜阁为己用,淮王宁铮一口应下,送儿出行。

三月后,宁南忧带回夜箜阁使者与淮王一脉商谈粮食军需之要,由此归顺淮王之势。

此动荡之势,摇摆难定,水阁与夜箜阁的无端牵扯使得大魏之势更显危急。一场正统与权臣之间的较量,各族争权分裂与一统的混战随着各路阴谋被揭露后正式开始....

“站住,别跑!”一声气势汹汹的厉喝声自洛阳城天子脚下一条小胡同里传来。十来个大汉于洛阳城上东门西大街北处相通的南巷胡同里奋力向前跑着。而窜在这十几个大汉身外几米的左不过是一个个头没多高,浑身粗布麻衣,一身乱糟糟的小乞丐。这乞丐年纪虽小,体力却胜过身后数十个壮汉。

他跑跳的正高兴,转头看着身后咬着他不放的十几个壮汉个个追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于是站在原地,手指着他们几个哈哈大笑起来,“十几个壮汉追不过我一个孤身少年,这要是传出去,你们家大人的面子里子岂不是全都丢光了?”

那领头的大汉歇在原地,大喘了几口气,听着这乞丐少年的话,险些没被气死。

“你个从土窝里蹦出来的小兔崽子。今日,我若不将你抓了去毒打一顿,到还当真对不住我家大人!”大汉撸起袖子,狠狠擦了头上的一把汗,便等不及的又追了上去。

小乞丐呵呵一笑,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狗尾巴草噙在嘴里向那些壮汉啐了一口唾沫,“我街头江小的名头,可不是你们能够欺辱的,先抓到我再说大话吧!”

话音刚落,那少年转身一跃便又朝着另一条胡同里钻了进去,一身轻功倒是十分了得。

那些大汉看呆了眼,一时间怔在那一处,等到一醒神,狡猾的少年早不知溜到哪一处去了。

领头的人气得一跺脚,向身后招了招手怒喊道,“给我追!今日将那小子拿下者,重赏!”

“诺!”身后一众大汉满声满势的喊了一喊,接着一群人便都往胡同里猛扎。洛阳靠近上东门西大街的郭区可是京城中人头最多的地界。一众十几个壮汉在小街道里奔走相寻,惹得街道里正走的安稳的人们惊吓连连,避之不及,唯恐惹祸上身。

十几人寻一少年,在这郭区中找了半宿竟半丝痕迹也没寻到,免不得让领头的那壮汉气得牙痒痒。

“老大,满郭区都寻过了,愣是没见着那小子!”身后人气喘吁吁的报着话。那领头大汉向地上狠狠啐了一口痰,骂道,“妈的,这当真见鬼了?东北郭区不过就这么些地,他能跑去哪?”

那领头的汉子气不过,往四处到处张望,突然被一块石子猛地砸了眼睛,一股子钻心眩晕之痛传来,那大汉惨叫一声,随即破口大骂道,“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往老子头上扔东西?”他揉着被砸的左眼,瞪着右眼到处找人。

“喂!胖头嘟嘴的壁虎爷,您还当真眼瞎呀!我搁这坐了半宿,看着你们寻人,我都累了。”瓦屋顶上不知哪处忽然传来讥讽取笑之声。一众壮汉却都虎躯一震,四处慌忙张望起来。

江小坐在一处平屋屋顶上,悠哉悠哉的荡着双腿,瞅着底下寻了半日还未找到他的无用大汉,不由得唇角一扯,眉眼耷拉下来,只暗觉无趣,遂而转身一跃消失于茫茫人海之中。

待到壮汉们反应过来,人早就不见了。

领头大汉猛一跺脚,气结于心,冷下一张满是横肉的脸对身后手下啐道,“寻人将洛阳城的乞丐、流浪汉都带至中都府!”

数十大汉抱拳呼喝一句,“诺!”遂于街头而散,扎入人堆,不一会儿功夫便都消失了踪迹。

京都,攘攘熙熙的京街上难得一见如此追人猛打却扑空无果之景。半日内,街头小巷皆传江小之传奇,成为人们饭后谈资。

此名江小之人,三月之前,不知因何辗转入京,一身补丁破布的乞丐衣却在街头混得风生水起,不仅招揽了全京城的街头乞丐为己所用,而且竟与这些流民乞丐在京城天子与淮王脚下做起劫富济贫之事来,短短一月,江小带领数十人劫遍了京城中富得流油且与百姓结下恶缘的官员府邸,并将这些劫来之财悉数变卖后散入平民百姓之手,一时之间获得了京城极多百姓的拥护。

江小成为民心所向,这不得不让朝廷之下奉命捉拿江小的中都官尚书赵琪一个头两个大。江小此人,不仅民心所向,且变化无常,有数十人见之面貌皆言不同。因而赵琪更不知江小究竟是何模样。

此事耽搁数月,当今魏帝与淮王接连施压于赵琪,无奈之下,赵琪与府中师爷商定一计,于街头设十几壮汉衙役假装强抢民女。演一出戏来引江小现身,那江小既是个侠义心肠,遇到这样的场面定然会出手救下被强抢的民女,到时,十几壮汉相围不怕抓不住一个江小。

只可惜,这赵琪算得了江小会现身,却并未算得此人武功奇高,十几壮汉竟不敌他一人之力,这少年狡猾非常,竟将中都府下十几壮汉衙役耍于股掌之中,戏弄了一整个早上,后突然消失不见,更让众汉气得头脚发麻,抓狂不已。

赵琪听此消息,大为失望,于府中大动肝火。此次抓捕不仅没有成功,反而再一次极大增加了江小于洛阳百姓心中的好感,让中都府的脸全部丢尽,成为了整个洛阳饭后的笑柄谈资,赵琪焉能不气?

而此刻,这个让中都府上下鸡飞狗跳的少年江小躲藏于东北郭区众多家户中的一间无人平屋中,动作利索干净的换上了一套粗布麻衣,稍稍打理了一番发髻,随后伸手一摸脸,竟生生撕下一张脸皮来。少年转了个身,迎上照进屋里的阳光,渐渐显出了真实面貌,他冲着窗口摇晃着的柳叶凝神望着,映着阳光,细长的柳眉轻轻蹙起,一双眸流盼妩媚,转着一份幽深的伤意,秀挺的琼鼻,粉腮微晨,朱唇轻抿,且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

江小于此停留许久,微勾唇,纤细白嫩的手指抬起,推开了平屋的门,徐徐而出,细看而去,虽一身粗布,却有窈窕身姿盈盈而来,出尘气质不言而喻,定睛一望,胸脯二两微微颤动,显然江小乃为女娇娥。

江小离开平屋,悄悄朝着后巷而去,在这大小街坊中摸索徘徊了约莫一柱香后,江小绕到了一间极其普通的平宅前,推门走了进去。

斑驳的木门吱呀一声,里面的人像是被惊着了一般,瞧见现身的江小,匆忙朝着屋里唤了一声,“薛大哥!姑娘来了!”

看着本来在堂前打着瞌睡的小孩儿被突然惊醒,一脸慌忙的样子,江小换上一副温和的笑容柔声对这看门的小童道,“午后闷热,实在令人昏昏欲睡,你若是守夜太困,此时便下去休息一番吧。”

小孩儿受宠若惊,连忙朝着江小磕头,感激涕零道:“多谢姑娘体恤!”

江小微微颔首,迈步向屋里走去。此时平宅内堂间,一个男人听见了小童的呼唤声,连滚带爬地从里面冲了出来,只瞧着出来的那人衣衫不整,青丝乱散,嘴唇脸颊边还留有被人啃咬过后的痕迹,浑身上下泛滥着迷离与未消散下去的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