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前,源丞便已将仿制的两千件黄蛮亲兵衣饰悄悄运进了城中,只是这些日子以来,为了防着孟灾的心腹察觉,我一直不曾告诉你。如今已至关键时刻,这些铁盔金甲自然是要发放给诸位弟兄们。”宁南忧继续说道,“但,孟灾多疑,就算两日后备行出发,也不可掉以轻心。因而,这些铁盔金甲,只有两日后,待孟灾的使团出了临贺城与桂阳太守会面后,你才可领着两千兵悄悄前往庄外换上衣饰。”

吕寻皱着眉头道:“若如此...属下带领两千兵悄悄出城,因需花时间整理行囊与衣饰...只怕会浪费大半的时间,若是因此无法及时跟上孟灾的使团又如何是好?”

宁南忧神色如常,并无半点忧虑:“此事,我已替你安排好。孟灾出城抵达桂阳与太守任卫会面后,蒋太公手下的两位将军会装作盗匪扰乱都城秩序,暂且将孟灾困于桂阳之中。”

“主公...竟早就想到此事?四日前去见蒋太公时便已同他商定了吗?”吕寻深呼一口气,吃惊道,“朱策与白嵘这两位老将军最是记恨马贼盗匪一类人,竟然愿意装作盗匪来助我们一臂之力?主公是怎么劝服他们的?”

宁南忧瞥了他一眼道:“也并非我劝服的,蒋太公得知我是卢氏门生,便愿意全力相助,朱策与白嵘两位老将军跟了蒋太公一辈子,对蒋太公言听计从,在此事上也达成共鸣,自然愿意相助。”

吕寻有些激动道:“属下年少时甚是仰慕蒋太公、朱策与白嵘三位老将军,只盼着有一日能够同三位老将军并肩作战,如今这情况,也算是实现了年少时的梦想。”

宁南忧亦赞叹道:“这三位老将军的确铁骨铮铮,至今,我忧记得当年占婆与大魏交界处,蒋太公带领蒋氏兵血杀出一条路,救常猛军一万军于水火之事。虽我未曾亲身经历,但单单读后人为其所写的词赋,便能联想起雄姿英发之态。”

吕寻用力点了点头,对于蒋太公于沙场上的雄姿,他心底有着无数想象,而对这三位将军的铁血心情,他亦是敬佩的五体投地。

“我来...除了同你说这些...也是想要瞧一瞧你这半月来操练的结果。”宁南忧转了话锋,盯着校场里依旧稳扎马步,双手灵活耍着长枪的军汉看。

这些军汉瞧着便很眼生,并非平时跟随吕寻出入临贺的那些军士。

临贺精督卫的人,孟灾纵然没有全部见过,却也有些眼熟。因此,若要让临贺郡军之下的精督卫在孟灾使团前往南乡的路上伏击,便极容易暴露他们的身份。于是,宁南忧特地从庐陵以及武陵寻来两千兵将,都是些底子不错的军士,且不怎么接过任务,在世人面前鲜少出现过,体型样貌又与乌浒人有点相似,若是再换上黄蛮亲兵的盔甲衣饰,只怕同乌浒军兵也没什么两样。

但,宁南忧此刻担忧的并不是这些精督卫的外貌衣饰会穿帮,他担忧的...是他们习武惯用的方式与招数会暴露出缺处。

中原的练兵操兵之法与乌浒是大不相同的,虽说军内编制大多相同,可他们所用的刀枪与中原完全不同。

乌浒军兵所用刀器更为轻薄,而中原却擅长使用较为沉重的青铁。且两者运刀运剑之方式也各不相一。

若是让中原的武士在短时间内学会使用乌浒军兵的刀枪...则是一件极为不易之事。

吕寻自是晓得他在担忧些什么,于是拍拍胸脯胸有成竹道:“主公大可放心,这大半月来,虽我一直避着孟灾的眼线与监视,但私底下却没有停止操兵,白日不可明目张胆在校场使用乌浒刀枪操练,兄弟们便入营帐不停训练,日夜苦练,已能够适应乌浒刀枪的轻便。且这些兵呆在校场内未曾出去过。孟灾的巡卫也不敢来此造次,自然亦不知这里有多少兵将。更不会知晓从前的两千精督卫早已换成了另一批人。所有训练皆是按照源丞送来的帛书帖子里所记载的方式与训练时辰来安排的。”

“但愿你的胸有成竹,能够保证半分差错都没有。”宁南忧从方才便一直盯着校场的这几百名士兵练刀舞剑,瞧着他们熟练的样子,心中便有了些底,也放心了许多。

他又仔细瞧了一会儿,忍不住上前指点一二,最后又回到廊下的长柱边倚靠着。

吕寻跟在他身侧,满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宁南忧起先没有发现,后来才发觉吕寻的目光总是朝他这边看过来,似是有什么话要说,却不敢说。

他觉得有些奇怪,便出声询问道:“你若是有什么事想说...便快些说,莫要遮遮掩掩。”

吕寻起先一颤,犹犹疑疑半日才道:“主公可要随属下去...瞧一瞧源末?”

宁南忧顿眉,眸子一沉,想起今晨时在城郊外同周源末偶遇的场面,便不由自主的沉郁下来,面色也变得有些阴沉。

他的变化,吕寻能够明显的感受到,眼瞧着宁南忧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沉了下来,他心中有些恐慌亦有些惊诧,不知周源末与宁南忧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令宁南忧听到周源末之名,如此迅速的变了脸。

“他怎么了?”半晌,宁南忧淡淡问了一句。

吕寻摸不准他的想法,此时此刻也心惊胆战,不知自己提到周源末究竟是对还是错。

“源末今晨归至校场...便...便自请责罚二十军棍。”吕寻吸了口气,硬着头皮说道,“属下问他因何事请自罚,他亦不说...只说是主公的军令,叫属下依令执行...源末前些日子受了些伤..二十军棍将他的伤口打的血肉模糊...实在是有些....”

他没将话说完,反而停住往宁南忧看去。

宁南忧听此,脸色稍稍缓了一缓道:“的确是我的命令。”微书吧

吕寻惊讶道:“主公这是为何?要如此处置源末?”

宁南忧面色冷淡道:“他管了不该管的事,自是要受罚。”

吕寻张口欲问下去,但又觉得不大妥当,便歇了口气,停住问答。

宁南忧拢了拢身上的披风,一双好看的眉头挤到一起,额间深处三条沟壑来。

他沉默了良久又向吕寻说了句:“带我去他帐内瞧一瞧。”

吕寻怔了怔,立即点头道:“诺...主公这边请。”

“拿上金疮药。这几日...军中最好的金疮药都给他拿去。”宁南忧叮嘱一句。

吕寻笑了笑道:“自是将最好的金疮药都给了他...主公倒是不必担忧。”

他瞧着宁南忧略有些担忧的神色,心中被仿佛一股暖流充盈。

他们四个:宁南忧、吕寻、周源丞、周源末。

若没有阳嘉二年末的那场悲剧,想来如今应该各自相安,做着各自热爱之事,不必背负血海深仇,不必时刻紧逼自己。

正当时,应是鲜衣怒马少年郎,却沦落为阴郁易怒无亲无友的下场。

然则,也是因为那场灾祸,他们四个才会相知相遇,才会融为一体,同为一心。

虽领袖显然易见,但其实他们四人谁也离不开谁。

两人从堂前廊下绕了出去,这片宅地后方十一篇空旷的沙土荒野,扎着数只白色营帐。吕寻在数只营帐里弯弯绕绕的走着,领着宁南忧来到一顶有着四名精督卫看守的营帐前。

正当吕寻准备朝里头唤一声,宁南忧却突然伸出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吕寻转过头,瞧见宁南忧脸色有些暗沉变扭的样子,便悄声道:“主公...这是...不想进去了?”

宁南忧捏着他肩头的甲胄,低着头沉思良久,轻声叹了口气,越过了吕寻身侧,径直朝帐子行去。还未掀开帐帘,他便听见里头有一男一女正在说着话。

“公子...主公下手也太狠了些...二十军棍...您这伤口都血肉模糊了...”营帐里头的女子娇滴滴的说这话。

周源末带着些轻佻与挑逗的语气道:“怎么你心疼了?”

那女子叹了一声道:“奴家心疼又能怎样?又不能对主公提出什么异议...”

周源末咯咯笑出声:“胆子倒是挺大,心底还敢对主公有异议?”

娇滴滴的小女子娇哼一声道:“公子...在奴家心里,您最重要。”

周源末颇有些不正经的故意道:“莫伤心,这些只是小伤。既然我在你心里这样重要。待我好起来...一定要好好疼一疼你。”

那女子似是羞涩,娇媚喘了一声:“周公子,你真是讨厌!”

帐外,宁南忧听见这些污言碎语,眉头便锁的更深了几分。

吕寻站在一边,脸上也羞红难忍,别说宁南忧了,帐内这番对话,连他都听不下去。

宁南忧朝吕寻瞅了一眼,见他满脸通红,连耳根子都红似滴血般,便叹了一声道:“你不是将他描述的很可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