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珊惊呼一声,喊道:“姑娘!”

她跪在江呈佳身侧,看着她痛苦万分的模样,心急如焚的望向一边施法的云耕,央求道:“姑姑...姑娘她深受重伤,恐不能坚持太久,还望姑姑手下留情!”

云耕闭眼皱眉,冷面无情道:“法度无情,佛理虽善,但天地不仁,窥探天机本就违背天理,不可留情。”

“啊!”江呈佳抱着脑袋,熬不住那撕心裂肺的剧痛,惨叫一声,浑身发着抖。

千珊手忙脚乱的抱住江呈佳,眉头紧紧蹙着,又喊道:“云耕姑姑!”

云耕不停,掌心间施法的力度愈加强烈。

江呈佳疼的从地上坐了起来,挣脱了千珊的束缚朝床柱上撞去。

千珊瞧着,双眼朦胧,追过去心疼无比的将她拉到怀中轻声哄道:“姑娘...姑娘不要这样伤害自己。姑娘!你醒醒!我是千珊,是我啊...姑娘...”

江呈佳此时已经完全失去意识,耳畔只有嗡嗡轰鸣一片,根本听不清任何呼唤。

千珊心焦至极,抱着她向云耕哭诉道:“姑姑!姑娘实在受不住了,她身上还有伤。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姑姑!!难道您忘了降雪上神的嘱咐么?姑娘已是最后一代月君...若她有不测,南云都便会落入恶人之手,这天下将会怎样?姑姑!您应该清楚!”

云耕忽睁双眼,朝她望去,面色冷凝道:“她下凡时,我便已经警告过她。若她因南云都之外的人或事放弃上神之身,那么便是连我也无法撼动天机半分,只能依照天规办事。她当初不听我的,愣是将神身以强悍的法力封印化为凡身。今日,若我当真对她网开一面,那么...只会令她失去神力,永世不得返回九重天。”

千珊惊诧的望着她,喃喃自语道:“怎会这样?”

“天道轮回,皆有因果。”

云耕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只能祈祷都主福吉命长,熬过此劫。”

两人纷纷望向已陷入昏迷的江呈佳,不约而同的默了声。

法术进行到最后一部分。

云耕口中念念道:“六道轮转,长因生果,情缘既起,难断姻缘,黄泉彼岸,曼陀盛放,终于此地,换寿成疆。”

只见她指缝间冒出一层淡淡金光散在了江呈佳的身上。

随之,云耕定神打坐,与江呈佳的神魂一同进入了天命书幻化出的画影中。

一片极光反射。

江呈佳突然来到白光之中,双眼被突然而来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

片刻适应后,她睁开了双眼朝周身望去。

这白茫茫的一片,没有任何人、任何事。

江呈佳蹙着眉头,身上各处还隐隐传达着痛意,她轻声嘶唤了一声:“云耕姑姑?”

这寂静而惨白的大地上传来她的回音。

仿佛,被这声音启发。

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青草绿地。

云耕现身,抓住了她的手臂。

江呈佳吓了一跳,轻声询问道:“云耕姑姑,这是哪里?”

云耕平静道:“天命书所幻的画影之中。”

江呈佳一怔,瞧着这周围的环境,这才意识道:她们已经进入了宁南忧的天命册中。

那么这周围所幻化出的景象,应该就是多年以后人间的景象了。

云耕牵住她的手,往着青草绿地上行去。

渐渐地,这片青绿慢慢转变成了一座城池。铺天盖地的大火弥漫着整个城池。

江呈佳紧紧盯着眼前的场景。

在那灭天之火中隐隐瞧见了一人身影。

那人身着玄衣蟒纹袍,手中那张一柄染满血迹的长刀,慢慢从火中走了出来。如同冥殿中爬出的恶鬼,狰狞着表情,举起大刀怒吼一声:“杀!!”

距今两年后的建康十一年,临贺再次失守,中朝带着更为强悍的军队,与广州蛰伏多时的奸细内外联手,窜通占婆小国,为复三皇子之死与鹧鸪被抓死于临贺之仇,大举进攻大魏边防,自西隨向乌浒境内扑入。乌浒因两年前内乱折损大半兵力,无力反击中朝进攻。

三获大胜的中朝军更为奋亢,自乌浒境内向郁林打去,一路苍梧而去,破广州之防,向临贺击去。361读书

车骑将军宁南忧与蒋氏一门同联手抗敌。但中朝突击来之太快,根本无暇布防,很快临贺便被攻破。宁南忧与蒋太公退兵桂阳。中朝以广州乃至临贺为据,不到三月便并入了中朝国土,改州制,废乌浒之王国,改立藩王。

这占领朝地惊雷之快令朝野上下掀起骇然大波。

不知为何,两年前临贺被乌浒王孟灾所占,临贺郡防死伤惨重以及绞杀鹧鸪之事突然传遍整个京城。而这些事皆为宁南忧所作,此本为机密之事,却不知被何人抖露了出去。

一时之间,淮王二子——淮阴侯宁南忧被千夫所指,谩骂不休。

桂阳郡太守将其逐出郡城,蒋太公曾想阻拦,却遭反驳。

堂堂君侯流落郊外,无处可归。

百姓对其唾之,朝臣对其辱之。

建康十二年末,中朝掀起的战乱被蒋公与大将军城阁崖、骠骑将军刘平联手所平。

被逐出桂阳郡的宁南忧不知所踪。

眼前金戈铁马,黄沙飞舞,血洒沙场、充斥着震耳欲聋的厮杀声的场景让江呈佳中额隐隐一痛。她着急想要知道宁南忧的结果。

可就在此时,画面一转,来到了建康十四年。

不知又在哪座城池。江呈佳转眼瞧见宁南忧身着战甲,被明王宁南清以及德王宁南昆联手伏击,差点死于峡谷之中。

江呈佳还未仔细看清楚,眼前的场景再次变换。

眼前,这个极爱穿玄衣蟒纹袍的青年,长剑穿刺腹内,重伤倒地,满身是血,口中不断涌着鲜血,怒目圆睁。

他的身侧还躺着一个江呈佳从未见过的男子。那男子月牙白袍,被血色渲染,其上花纹尤为清晰,显得有些悲凉。

宁南忧张开双手努力朝遥远的天际探去,口中喃喃自语着什么,仿佛想要什么,但最终被吞噬了意识。

她眼睁睁瞧着他的双手坠落而下,再无声息。

“不!”她想喊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嗓子不知何时已完全哑了,竟什么也喊不出来。

就在这一世结束,覆泱的魂魄瓢离宁南忧的躯壳,散入人间。再无神魂。

眼前的画面渐渐淡下,慢慢的成为了一片灰烬。

云耕与失魂落魄的江呈佳站于这片混沌中,噤了声。

等到江呈佳从天命书所化场景中醒过神,便即刻抓住云耕的双手,颤颤巍巍的询问道:“姑姑...为何...为何?覆泱的魂魄...在这一世结束...会散成碎片?为何?”

云耕默默的看着她,有些不忍心道:“因...云菁上神封穷桑女帝之命化为凡人,潜入凡间,化凡界劫难。而这劫难恰恰是白禾神君所至...若天下归一,天地为和,帝星归位。那么白禾神君便会魂飞魄散。无论所化凡人究竟面对何种局面,终将死于非命。且...灰飞烟灭。”

江呈佳盯着她一字一句道:“姑姑...”

她忽然笑了,轻声道:“姑姑莫不是再开我玩笑?姑姑...其实是想通过这些逼着我回南云都对不对?姑姑这些都是你胡编乱造的对不对?这不是天命书所写...我不相信,天命书要让他灰飞烟灭...我不相信!”

云耕默默无言,望着她,眼眸中没有丝毫变化,十分坦然的望着她,逐渐变得深沉黑烁。

江呈佳闭上了嘴,望着她这般沉稳坚定的模样,便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若她相助天下人化解人间劫难,那么覆泱必死。若她选择救下覆泱,那么...人间将会生灵涂炭。

一切皆在她救与不救之间罢了。

两汪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不知怎么办,只觉心乱如麻,垂头思索之时,云耕挥袖散去这片混沌。江呈佳忽觉眼前突然一黑,晕了过去。

手在江呈佳肉身身边的千珊,只觉头顶散过一层金光。

面前闭眼打坐的云耕睁开了双眼,而怀中的江呈佳也猛地抽搐一下,彻底昏死过去。

“姑娘!”千珊惊呼一声,有些无助的朝云耕望去。

只见云耕面无表情道:“都主已然无恙。只是天命书...抽去了她七百年的修为与寿命。若不能好好修行,只怕...日后会有大祸降身。你需...在她身侧多加照看提点。”

千珊张口瞪眼道:“怎会抽去了七百年寿命?都主...都主她...”

云耕叹了口气道:“因她窥探的乃是神命,又测的是与其结了情缘之人。因此,天命书惩罚的格外多了些。”

“不过...若好好修行,还能将这缺失的寿命补回来。”

她话锋一转,将千珊一刻揣揣不安的心按下,而后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交到了千珊手中。

“这是修补灵力的药物。一日需三颗。里头有三百颗,能用一百日,且让她乖乖服下,待百日一过,再来问我讨要。持续一年,她因天命书而遭受的折磨痛楚便能压制下去。虽不能补齐她的寿命,但好歹可以恢复一两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