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南忧恳求道:“晚辈知晓老师临终前的用意,只是...晚辈实在不忍心看着后人们误解老师,看着正史抹去老师的一切功绩,为他扣上叛国贼的骂名。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若此事不平,晚辈又有什么资格逍遥度日呢?”

蒋善眉头紧锁,双目凝神,定定望向他沉吟片刻道:“老夫不说,你也应该明白,当年常猛军一案的幕后主使究竟是哪两个人...你若是真的想要替当年人平反,必要对这二人出手。但这二人,一个是如今天子一党中,立于核心地位的邓国忠,一个是你的父亲。你口口声声说要让幕后主使伏法,为冤者平反,又是否真正具有这样的决心与勇气呢?”

他的话语中浮现出一丝动摇,似乎就要被宁南忧所说服。但细细思量后,又觉此事需慎重,面前的青年更需慎重,若是这青年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也不能任由其纵身跃入火坑。

“太公说的这些晚辈都明白。晚辈纵然做不到大义灭亲,也定会让我父亲为当年的恶行付出代价。至于邓氏,晚辈也早有详尽计划,太公不必多忧,当年涉案之人...晚辈会让他们一个个认罪伏法。”宁南忧倔强的神情令蒋公动容,这个年近六七的老人一时间热泪盈眶,心中一股热血沸腾着,依旧明朗的眸子里露出了期待。

顾安一直默默的听着二人的对话,此刻心中除了了解真相后的震撼以外,只剩下对宁南忧的钦佩之情。

十三年之长久,一如既往的坚持,这份决心并不容易,也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得到的。更何况宁南忧自小身处于明枪暗箭的权势之争中,被百转横流的污名浊利所包围,在淮王宁铮的长达十三年的亲身教导与影响下,心底却依然保持着那份对卢夫子的热爱与尊敬,实在是一件普通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若是他计算的没错,当年卢夫子行刑之时,眼前这个玄衣男子不过十一岁,只是个心智未全的孩童罢了。

顾安脑中思绪乱七八糟糅杂在一起,忽然觉得有些羞愧。当年,他抱着满腔热血入了京城,拜在司徒李成义门下,曾听他这位老师细说过孔夫子一话:“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意在教导弟子不可道听途说。

任何传于街巷的辞话谈资皆会因人而异,不同之人则有不同想法,这便要求听者有自己的思考,不能罔信传闻。当时的顾安,对先生特地教导此事存有不解,那时的他认为,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而自己乃为智者,心中也存善意,绝不会听信旁人一面之词,自然有着自己的判断。

可不知不觉中,他也对宁南忧有了偏见,认为他是权臣之子,而街头巷尾所传的流言蜚语也必然是真的。因而对于这样的人,他向来不屑一顾,也不愿去了解,不想触碰原貌。直到如今,他才发觉,原来这个世人口中奸邪为恶的佞臣,竟也背负着一段沉重的过往,心中存着道义,也是铁骨铮铮、重情重义的男儿郎。

于是沉思了良久的他也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蒋太公不如顺了淮阴侯心之所愿...他这番决心下的不易,在下也为之动容。”

蒋太公扭头看向顾安,见这个年轻人黑洞洞的眸子此刻也浸满了真诚,心下终于松动了起来。

他淡淡叹息,转头再次看向宁南忧道:“孩子...若老夫能助你一臂之力,自当拼尽全力。只是...请恕老夫不能将卢遇的血书交予你手。”

蒋善拒绝了宁南忧这个请求,义正辞严道:“当年,卢遇将此血书托付于老夫,亲口 交代,除非大魏内乱,否则不可令此书重现于世,也不可令任何人知晓此书内容。就连老夫...为守此书的秘密,也不曾亲眼读过。老夫一向重诺,既然答应了卢遇,便必然不会辜负与他。”

他的语气十分果断。

宁南忧听之,便知此事已绝无商量的余地,沮丧之余,也只能遵从卢夫子的遗命,抱一一拳道:“太公守诺,晚辈不胜感激,既如此,晚辈便不再强求,遵循师命。”

紧接着他又向顾安行一礼道:“多谢顾大人肯信本侯所言。本侯能够呆在此处的时日不多,若久了,必然引起那乌浒王孟灾的怀疑。若两位大人皆肯相助本侯...那么可否愿意听一听本侯之计。”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不论精督卫还是蒋氏一门、顾安亲侍以及援兵都翘首望着顾安与蒋善二人。

蒋善与顾安郑重的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宁南忧以十足的诚心感动了在场所有人,这个赤胆青年赢得了他们的信任,也赢得了来子蒋善与顾安的一份尊敬。

接下来的几个时辰,宁南忧将自己的谋划与蒋善、顾安仔细解说了一番,并听取了这二人的建议做了一些改善,最终确定了计策。

等到他安排好一切,从蒋善与顾安居住的山庄离开时,已是他赶往此县的第二日。

吕寻与季先之等候在外,待宁南忧上了马车,这才朝治所的方向疾奔而去。

马车上,宁南忧靠着软垫,略有些疲倦的闭着眼,季先之在一旁有些心疼道:“主公本无需这样赶...若是想休息大可在山庄中歇一晚在离开。”

宁南忧闭目轻语道:“时间不等人。想来按照计划,现在江呈轶也该前往隆中寻找施安了...我也得抓紧时间才是...临贺之事不能拖,乌浒境内早已乱作一团,周源丞安排给那黄蛮的人已是强撑着拦截消息,不让孟灾知晓。这种焦灼之势容不得我浪费分秒。”

季先之垂目仔细听着话,知道劝不了他的倔脾气,便干脆闭上了嘴,不继续劝。

车篷中安静了下来,宁南忧昏昏沉沉的睡着,在有些颠簸的路程中,始终紧锁着那对英气的眉,仿佛时刻警惕着什么。

马车行了约莫有一个时辰的路,摇摇晃晃间慢慢停了下来,驾车的吕寻拉着缰绳“吁”了一声,待到马车停稳,他才一跃而下,掀开车帘朝里面喊了一声:“主公,到了。”梦生

车里头,宁南忧睡得有些迷糊,听到吕寻这么大嗓门一声喊,猛的一下惊醒,眼神有些迷惘的看向车外,在季先之的搀扶下挣扎着坐了起来:“这么快就到了?”

吕寻冲他点了点头,替他挽起车帘。

宁南忧起身,钻出马车,跳了下来,转过身便瞧见这一片荒地之上有上百个黄土墓冢竖着,每一个土堆前都有一块木制的墓碑插着,端正写了几个字,名字、属地皆不同。

这上百个黄土包的外围,被两圈木栅栏牢牢围住,正有木工做活,替一些还没来得及安葬的人们制作墓碑。

宁南忧凝着眸望着这篇墓地,心情沉重,面上露出肃穆神情。

吕寻与季先之站在他的身后,面色亦是十分哀沉。

气氛就这样沉寂了许久。三人便如立军姿般站在这些黄土坟包面前足足默哀了两炷香的时间。

郑重默哀后,宁南忧才开口道:“所有的弟兄们都在这里了?”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眼眶也通红着。

就连吕寻这样的铁骨大汉,此刻也红了双眼,有些低沉的点点头道:“都在这了。”

“跟随蒋禅出战而死去的那些军士...你们可有好好掩埋?”

“都已就地寻了地掩埋了...”吕寻答道。

“姓名、住址都记详细了?”宁南忧继续问道。

“一一在册,皆按照主公的意思,送去了抚恤钱两。”

...

这一阵对话后,主仆三人又是一段沉默。

不知站了多久,宁南忧郑重的抬起手,双臂成礼,朝这篇黄土坟包地恭敬一拜道:“诸君皆勇,尔等恩情,吾牢记于心,一路行好!”

身后的吕寻与季先之也紧跟他的动作,朝这些坟包之下陷入长眠的精督卫充满敬意的行了拜礼。

待此事行罢,宁南忧才缓缓起身叹了一句道:“回去吧。”

吕寻点了头,转身同看顾这篇墓地的精督卫吩咐了几句,然后驾了马车,缓缓行至宁南忧面前。

主仆三人这才正式赶往临贺治所。

等到归了指挥府,已快要入夜。

三人还没从马车上下来,便见曹氏身边的碧芸姑姑匆匆从院内奔了出来,像是正在等着他们归来。

宁南忧听到碧芸的唤声,急忙下了车,见她一脸焦急,心中便有些不安道:“可是母亲又犯病了?”

碧芸听他问,却摇了摇头,而后不知怎得又点了点头。

宁南忧深锁眉头道:“到底怎么了?”

碧芸支支吾吾,最终咬牙答道:“君侯离开这两日...女君与湘夫人起了矛盾,二人争吵不休,将夫人气晕了过去。”

“什么?”宁南忧顿时大惊,也不等碧芸说完话,便大步冲入府中,朝南院疾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