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青立即收了笑容,强忍着笑意问:“公子这样...还要去早朝吗?”

江呈轶有些狂躁道:“去什么去?这样怎么去?不去了!我等等写份奏疏,今日只好告假了。”

薛青在一旁“哎”了一声,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江呈轶朝他投去冷冰冰的一记飞刀道:“我是不是平时对你太好了?你现在惯会取笑你家公子?”

薛青忍俊不禁道:“公子...属下昨日提醒过...夫人肯为您做菜...那简直等同于母猪会上树...都和您说了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了...想来您这香肠嘴就是被夫人昨天那辣椒辣的?夫人用的什么辣椒,这么厉害?”

江呈轶瞪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时候说过暴风雨前的宁静这句话?我怎么不记得?”

薛青一怔,想了想狡辩道:“属下没说过吗?属下说过的呀,难不成属下是在心里说的?”

他挠了挠脑袋,想起自己好像的确没说过这话。

江呈轶嘶了一声,瞪着怒目冷道:“你不是在心里说的,难道是我在心里说得不成?”

薛青“嘿嘿”干笑了两声,有些替他抱不平道:“公子要是早有这觉悟,您的嘴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夫人也太狠心了些...怎么下这么狠的手。”

“说谁狠心呢?”

薛青的话音刚刚落下,外面便传来了沐云的疑问声。

她今日穿了一身浅蓝色男子装直裾袍,袍子上用银线勾勒着团簇的紫荆花模样,一头浓密的青丝被一圈圈缠绕了起来,用精致的和玉长冠固定了发髻,活脱脱一个俏哥儿。

薛青有些诧异的盯着沐云看,疑惑道:“夫人作甚穿公子的衣服?”

沐云仰着面,笑眯眯得盯着薛青看:“一时兴起罢了。”

江呈轶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沐云看,一时间将嘴唇变肿了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对沐云温和道:“我有多久未曾见过你穿男装了。”

沐云瞥了他一眼,这一瞧,才看见他红肿的双唇,起先是吃惊,后来干脆不忍不藏的大笑了起来:“阿轶...你的嘴...忒好笑了吧。”

江呈轶呆滞一瞬,有些气恼道:“你还好意思笑?我这副模样,今日早朝也去不了了。”

沐云走到他身边,盯着他肿胀的唇,既心疼又觉得好笑道:“我也没想到天椒粉能让你的嘴变成这样。想来你是对这粉末过敏了....不过没关系...今日用冷白巾敷一敷,明日就能消了。”

“可我今日,要入宫见魏帝和秦冶,你这样一来,让我如何去见?”江呈轶带着埋怨以及浓重的撒娇语气同沐云说话,令一旁站着听着的薛青瞪大了双眸,怔怔的盯着他家公子瞧,整个人呆若木鸡。

此时此刻,薛青眼中的江呈轶简直与往常判若两人。

他不禁想:这还是平日里那个温文尔雅、风趣幽默、智慧无双的公子么?

他薛青这辈子都没见过公子对哪个人撒过娇,今日公子怎么能用这么恶心的语气说出这样一番话?

沐云是习惯了江呈轶对她这样撒娇,但同时也意识到,他只对自己这样。于是下意识的朝薛青看去,果然瞧见他一脸青紫色,奇怪的眼神在她与江呈轶之间扫来扫去。这眼神让她有些窘迫,捂着嘴轻轻咳了一声,提醒江呈轶道:“有人在...你语气正常点...”

江呈轶这才记起薛青还在这里,于是立马变了脸道:“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了,先退下吧。我有些事要同夫人说。”

薛青顿感气氛有些微妙,于是连忙应道:“喏!公子那份奏疏还是快些写下,属下好让人送去宫中。”

江呈轶点点头。薛青便匆匆从屋中跑了出去。

沐云等着薛青走远,这才关上屋门对江呈轶道:“你这次去隆中,是不是连薛青都要瞒着?”

江呈轶盯着她,微微一笑道:“不愧是阿依,如此懂我。”

沐云抬眼瞥了他一眼,拿起婢子放在门前小桌上的白巾,放进已经冷掉的水中浸了一会儿,拿出来挤干了水分后,抬起手在江呈轶红肿的嘴唇周围轻轻擦拭着,然后接着问道:“为何不告诉薛青?”

江呈轶微微弯下身子,配合着她的小个子,顺从着她的动作道:“薛青若是知道我要亲自去隆中,铁定拦着...”

沐云好奇的问道:“真是奇怪了...你怎么不怕我拦着你?”

江呈轶笑笑,伸出手搂住她的腰际:“因为我知道你一向不会拦着我。”

沐云看着他满脸笑嘻嘻的样子,再配上那张香肠嘴,顿时有种自己错嫁了人的感觉。她颇有些嫌弃的推开他,将白巾塞到他手中。

然后在原地转了个圈,浑身旋出一股五彩之光,瞬间幻化成了江呈轶的模样,原本矮小的个子也瞬间增高许多。

“我幻化成这样可行?可有哪里不太相像的?”沐云站在他面前认真问道。听书包

江呈轶望着对面这个和自己生得一模一样的人道:“远看自然看不出端倪,幻化成这样的程度也不亚于梦萝的易容术了。”

沐云点点头,扯了扯身上穿着的衣袍,抬眸问道:“你何时出发?”

江呈轶又再次上下左右打量了她一番,笑道:“你这变幻术相比三百年前要进步许多啊?”

沐云凶凶的瞪了他一眼道:“别说其他废话,快点告诉我你何时出发,我顶替的这些日子需要作什么?”

江呈轶看了看外面的天,答道:“等等去见了魏帝与秦冶,我便离开。”

“这么急?”沐云吃一惊道,“我以为你还要等两天,毕竟我刚回来。”

江呈轶听她这么说,眉开眼笑道:“你这是舍不得我了?”

沐云一瞧见他这般笑眯眯不正经的模样,便有些来气,于是挥起袖子打了他一拳道:“舍不得个屁!我刚回来,你就跑路,分明就是不愿看见我。”

江呈轶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沐云挥起小拳拳,心里有些膈应肉麻起来:“阿依,你先变回来吧...别拿着我的模样对我撒娇。”

沐云一愣,哈哈笑了起来:“你也觉得你自己撒起娇来很让人肉麻恶心了?想想刚刚薛青看到的...哈哈哈...江梦直...你在薛青心里那英明神武的公子形象...怕是彻底毁了。”

江呈轶面色一疆,有些不自然道:“我...哪里撒娇了?”

沐云接着笑,笑得合不拢嘴,江呈轶一气之下,伸出了手在她脑门上狠狠的敲了一记。

“啊!”沐云捂着额头,施法变回了原样,矮小的个子站在他面前,委委屈屈的盯着他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不是君子!”

江呈轶颇有些无奈道:“好了好了。别闹了。该说正事了。”

沐云哼了一声,不情不愿的跟着他坐到蒲团上。

“等到巳时一刻,我便离开。时间不多,我大概同你说一说。我前往隆中,最多不会超过六日。这几日里,除了早朝,朝堂中的任何人你都不要接触...”江呈轶嘱咐道。

“若是魏帝要召见我怎么办?”

“你放心,今日我一定要见魏帝的缘由便是为此。待我入宫,自有一番说辞,让魏帝这六日里都不会寻你。”江呈轶心中自有谋算。

沐云见此便也不多问,只管点点头应了下来。

“六日,你只需老老实实坐守家中,等着我归来便可。”

“答应我,不可受伤。”沐云两眼无比认真的望着他。

江呈轶那双黑沉沉的眸中,柔情四溢,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温柔答应道:“我知道了,你放心。”

接着,他又同沐云嘱咐了几句,便匆匆写下了一封奏疏,让薛青送去了宫里,请了今日早朝的假。

两人一同吃了早膳,江呈轶便换了便服,带了帏帽,匆匆赶往了宫中。

他从东侧门入了皇城,悄悄去了南宫,见了魏帝一面后,又赶着时间去了趟太医令,嘱咐了秦冶几句,便拿着打包好的行李,乔装打扮独自一人出了洛阳。

江呈轶出发去了隆中寻找施安。

同一时间,临贺中,宁南忧带着顾安等人在郡城内一座相对安全的小县城中,与藏匿于此的蒋公一门相见。

一切,都按照他们二人的计划顺利进行着。

顾安被精督卫控制了数日,也听闻了临贺郡地内的惨状,本是焦急不堪。谁知宁南忧却突然出现,说要带他去见蒋公。

被囚禁多日的顾安早已有些疯狂,此刻根本不信宁南忧的一字一语。

但当蒋公真的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时,顾安也有些吃惊起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顾安一脸惊诧的盯着面前这个身着玄衣蟒纹袍的男子,难以理解为何蒋公会出现在此地?

“如你所见...蒋太公并未似传闻中一般,被孟灾囚禁于太守府的地牢中。”宁南忧挑挑眉,沉声对顾安说道。

“难道...是你救了蒋公一门?”顾安紧紧盯着他看,说出自己心中这个令他难以信服的猜测,面色有些难看。

宁南忧耸耸肩道:“这要看顾大人如何理解...?您心中的想法,我也左右不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