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灾挑挑眉朝陈旭看去。

月牙一怔,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

“蒋氏一族若被囚后,又没有顾安相救,大王您自然可占领临贺郡地。临贺作为大魏边防的军事要地,当今天子不会坐视不理。届时,您大可以拿着蒋太公蒋善以及临贺做要挟,要求天子将广州一半的管辖权交到您手中,扩充乌浒疆域,打通乌浒与苍梧、合浦以及高凉的通商口。”宁南忧接过了孟灾的话,替月牙解了围。

孟灾将目光投向他,面露讥讽道:“淮阴侯倒是为孤做了一手好打算,难道不怕此事失败,日后败露时,大魏子民会唾骂你是卖国贼么?”

“正如大王所说...此事只有失败后才会败露,但父亲与我都有必胜之心,所以大王完全不必担忧。况且,我宁南忧在大魏的坏名已经在百姓心中根深蒂固了,也不惧旁人说我是卖国贼。”

他这话大有破釜沉舟之意,直接向孟灾表明自己丝毫不惧,定要将这桩交易做成。

孟灾挑挑眉向他抱拳拱手道:“既然淮阴侯如此有信心,那么孤也不愿做那唯唯诺诺的小人,如此,今夜协议便达成,三日后孤自然会领乌浒八千军按照陈师公的计划从捷径赶往临贺,与君侯会和。”

这话说完,孟灾便起了身,朝宁南忧略一拜后,便转身朝营帐门口走去。

帐内无一人阻拦,吕寻眼睁睁瞧着孟灾出去,心底还是憋着一股气。

等到这个披着皮氅的粗鲁男子大摇大摆的从精督卫的营帐里踱步出去,走远了,吕寻才敢开口道:“主公,孟灾这厮竟然真的答应的这么爽快,会不会有诈?”

“他本就是来同我达成交易的,今夜之事只是他想要手中再多一个筹码才会那般行事,既然他见奈何不了我,总不能亲自毁了这桩交易,到时候带着八千军兵双手空空的返回乌浒境内让那些部落首领看笑话吧?”宁南忧不屑道。

吕寻啧啧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您且看这厮的嘴脸,当初明明是他递了书信来请主公您一见,事后却桩桩件件全凭主公你布置,让您受尽冷眼...我们将他奉为座上宾,如此巧言软语的供着,他还要如此算计如此低看人一等,实在是上不得台面的人。”

“你说的这事...也并不怪孟灾看不起我。想一想便知,定是那曾于在孟灾面前说了我许多不当。曾于是父亲瞒着我偷偷派去广州的,后来去了乌浒在各大部落中周旋,最后劝说孟灾与我主动搭线,这些他心里其实很明白。他只字未提曾于,表面像是主动递信与我,可实际上他打心眼里觉得,若不是曾于相劝,他根本不屑于同我搭话。这才有了书信邀请后的那封请求书。”

“说是请求...其实就是对主公您的命令,属下最看不起这种人了。戏懒得做全,还疑神疑鬼,屁话连篇。”虽听了宁南忧的一番安慰,可吕寻却并不解气,嘴上替自家主公报着不平。

宁南忧微弯唇角,语气温和道:“行了,别在这里抱怨了,下去准备吧。一个时辰后便启程归临贺。那中朝细作统领鹧鸪定要看押好。”

吕寻收到命令,领着一旁站着的月牙朝营外行去。

且说宁南忧下达命令后,与吕寻一道带领精督卫一行两千人押送鹧鸪星夜驰行返程临贺。

翌日晌午方从山径至郡郊,将鹧鸪一人看押于郊外庄头,确认无误后,即刻命人仿鹧鸪之笔记口吻修书一封,派人匿名悄悄递往郡城之内。

顾安多日不归,郡地正如宁南忧所料,堆起防守戒备。那郡都尉佟武亲自前往郡境周边固守,不放任何人马随意出入。

宁南忧、吕寻至郊外山林休憩,分一半精兵装作临贺郡统军,与郡地边城四处城门燃起大火。

底下郡城兵将大乱,闻说东门西门突缝大火,火势如梭箭之快,城门突烟四起,令边线小城警铃大作。有兵匆匆上城墙,报于佟武。此时城内忽冒火光,城门之火已殃及池鱼。边城之内,百姓自相逃窜,践踏左右,死伤无数。城门守不住,吕寻带着那一半乔装郡统军的兵卫趁乱混入城中,一路向西朝治所奔去。

此时,鹧鸪书信传达至治所之内的中朝细作,郡地东南西北七股势力揭竿而起,起兵人数不小于四千。

城内大乱,佟武迫不得已归返治所,急速奔往蒋公侯府通报此事。

蒋善火速集兵,出城镇压七股动荡之势,怎料郡地之内四处大火,民众惊恐,纷纷携私物冲向城门,郡内之下统有六七县,竟层出大火之势。

驻守各县城门的县防军、县统军压制不住惊慌失措的百姓,城门被破,一时之间郡地内皆呈东逃西窜、人仰马翻之态。令蒋氏军无法清剿作乱之兵,形势愈加严重。

然城内之乱未解,桂阳突传急信,请求关内侯蒋公出兵急救。

桂阳郡内私兵盛起,扰乱郡地治安,城郊集结大军一举朝临贺奔去,恰与蒋善之孙蒋禅的两千军正面相迎。

两军对峙,正于长麓山峡谷底。此处地势较为平缓,易攻难守。

领桂阳私兵之人正是前往乌浒劝说的曾于。

蒋禅不识此人,大喝一声问道:“来者何人?可是桂阳援军?”

曾于啐口一声骂道:“援军你爷爷,蒋禅!老子是乌浒王孟灾座下大将飞猛!今日就是来取你狗命!”

正说着,他不等蒋禅答话,手提铁枪,腰际挂剑,引数十骑兵向前,朝蒋禅袭去。那蒋禅疾速抽刀拿盾,直取曾于,交马双击间,将他长枪刺倒。曾于遇险,心下大骇,暗骂低估了这蒋禅,于是夺路而走,杀其骑兵,挑头砍下一人头颅。

蒋禅见兄弟见了血,立即大怒,呼喝一声道:“兄弟们!给我杀!!”

“杀!!”背后两千大军阵阵嘶吼传至,惊动山峡,飞鸟四处逃窜。

两军自傍晚厮杀,往来冲突,杀至夜息,长麓山峡谷血河一片。要说这曾于领军之力不如蒋禅,两时已过,桂阳宁铮私兵死伤大半。曾于负伤而战,很快占了下风。

正在两军呐喊互杀之际,自西侧谷径又撞出一军,直直朝蒋禅扑去。蒋禅与曾于厮杀,虽占上风,但也损失两百良将,见西侧又来一军,且规模重大,立即大惊。

曾于见援军已到即刻大笑道:“蒋禅乖孙!今夜我必取你首级!”

他大喝一声,挺枪纵马,直取蒋禅。禅抵敌不住,躺腰而下,拽马缰绕行一圈,未躲过,被刺背脊,疼痛难忍,即刻驾马逃回阵军之内。

曾于叱马紧追。

两军对一军,死伤肉眼可见。

蒋禅吃大亏,只剩一千二百兵,见势不妙,恐敌不过两支私军,即刻领兵绕于峡谷中,寻找躲避防守之地。

却说这长麓山蒋禅死守桂阳往临贺峡谷之径,被处处紧逼,渐成下风;那临贺郡内形势亦是严峻难挡。

城内中朝细作作乱,蒋善领三子七孙全部出战,依旧无法制止此恶态发展。

郡城之内乱作一团,焦头烂额,郡城之外又传来急报。只说那乌浒王孟灾不知何时领八千大军直压边线小城。

兵临城下,佟武一时之间两难防控,急躁难安。蒋善镇定出策,嘱咐佟武先领五千军专心致志抵御外敌。

佟武得令,即刻调动两千蒋家兵与三千郡防、郡统军直奔郡城门下。

两军交战,临贺彻底陷入烽火狼烟中。乌浒、蒋兵血杀一夜,正是紧要关头,桂阳传来救援之息。

蒋禅步步被逼,以仅剩八百兵抵御对方三千军,就快守不住临贺的防线。

蒋善得知消息,心中大骇,不知桂阳兴风作浪是何人私兵,却听孙儿属将报道:“那人自称孟灾座下大将飞猛!蒋太公!还望速速派加援兵救三公子!”

临贺郡的防军与统军加起来不过一万五千兵,加上他蒋家兵也不过三万兵,如今孟灾乃领八千精兵对临贺势在必得。

除去前方城内防守的五千军,城外还有厮杀的五千军。各县城之内抵御细作之乱的兵将悉数相加也有一万五千左右。余下的五千多兵有两千兵归指挥府掌管,三千兵守各处城门,哪里还有多余的兵将能够供他调动去救蒋禅?

此刻内外交困,蒋善急火攻心差点背过气去。

此时关内侯府外,一人玄衣长袍,驾于马上飞驰而来,身后跟着指挥府两千精兵以及两千精督卫人马朝蒋善赶来。

见淮阴侯匆匆赶来,蒋善原本青白苍老的脸便更加黑沉起来。

那人下了马,出于晚辈向前辈之礼,恪尽礼仪向他恭敬一拜唤道:“蒋太公!”

蒋善对于此人并无好感,一张脸拉的极长冷淡道:“不知淮阴侯来此作甚?”

宁南忧面露严肃,仔细道:“城内动 乱,兵马指挥使怎能不知?若如此,岂不是辜负陛下遣晚辈前来此处的苦心?还望蒋太公谅解晚辈此时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