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水河将自己认成了那位同水河关系极好的红茶姑娘。眼下她只有先稳定水河的情绪了,这姑娘既然在此,或许会知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水河紧紧抱住江呈佳哭着道:“我一定是幻觉...红茶!我是做梦梦见你了是么?还是说...我和你一样去了地府...!红茶,我刚刚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我和周公子相遇相知...明明他对我那样好...转身一抹却是个吃人的妖怪。若不是我执迷不悟...你不会死。”

这姑娘迷迷糊糊的说着,满脸的泪珠。

江呈佳眉头紧紧皱着,轻轻抱着这姑娘,安慰道:“我这不是来了,你没死,我也没死。”

水河神志不清,双眸半睁半闭,看不清抱着她的这个女子的脸,心底不断的告诉自己,红茶没死,红茶没死,可脑子里却突然浮现了周源末的那张俊脸。

不知不觉中,她坠了一滴眼泪,失落道:“我怎么这么没出息?怎么到现在还在想着周公子?”

江呈佳沉默着不说话,水河便继续往下说:“公子最后还是将我弃了,说到底,我在他眼中就是个棋子。”

这红裙女子一直絮絮叨叨的讲着胡话。忽然,她想是想起了什么事,又一次紧抓住江呈佳的衣袖道,努力瞪大怎么都无法睁大,无法看清的双眸道:“红茶,你别管我了...你去找吕寻将军吧...你快去找他!今夜周公子与他在广信城内许是有一场大战...他的身边定是需要你的相助!”

江呈佳脸色突变,双眸中露出惊诧道:“将军去了广信城?”

水河靠在她怀中半泣半说着道:“是。你别管我了...你快去吧。”

这红衣女子话音落罢,从她怀中坐起,双手推了推她。江呈佳眸光在她那张沾满泪珠的脸上停留了两秒,最后扬起手,在她后颈处狠狠打了一掌。

水河忽觉后颈一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千珊站在一旁看愣了,不解道:“姑娘作甚打晕她?不继续问了吗?”

江呈佳把着水河的脉搏,沉默少时道:“她在这尸堆里呆了太久...又受了不轻的伤...不能说太多话。千珊,你将她带到后山去,交给宋阳照顾。”

她将水河轻轻扶起,交到千珊手上。

千珊扶过这女子,让她整个人靠在自己身上,然后对江呈佳道:“那姑娘在这里稍等我片刻。我马上回来。”

江呈佳点了点头,千珊便放心带着水河离开这片满目苍夷的庄院。

她盯着这两人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随即独自一人朝庄院大门奔去。

看样子,宁南忧与孟灾带着顾安从她们不知道的捷径离开了小鹿岭。

吕寻既然去了广信城,那必然是宁南忧带去的。现下就算广信城封城,布满精督卫,她也要闯一闯。

她极度不放心顾安的安全。但广信城现下太危险,若千珊和她一起去,她不能保证两个人的安全,于是只有先这样将千珊骗过去了。

这小鹿岭的东南西北都有她的人,但宁南忧这样一群庞大的目标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想必这冷泉庄必然有其他的玄机。

眼下,正常的下山路她是不能走了,山口也布满了精督卫,就连断壁陡坡也都是精督卫,若她想要溜出去,定然不容易。如此一来,她只有找到宁南忧他们离开的捷径,才能快速离开冷泉庄了。

江呈佳寻了路,一边小心避开精督卫的巡查,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这冷泉庄遍布各路人马的眼线,宁南忧自己心里清楚的很。他若想在冷泉庄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能金蟾脱身的话,便只有偷偷在这里造出别的路了。

她在记忆中仔细搜寻着自己白日在整座冷泉庄里不下的探子分布图,细细过滤了一边,最终找到了一个漏洞。东侧一路向庄口延申排列的农屋,是她唯一没有设下人手的地方。冷泉庄虽是孟灾与宁南忧会面的地方,但说到底还是个庄子,需要营生,它坐落于苍梧这一带著名的小鹿岭上,山上又有温泉细水,冬暖夏凉。因此庄户主人除了农庄基本的经营外也会将山腰西侧、北侧、南侧建下的宅户大院租借给一些夏日前来避暑,冬日前来小住的达官贵人。这些佃户早就习以为常,只要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他们根本不会往山腰的庄院去,也不会管这山上多了多少陌生人马。庄头地下的佃户农民基本上都是祖孙几代都住在这里的。大家互相来往十分面熟,混入陌生人也极容易认出。因此各路人马绝不可能再此设下眼线。

且,这次会面,本就是私下进行。真正的庄户主人收了吕寻打点的钱两后,便在七八日前离开了庄子去别的地方另住了。为了保密,她本以为宁南忧绝不会惊扰这里的佃户,便没有于此设防。乐文

但眼下这情况,让她不得不对东侧的佃户屋房起了疑心。江呈佳一路朝东侧而去。已入深夜,这里早就沉寂了下去,一片农户瓦房中只有偶尔的两户亮着烛光,大部分都已入睡。

江呈佳不声不响的在这片宅屋中转悠,大半圈过去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正想着自己是不是猜错了方向,准备走小径往山下去时,却沿着农户宅院后侧的那一片农田发现了一条被野草遮住的青石台阶。

石阶上的苔藓被某种力量挤压的有些散开,一路延申下去,每个阶梯都有这样的痕迹,且杂乱无章。这是群人行过的痕迹。她心中高兴起来,沿着这条极长的石阶一路朝下面狂奔而去,顺利的来到了山脚,看着山下泥泞的泥土上印着一个又一个的脚印,向山脚平地的北侧而去。那是广信城的方向。

果然,宁南忧与孟灾是从冷泉庄东侧离开的。

江呈佳小心寻着这些脚步往前走去,不知不觉中便来到了广信城的西门。

她躲在离城门不远处的林子探看情况。

这座城比往常要戒备了三四倍,现已是亥时,可城门前却站了三四个士兵。

江呈佳蹲在草堆里仔细的看这些士兵的装扮,很快便发现,这些兵卫腰间配的刀乃是精督卫一贯佩戴的青龙刀。虽然他们身上穿戴着的是广信城卫的军服,但实际上,他们乃是精督卫。

紧接着,她又向城头站岗的兵卫看去,绕着城外跑了一圈,终于抓住城头兵卫换班的时机,从一处暂时无人看管的墙隙,蹬脚飞了上去。

她潜在墙头,迅速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等着机会从墙头翻到城内。可护城墙上的兵卫巡查十分紧密,她等了两盏茶的时间,竟未寻到一丝可以溜走的时机,不免有些焦急。

她躲在墙头的死角,屏气凝神,丝毫不敢乱动。

然后,她听到了一段属于士兵们的窃窃私语。

“你听说了么?县令大人、太守大人今夜不知哪里得来的密报...说是那中朝多年安插在我朝边防的情报头子...今夜混入了城中。”

“我说呢...怎么突然全城戒备?”

“是啊...好像那临贺太守顾大人也来了此处...咱们城卫兵营里今夜多了这么多陌生面孔,听说都是这位顾大人带来的。想必今夜太守与县令有顾大人的相助,必然能将那情报头子抓到手。”

“我总觉得这事古怪...白日的时候,我便发现这城内除了我们城卫兵营里多了陌生人,城内各处茶馆也涌进了好些外地人。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外地人?你瞧错了吧?我怎么没觉得?”

“哎....不清楚。总之,既然太守大人都下了命令叫我们好好守住城门,那么我们好好守着。”

“说的也是。”

江呈佳听着,神色有些微变。看来宁南忧为了将中朝的情报头子抓住费了不少功夫。广信县城卫兵营中徒增的陌生面孔,想来就是精督卫的人马。

她又静静候了片刻,直到城下出现了一阵异常骚动,她才得到了可以进城的机会。

城门前,一位卖炭的老翁好不容易从郊外拉了一车子烧好的木炭归城,却发现今夜这里多了许多他不认识的陌生面孔。老人家想要入城归家休憩,可门外的精督卫却死死的拦着,分毫不让。

城头方才那两个私下说话的士兵似乎与这位老人家相识,于是急忙下了城墙想要替那老翁说话。

江呈佳便乘着这个时机,迅速从城头跃下,敏捷的躲进了侧边的小巷子里。

城外寸步不让的精督卫中,有一名身着银铁衣的兵头子瞧见有两名城卫兵匆匆下了墙,来到门前希望他们对这老翁网开一面,便立即有些怒道:“执行军令期间,你二人怎可擅自离岗?还不快回去!”

这精督卫兵头子在城卫兵营中的级别显然比这两名士兵高了许多,一顿劈头盖脸训斥让这两人灰头土脸的低下了头,片刻后盯着那卖炭的老翁一阵心酸,却又不好说些什么,只有乖乖的重回了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