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呈佳寻声望去,见千珊露了半个脸在外面,黑洞洞的眸子紧张的盯着她看。

她匆匆走过去,来到千珊身边道:“都准备好了吗?”

千珊点头如捣蒜,肯定道:“已将冷泉庄内所有兄弟集结。”

“好。”江呈佳道,“让大家都跟着我与宋阳从庄院的南侧绕上去。我方才勘察一遍,眼下只有那里能够通人行走。”

千珊“诶”了一声,随即转身吩咐去了。江呈佳再次返回到宋阳身边,待深林杂草中频频出现动静,她才拉着宋阳转了个方向,沿着这一片的荒田朝南侧的山坡爬去。

千珊追了上来,低声向江呈佳询问道:“姑娘...您还没告诉我...君侯他究竟要做些什么?我们此番上山...怎么营救顾大人?”

江呈佳沉声回答:“君侯本意便是引诱顾安,不管白日他是否与顾安达成了抓捕中朝细作的协议,今日晚宴都是他特地设计好的。他想要借此机会囚禁顾安,斩断他之后援,同时揪出那躲在背后的中朝细作首领为自己所用。若首领在君侯手中,又见顾安被擒。想来那孟灾心中的两样顾虑就会被君侯巧妙化解,如此一来他更会安心与君侯合谋了。他手下师公陈旭是宁铮之人,孟灾纵然不信君侯,也会信宁铮几分。今夜过后,或许孟灾便会带领他集结的乌浒军与君侯控制住的中朝情报网一起向临贺发起进攻。临贺没了顾安,顾安又一夜之间没了后援,蒋公必出。再加上宁铮于桂阳集结的私兵,到时便是整个蒋氏都出战,也未必敌得过。蒋氏越乱...君侯便越容易寻找当年卢氏留下的那封血书。”

千珊面色凝重道:“这便与姑娘之前的猜想一样,事实也证明果然如此。”

她这句肯定使得江呈佳心内一慌,觉得自己可笑起来,就在之前当她瞧见宁南忧与顾安同谋时,她以为,或许他有别的计划,或许她正如自己所愿,并未想要伤害顾安之意。她一直这么想,就算后来千珊无比坚定的同她说,以宁南忧的性格不可能不对顾安动手,她也觉得或许这其中还有转机。

现在他所作所安排的一切...都无不证明了他的态度,他的不择手段。

为了寻找卢氏的血书,他甚至不顾临贺上万户的平民。

江呈佳自嘲一番,忽然觉得自己曾在他面前说出要改变他的那些话语着实可笑至极。

当她领着宋阳与千珊,带着百号人从南山抵达冷泉庄庄院后山时,那片被灰墙青瓦围住的院子,此事不知为何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她有些奇怪,于是命宋阳领着众人于后山的壁洞中待命,自己与千珊悄悄翻进了院子里查探状况。

后院一片寂静,安静的吓人,原本在这里劳作的仆婢都不知去了哪里。地上摆着修剪花草的锄具、绳子、木桶,拉拉杂杂放了一堆,好像原本拿着这些的人们遇见了令人惊慌失措的事突然间一哄而散似的。

江呈佳与千珊沿着长廊朝外走去,满心不安。

慢慢的,吹来的凉风吹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那股腥味涩苦发臭,让人闻着想吐。她们悄悄靠近前院,还未涉足,远远的便瞧见两三具尸首躺在长廊下,口喷腥血,目瞪黑夜,脖子上有着一道极深的血痕,地上已流出一个又一个血泊。

这三人穿着黑衣,脚上穿着的是平履,手中拿着的是官府亲造的银铁长刀。看来是顾安的人,江呈佳确定了他们的身份,双眼有些生涩,小心跪下替这几人抹了双眼,让他们合眼安息。

紧接着再往里走去,院子还是一片冷清,没半丝人气,没有一点动静。她在前院止步,转身与千珊向各院厢房走去,找了一圈却发现所有的屋子里都无人,漆黑沉寂的可怕。

江呈佳便觉得奇怪。她下山不过三柱香的时间,宁南忧绝不可能带着顾安迅速转移...更何况还有孟灾在此....他们目标庞大不易转移。她下山一趟,处处都勘察了一番,也没有看见任何足迹动静证明这些人离开了庄院。怎么庄院里一个人也没有?前厅也安静的很。

她再朝前厅走去,入眼便是一片血河。这里穿着仆婢粗衣的、披着戎袍的、身着墨绿便服的、以及铁衣铠甲的尸体到处错乱的躺着。他们浑身染血,青砖铺着的厅地上涌动着一滩血迹,顺着那砖头的纹路朝院外流去。

身首异处的、断臂断腿的、半身分裂的交杂着的血肉横尸,所到之处令人惊魂惧骇,皆触目惊心。

江呈佳心头涌出一股强烈的慌张恐惧。这座巨大的庄院中,她找不到一个活着的人,这座庄宅死寂沉默,令人窒息。

她站在院中神色开始渐渐慌张起来。山下精督卫少了一半,院中又有那么多他布置下的杀手...为何这庄院里的人几乎死绝了?她没寻到多少顾安的人,放眼望去...死的最多的是乃是精督卫与庄院仆婢。

她急急搜寻着那一张张沾满血迹的脸,在前院的青石阶台上发现了那两个白日还曾同她搭话的庄头与管事。

这二人都被尖茅刺穿了腹部,砍掉了双腿,死像惨烈至极。

逐渐的,她觉得双手双脚透彻冰凉。一楼

“姑娘....他们人怎么都不见了?”千珊也害怕起来。

江呈佳脑中的思绪比方才更加混乱了,找不到宁南忧的身影令她极具不安。虽然她心里清楚明白宁南忧不会有事...可这满目血色却让她瑟瑟发抖。

她盯着地上躺着的这一具具身着墨绿长袍的蒙面男子,只觉疑惑。这些男子身上的墨绿长袍材质极好,绝非顾安手下府兵或是召集的军领将士能拥有的...这些人的装扮,她怎么从未见过?江呈佳冷静下来,蹲在一具蒙面男子的尸体旁,轻轻将他的面巾摘下,竟发现此人是她白日时在农田里见过的一个庄汉。江呈佳又仔细摸了摸他的肩头骨骼以及腰间令牌,做下了判断。

这些身着墨绿便服的人来自乌浒。

孟灾竟然也在冷泉庄内安插了人手?

但她更觉迷惑了,宁南忧在庄院里布满了人手,对付顾安带来的人应该绰绰有余....怎会逼得孟灾出手?

难道说,宁南忧故意按兵不动,引诱孟灾为了自保,唤出这些潜伏在冷泉庄的人?

她此刻的思绪便如一团缠绕着无法解开的死结一般混杂。

此时,她身边的尸堆突然动了动。千珊失色惊呼道:“姑娘小心!”

她被千珊猛地拉到身后,一下子从混沌的思绪中回过了神。

江呈佳皱皱眉,越过千珊的肩头朝那尸堆看去。

只见躺在最上面的一个身着粗布的仆婢稍稍动了一下,紧接着又停了下来,再过了一会儿,又动了起来,突然从那堆尸体里伸出一只沾着血的手。

千珊秉着呼吸,拉着江呈佳往后退了几步,一脸警惕的盯着那只手。一边扬着手臂,随时准备出手。

那只伸出来的手,虽然沾满血迹,但却柔弱纤细,看上去是一个女人的手。它只是动了两下,又垂了下去,便再没了动静。

江呈佳拍了拍千珊的肩膀,示意她无需如此紧张,接着走上前,蹲下身要扒拉这尸堆。

千珊立即阻止道:“姑娘这是要做什么?小心有诈!”

江呈佳挡住她伸过来阻止的手,回头瞪了她一眼,随即替那只纤弱细手的主人推开了堆在上面的尸体。

一袭火红长裙入眼,有女子奄奄一息的躺在尸堆里,气色苍白,发髻上沾满血迹,红褐色的血沿着她的额头滑落了下来。

“水河?”江呈佳看清了这女子的脸,惊呼了一声。

这女子听到了叫唤,吃力的睁开一只眼朝江呈佳看去。似是将她认错了人,竟对着她唤道:“红茶...红茶!你...你莫要管我。快走!”

“红茶?”江呈佳喃喃一句,黑瞳有些失焦。

千珊被她瞪了一眼后,只能默默等在后面不说话,但还是一脸警惕盯着那尸坑里的女子,随时防备着。可见自家姑娘唤出了这女子的姓名,心里也不由一愣,忍不住询问道:“姑娘认识她?”

江呈佳点点头答:“我方才,便是扮作了她混入了此地。”

“红茶!不要!”这女子猛地抓住江呈佳的手,死死扣着,惊的千珊立即拔剑而出就要上前踢开这女子,却被她家姑娘一把拉住。

江呈佳推开千珊的剑,护在水河身侧,小心将这姑娘从死人堆里抱出来。

水河神志不清,死死抓着江呈佳道:“我不喜欢他了,你不用为我如此付出,我不要你死。”

这女子明明很虚弱,可拽着江呈佳的力气却并不小,并不断的颤抖着。

江呈佳低低安慰道:“放心,我不会死,我不死。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