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歉话听的吕寻生气,下面仆婢行云流水的一番煮茶也令他心里不快,可这是主公的决定,他也不好说什么。

一旁的周源末见这过程全都看入眼,却不像吕寻那般气恼,反而在心底笑了起来。宁南忧这话语里**裸的嘲讽之意只怕这乌浒王是听不出来的,试问大魏那一家高门显贵煮茶待客以冷茶侍之?如此做茶后再以冷水故意凉却的方法,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也只有乌浒王这样不懂品茶的人才觉得冷茶是真正的茶道。

乌浒王的确不懂宁南忧话中嘲讽,见他替自己重新摆了宴饮酒水,面色也稍稍好转了些,话锋一转又问:“方才那位内急出去的师公陈旭是堂下哪位?如今可否同孤说一说中朝的真正想法?”

他往堂上坐着的其他两位扫视了一番,眼里露出一股鄙夷。

见这孟灾如此轻视的模样,吕寻心底压着一股怒气,但又不能发出来,只能忍着不出声,撇过头都懒得去看孟灾一眼。

周源末听到孟灾提及陈旭,急忙从座位上起身朝孟灾隆重行了一礼恭敬道:“大王恕罪,小人方才实在内急难忍才会离开片刻。”

“既然大王问了正事,小人也不好继续掩着不说,中朝那边与我联系的细作头领派人同我说,他今夜戌时二刻才会派人前来此处。因对方身份特殊,的确不能如此贸然在白日前来,故而我们也只有妥协。”周源末便按照之前商议好的说辞答道。

“戌时二刻?”孟灾听到准确的时间,神色有些古怪,但转念一想又觉周源末说的有些道理。

毕竟是中朝密探,的确不便在白日前来此处。

但恐怕他呆在这冷泉庄也不是个办法,他带来的人马现下不在自己身边,着实令他有些不安。在会面之前,他绝不能独自一人呆在此处。

孟灾存了个心眼又道:“既然如此,那孤便至戌时二刻再来这冷泉庄。孤于广信县恰有一处私宅,便先去那里稍作休息。”

吕寻见孟灾果然如主公所料提出要离开这冷泉庄,便上前劝了一句道:“这恐是不妥。”

孟灾朝他瞥了一眼,冷淡问道:“你又是何人?”

吕寻这才向孟灾介绍起自己:“秉大王,武夫不才,正是君侯手下精督卫郎将吕寻。”

“吕承中?”孟灾凝眸在脑中搜寻一番,最终唤出了吕寻的大名。

这又令周源末吃了一惊,没想到正如宁南忧所说,孟灾对吕寻很是了解,看来那曾于同这个孟灾细说了很多有关于精督卫之事。

吕寻心下也是一震,但面色平静答道:“正是末将。”

孟灾嗤了一声,问:“你说为何我离开冷泉庄不妥?”

“大王有所不知,近来那临贺太守顾安似是找到了乌浒之前参与临贺动 乱的证据,此时正对广州虎视眈眈。据末将调查,那广信县令胡光与顾安交情颇深,又十分忠于当今大魏陛下,对此处防范盯的很紧。恐是不好对付。大王您于广州叱诧风云,想是这里无人不知您。若是一旦看出个什么破绽,今夜会面怕是会毁于一旦。”

吕寻字字中肯,也说得有几分理。前两日,路途中,孟灾得到广信县密信,说是那县令胡光正与苍梧太守商议城郡严守之事,恐是自己这一年派人多多少少参与的暴 乱里有些痕迹露了出来,令这些汉人警觉了。

他思索一番又道:“孤去哪里无所谓,只是孤向来呆不惯自己一人。还望淮阴侯能将孤带来的那帮侍卫安置在庄院内,同孤共处一处。”

既然他去不了别处,那么便绝不能一个人在这庄院。

见孟灾望向自己,宁南忧放下手中茶盏笑道:“自是可以的。方才我领手下之人将大王近侍拦在山下,只是为了他们接风洗尘罢了。此番应该也修整好了,若大王不放心,我即可唤他们上来。”

孟灾倒是有些诧异,没想到宁南忧这么快便答应下来。难道方才是他多心了?

他本以为,宁南忧将他的近侍通通带至山下是有着其他针对他的谋划,此番看来却好像不是。

孟灾渐渐放下了防备之心。

淮王宁铮派遣到部落里的校尉曾于早与他指明,若想此次成事,搓一搓那关内侯蒋善以及临贺太守的锐气,得到广州数地的管辖权,便必须同淮阴侯一起谋划。

曾于还说,让他不必担忧淮阴侯是否会对他不利,说此人不过是个绣花枕头,生的确实是十分俊俏,却中看不中用,一生唯唯诺诺从不敢顶撞宁铮半句,性子还很古怪,很不得宁铮喜欢。

眼下看来,此人的确很是畏首畏尾,半分不敢与他辩驳,仿佛他说什么,此人都能应下。

想到这里,孟灾更是不屑起来,冷冷哼了一句道:“还有劳淮阴侯了。”

“大王客气了。”宁南忧朝他抱了抱拳,恭敬道:“离戌时二刻还有一段时辰。大王舟车劳顿,也因好好进膳休憩一番,本侯特地为大王摆了宴席歌舞,还望大王能尽兴。”追书看

他故意装出的讨好,在孟灾听来便成为了胆小。果然是传闻中的草包子弟。之前孟灾便有所耳闻这淮阴侯杀人不眨眼,仗着他老子的权势欺男霸女,但在淮王在魏帝面前却如一条狗都不如,处处讨好旁人。现在看来一点也不假。此番也来讨好他,还特地置办了酒席,只怕是这淮阴侯自己想要玩乐,借着这个由头特地摆下的,果然到了哪里都遮不住一副纨绔的德行。

孟灾私下想着,不知不觉对宁南忧便没那么防范了。

“孤的确劳累,既然淮阴侯有心,孤也不好拒绝。”他点点头算作答应。

宁南忧便又抬抬手。紧接着便听外面的庄头朝庭外唤了一句:“乐起,传歌舞!”

紧接着便有四五个乐师领着七八个伶人上了场。

堂内曲音流淌,悦耳迷人,一时之间便将因孟灾而起的那股剑拔弩张的气氛压了下去。

而此时,正在东厨忙碌的江呈佳听到灶厨外头有人唤了一声她所扮婢女的名字,于是急急忙忙奔了出去。

只见一个小姑娘站在灶屋外正有些不满的看向她。

江呈佳一怔,觉得奇怪道:“红茶?你唤我?”

“不然是何人?”这小姑娘撅着嘴,很是生气道,“前厅的歌舞开始了,你怎么不去候场呀?此番你好不容易被周公子带来此处,不正是想要在他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么?”

“前厅开始歌舞了?”江呈佳面色一僵,又立即换上一副懊恼的神色叹道,“哎呀,我只顾着为周公子做膳了,竟忘了此事。多谢你提醒。”

她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脸上装出一副欣喜神色,立即放下手头的事急忙要去前厅。

唤作红茶的小姑娘略有些嫌弃的拉住她叹道:“你就打算穿这一身?”

江呈佳上下打量了自己这一身青衫长袖的衣裳道:“来东厨之前,管事便让我换了这舞服,这衣裳不是很好?”

红茶啧啧道:“哪里好了?你穿上一点也衬不出气质。”正说着,这小姑娘一直藏在背后的左手便拿了出来。

她递给江呈佳一套极其漂亮的赤色广袖流仙裙,这裙上还用金丝勾着线,是一团团盛开的海棠,甚是好看。

江呈佳有些吃惊道:“你哪来这样贵重的舞服?我不能穿...”她急急忙忙将裙子塞回红茶怀里,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红茶有些不耐烦道:“总归是正紧得来的,你便穿上罢。”她再往江呈佳怀中一塞,也不等她在说什么,便急匆匆的奔开,大步冲至廊下回过头冲着她摇摇手道:“记住啦!好好表现!”

这个小姑娘站在廊下冲着她笑得十分开心。

江呈佳不知不觉中鼻子一酸,心头有些感动。

见小姑娘在廊下消失了身影,她这才回过神来。细细想起前厅之事,难怪方才那管事的让她先换上舞服在去东厨帮忙,原是这冷泉庄内今夜为那乌浒王准备了一场宴席。还好她方才机警,反应了过来。

只是她倒是没意料到自己打晕的这个婢女竟然是个歌女。且还对那周源末有些意思。

江呈佳微微勾起唇,原本她还在想如何进入前厅侍候,观望情势,现下也不必发愁此事了。她做歌女便是极好的掩护。

想来...周源末将她打晕的这个婢女带到此处是为了那乌浒王孟灾。听说孟灾极其喜爱江南女子。这婢女样貌生的很是好看,标准的鹅蛋脸,且正是江南女子。

她拿着手中的舞裙急匆匆归了后院的空屋,换上了衣裙,又去草房确认了那婢女是否还晕着,一切准备妥当后,才往前厅去了。

庄头似乎正在寻她的下落,见她穿着一身红袖长裙高贵典雅的站在外庭,先是怔了好久,后来才高兴的围着她打转道:“美,果然是美极了!你快些去吧。乐师已奏了三四曲,也该你出场了。”

江呈佳点点头,拎着裙摆往厅内行去。

当她听到里头奏起了关雎之音,便知自己该上场了。

一身赤红长裙躲在一群青衣长衫的舞女身后,缓缓入了场,在身前那群舞女甩袖跳出莲花步转了一圈散开后,她便像是一朵盛放的海棠突然冲出青叶的重重包围,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江呈佳婉转妩媚一笑,舞起水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