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湘君嘴角带着浅浅的笑。

两人之间忽然安静下来。宁南忧一句话不说,盯着她沉默半响。而李湘君也似乎有心事一般,垂下眸想着什么。

“玉霜。”宁南忧忽然唤出她的小名。

“嗯?”李湘君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接着愣在了原地。

这些年,她再不曾从他的口中听到这两个字。

他已经许久未曾这样唤过她。

“当年,父亲逼着你嫁给魏兄冲喜...这些年,你可有恨过他?”他突然问起旧事。

李湘君面色一僵,嘴角的笑意立即散去,她垂下眸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了许久,忽而抬头望着宁南忧,认真道:“姑父是为了李家好。若我不嫁与魏漕...兴许我们李家...现在就没有容身之地了。”

她的眸中是不曾深达眼底的平和,平和之后又掩藏了什么,谁都不知。

遮住胳膊的绯色长袖下,李湘君的双手死死的握住,指尖泛白发青。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么?”宁南忧上前一步,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逼视着她。

李湘君脸色苍白,昂起头不卑不亢道:“就算恨又怎样?我能拿姑父如何?当年我李家一门握在他手中...若是我不肯,李家会是怎样的结果...你不是不知...”

宁南忧眉眼上染上一层失落,他低下头自嘲笑道:“我以为...你会恨父亲。若不是他..你我也不会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低沉的话语令李湘君浑身一颤,一双美目抬起,怔怔的望向宁南忧,动了动唇,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失神的看着宁南忧,心底涌起千百种滋味。

“怎么突然不说话?”这温柔似水,低低轻语的口吻便似轻羽挠在李湘君的心头,令她百骸皆颤。

“我以为...你从未喜欢过我。”她喃喃自语着。

宁南忧低低沉吟一声,眼底露出些心疼:“怎么会呢?我同你从小青梅竹马一同长大,我曾无数次幻想...这辈子在我身旁,陪我一生的人是你...但天不遂人意...你嫁入魏府,成为了兄长的妻子。我只能同你保持距离。玉霜...霜儿。我...是喜欢你的。这句话我早就想同你说了。”默默看着她,慢慢张开了双臂,眼底柔情满满,黑亮的眸子就像一个无底洞,随时能将人吸入。

李湘君再此怔神,两旺秋水粼粼的眸泛起波澜。这些年来一直压抑在她心中的苦楚就像突然被毁了堤坝一般,猛地冲了出来,淹没了她整颗心。

她再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脚下木屐轻移两步,扑到了宁南忧怀中,哽咽道:“这些年,我从未奢求过像如今这样...你总是对我避之如贻,视我为嫂嫂,唤我君姐。你可知我在魏家每一步都十分煎熬?曾经我以为,你从未喜欢过我,所有一切都是自作多情...昭远,你为何不早同我说...”

宁南忧温柔的抱着她,低低在她耳边呢喃道:“怪我,在你出嫁前不曾阻止。是我没有骨气,不敢违抗父亲。是我的错。”

李湘君亲耳听到这一席话,早已心花怒放,喜不自胜,但她已然克制着,娇弱低语道:“我不怪你。我们都是生不由己。我不怪你。”

良辰月色下,两人紧紧相拥,互相说着私话,始终不肯分开。

东院。

江呈佳做了吃食,心情总算愉悦起来,只是脑仁依然在隐隐作痛,想是到了服药的时候。她正预备着去寻千珊,于是穿过大院,绕了路朝西院行去。

没行几步,她无意间瞧见小花园角落里抱作一团的两人身影,正疑惑着这大晚上,是府里哪对仆婢私会,仔细看过去,透着奶白的月光瞧清了那男子的模样。

她瞪大了眼,忽而间满面苍白,手中倏地失了力气,原本拎着的食盒也轰然落地。

暗处,突然听见动静的李湘君与宁南忧立即分开,惊慌失措的循声望去。

只见江呈佳一张小脸苍白无比,失魂落魄的盯着宁南忧看,美目大眼中充斥着疑惑、酸涩与不敢相信。

那湘夫人挣脱了宁南忧的怀抱,转过身时,脸上泪痕依稀可见,绯色衣裙更衬得她楚楚可怜,姿态动人。

江呈佳忽觉全身冰凉。

“弟妹...不是你想得那样...我同昭弟...”李湘君急着想要解释,却被江呈佳厉声打断。美丽

“君姐解释什么?若你同君侯没什么,我也不会多想。”印在烛光里的娇小身影不知不觉的挺直了,一双眸冷冰冰的盯着暗处的两人看。

宁南忧站着,不发一言,实则心底也乱成了一锅。不知为何,当他瞧见江呈佳满眼的酸涩时,胸口便像是突然被插了一刀一般,生疼。

“弟妹...你看看你,说话这样硬,还说没有误会?”李湘君缓了缓脸色,挂上微笑淡淡道:“我与昭弟不过因感怀儿时旧事...这才...”

“感怀儿时旧事就要抱到一处去了?君姐莫不是拿我当傻子?”江呈佳反斥道。

“我...我...弟妹,你真的误会我了。”李湘君脸上露出慌张失措的神情,柔弱可怜的模样令人忍不住想要上前安慰。

江呈佳冷笑一声,刚准备开口继续骂,却忽而听见宁南忧维护起李湘君来:“江呈佳!你莫要胡乱猜想!”

宁南忧面色冷凝,严肃的盯着她看,眸眼带着冷冷的怒。

她被他噎住了话语,忽觉可笑,心底升起一丝悲凉,满目痛楚:“是...是我胡闹了...君侯与君姐本就青梅竹马,我一个外来的人...又有什么资格管你们之间的事。”

江呈佳扔下食盒,提着裙摆转身向北院主卧奔去。

宁南忧盯着她奔离的身影,心间有一种苦涩蔓延而出,像是某种毒素慢慢侵蚀着他的心脏,令他浑身不适。

站在他身前的李湘君却像是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有些踌躇的拉住他的衣袖温柔道:“昭远...我...我给你添麻烦了。”

李湘君软软的语气并未传至他的耳间。

只见宁南忧半天没有动静,她终是忍不住抬头望去,只见面前这个面貌俊朗的男子此时的一双眸紧紧跟随着江呈佳离去的背影,一刻不离。

李湘君心底涌出一股酸意,强扯着他的衣袖,双目含泪哽咽道:“明日...明日我去同弟妹磕头道歉。是我不对,是我没有克制自己。昭远。我终究还是魏家的人,你也有了妻子。我们终还是错过了。日后...就这样断了吧。我知道你心底还是有我就好。”

这哭哭啼啼的声音令宁南忧从自己心间营造出的那股莫名痛楚中强回过了神。

他皱着眉头盯着眼前的绯裙女子,只觉得有些麻烦。

片刻,他抑住心底的反感,换上一脸柔情,将李湘君揽入怀中轻轻哄道:“魏兄都已逝多年,你虽要守着这湘夫人之位,却也不该委屈了自己,更不该委屈我。玉霜,我不舍你。”

李湘君心底一动,鼻间一酸,用双臂缠住了他的腰,颤抖道:“我怎舍得委屈你?”

她不停的掉着眼泪,泣不成声:“只是...我不能那样任性...我身后是整个李家。昭远,我...同你...终不可能处于明面。”

宁南忧眸中透出一丝凉寒,深情道:“无妨。本就是你情我愿之事...只要能同你在一起就好了。我也不奢求什么...”

“当真?”李湘君仰起头望着他,湿漉漉的双眸呈着亮光。

宁南忧温柔似水的替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吻轻声道:“我当真。”

怀中女子立即转忧为喜,面色渐渐红润起来。

“但这样终对你不好,我一个男儿,名声并不算什么。更何况在坊间,我的名声已经不值一提...玉霜我怕委屈了你。”

他话锋一转,满眼担忧的看着李湘君。

“你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还是嫌我是寡妇么?”李湘君慢慢收起笑意不满道。

“霜儿...你怕是误会我了。”宁南忧淡淡道,“我的意思是...我想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若...你肯助我一臂之力,待到父亲大业功成,我便夺权称帝...到那时...便再无人会阻碍我们。”

绯裙女子略有些惊异,但并非十分惊愕。宁南忧一向是个有野心的人。这一点她很清楚。

虽说人人传言这淮王次子宁南忧是个事事无用的草包,但她李湘君却半分不信。宁南忧开蒙极早,她自儿时便一直伴在他左右,知道他多么勤学...如今这副懦弱,不敢违抗父命的样子,不过是他多年来韬光养晦的手段罢了。

她一直信他,有勇有谋,是个可成大事之人。

如今,她听着宁南忧这席话,除了最初的一丝惊讶还有不断上涌而来的兴奋与欣喜。

若有朝一日,眼前这男子真的能登帝位...那么她还要魏家的荣华富贵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