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很快,直接朝罗云熙出手,真气凝聚的武器也是挥出。

蓬!

武器互相交织,真气缠绕着,陆飞也不是那种喜欢拖延时间的人,而是早就蓄势以待,进行雷霆一击。

“你这老东西,以前是以前,现在的华西市,我说了才算!”

武器对拼时,陆飞又迅速凝聚了一把武器,这瞬间凝聚武器动作,就像昨天苗疆巫族的人一样,罗云熙脸色顿时大变。

“这不可能……”

当声音传出时,陆飞已经动手了。

两把武器在陆飞手中,如鱼得水,很快罗云熙就被从上方踢了下来,被从上方踢了下来,嘴角吐出鲜血,脸色无比苍白。

眼神看着陆飞,充满了忌惮,而此刻的陆飞,将罗云熙从最上方位置踢了下来后,直接来到,之前罗云熙所坐位置,然后坐了上去。

“这才是我的位置!”

陆飞声音缓缓传出,声音铿锵有力。

在场众人,目光看着陆飞,恐惧感觉更甚。

刚才那一手,那轻描淡写的样子,映入脑海。

众人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以前的地下世界霸主,在陆飞手上会败得这么快,这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而地下世界霸主之争,也是已经落下帷幕。

而最上面坐的陆飞,也就是地下世界领头人,也就是华西市地下世界的霸主。

罗云熙带来的人,快速将罗云熙扶好。

就连他们也没想,罗云熙会败得这么快,罗云熙会败得这么干脆。

不过眼前这个小子,着实恐怖,真气凝物可以说是发挥到极致,让人匪夷所思。

最简单比拼,莫过去打斗,罗云熙目光看着陆飞,也是充满颤抖。

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结局,跟想的不一样。

本来还准备拿眼前这小子,提升一下威信,可现在却反被对方来提升后威信。

这种反转,让罗云熙有些好笑。

“该死,简直就是该死!”

在海外闯荡了这么多年,头一次受到如此屈辱,再加上周围众人的目光,罗云熙很难忍受,因为之前的所作所为,就好像一个小丑在蹦达,专门去逗人欢笑。

对于陆飞十分轻松,就把以前的霸主罗云熙,一下子就给制服,孟云天分外高兴,没想到陆大师给了自己这么大的惊喜。

想到所作所为,觉得,应该被陆大师更加看重了。

“罗云熙,需要我出手吗?”

罗云熙的身后,一男子笑脸盈盈,只不过中文说的十分撇脚,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个男子,根本就不是华夏的。

而这一个男子也的确不是华夏,他是罗云熙在游览米国时,认识的一个岛国男子,男子名叫渡边雄,对于渡边雄,罗云熙一直款款相待,因为此人很强,自己不是对手。

遇到渡边雄这么久,罗云熙更是没有看见,对方输过一次。

“渡边君,多谢了!”

把希望寄托于渡边雄的罗云熙,十分恭恭敬敬,对男子说道。

渡边雄笑了笑,就是一脚迈出,朝会议室最上方的陆飞而去。

陆飞眉头微微皱起,因为从罗云熙举动来看,也是知道眼前这人,一点都不简单。

“你的确很不错,实力也可以,但罗云熙是我朋友,这是罗云熙东西,你最好主动交还,否则我将会出手,替我朋友将东西拿回来!”

渡边雄笑脸盈盈,浑身散发着自信,当来到陆飞面前不远处,这才缓缓停下了脚步,抬起目光,正视着陆飞说道。

“你算什么玩意儿,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对于这来者不善的男子,陆飞没有好言,骂道。

听到陆飞骂语,渡边雄脸色逐渐冰冷,像是一块寒冰一样。

“阁下这么自信满满,我倒想要看看阁下,到底是有什么勇气才,敢说这种话,那就切磋一下吧!”

蓬!

作为阴阳师的渡边雄,手轻轻抬起,瞬间凝聚了两把武器,只不过凝聚的不是剑,而是***,从轻松就凝聚两把***,就足以看出,渡边雄不简单。

这种场面战斗,几乎很害怕的众人,也是纷纷向后退去,只不过想到一外人在插手,心中特别不舒服。

但这种事情,也只能心里想想,却不敢表现出来,毕竟如果陆大师输给了对方,那地下世界掌控权,将会再次回到罗云熙的手上。

如果凭真本事去抢,他们绝对会很支持罗云熙,可是看见罗云熙,请外人帮忙,并且还是请岛国的,也是觉得所作所为有些过分。

很快,会议室让出了一大片空地,毕竟两人战斗,把其他人波及到,那也无比危险。

“不用切磋,你既然看我不顺眼,那就拿出本事吧,就算你把我杀了,我也不会找你麻烦!”

陆飞从上方缓缓站起身来,双手再次凝聚武器,渡边雄,也是浑身散发杀意。

“太过狂妄!”

渡边雄说了一句,瞬间出手,因为想要赢下陆飞,出手也是无比狠辣,也是准备快速,就把陆飞制服。

决定到时候好好折磨,以报心头之恨。

想到陆飞被自己掌控,更是露出笑脸,这无疑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这一战,地下世界真正的霸主,将会易主。

渡边雄对于自己实力,充满着自信,因为想要轻易重创罗云熙,自己也可以做到。

此番跟随罗云熙来到华夏,想要闯出一番事业,如今的陆飞,也是成为了阻挡成功道路关卡,也是觉得这一个关卡必须除去。

武器碰撞在了一起,周围很多桌子,直接破碎。

陆飞金色双目中,杀意十足,因为地下世界是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拱手让给他人,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有着手下去帮忙办事,自己也会很轻松,而这个想要染指自己的岛国人,陆飞没丝毫容忍,也是不能容忍。

一次次的交锋,两人身体不断晃动,会议室的人更是加速撤离。

每一击打在地面,地板都会破碎好长一截。

如果打在身上,就算不死也要残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