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时分!

陆飞接到了孟云天的电话,说有一件事情,必须要亲自出马。

数年前,统治地下世界的大佬,回到了华西市,而这一个大佬,就算孟云天看见,也是要恭恭敬敬哈腰的人物。

此人名叫罗云熙,在数年前,就掌控着地下世界,前几年却离开了华西市,开始到海外去闯荡,孟云天这才能在地下世界,逐渐的站稳脚跟。

但谁知,罗云熙回到华西市,而地下世界的地盘,又要重新进行瓜分。

如今华西市,地下世界都是陆飞在管的,华西市以陆飞为尊,这句话可不是简单,随随便便说着玩的。

对于这罗云熙,陆飞也是有些好奇,准备去见见,这个数年前就已经称霸地下世界的人,看看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

把工作忙完,约定了地点,陆飞就是前往。

当陆飞到来时,所有人也是对陆飞恭恭敬敬。

一进入到会客室,陆飞感觉气氛严肃,地下世界掌控人几乎都在,在会议室最中心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普普通通。

而这最中心位置,本来是应该陆飞坐的,毫无意外说,这个普普通通中年男子,正是罗云熙。???

孟云天坐在下方,看见陆飞到来,给陆飞使了一个眼色。

陆飞并没理会,而是在会议室中,笑眯眯地看着上方的罗云熙。

“你既然到了,就回到你自己位置,我有事情要讲!”

罗云熙开口了,声音不带丝毫感情,更直接给陆飞一个下马威。

会议室的众人,目光不约而同,朝陆飞看了过去。

孟云天旁边坐着易千玺,眼神看着陆飞,虽然表面很平静,但上次地盘争夺,心中也是感觉特别不舒服,如今霸主回来,也是希望好好针对陆飞。

再怎么说,陆飞在罗云熙面前,都是晚辈。

他觉得以前霸主罗云熙,去镇压陆飞这小子,还是随随便便的。????

“我自己位置吗?可有些人却坐上了,我是不是应该把他赶下来呢?”

陆飞呵呵一笑,神情冷漠地看着罗云熙。

这番话语,针锋相对。

对于陆大师,孟云天感觉很担心,因为根据情报,对方实力很强,并且还有武道高手追随。

“这下麻烦了!”

巴隆硕也是感觉情况不对劲,因为罗云熙这名字,可谓如雷贯耳。

“你的位置,有些人却坐上了,你是在说我吗?”

罗云熙气势汹汹,对着陆飞怒喝。

陆飞对此,根本就没当一回事。

要是对方和和气气,陆飞或许会静下心,但一看到对方回到华西市,就到自己头上作威作福,陆飞感觉特别的不爽。

会议室当中氛围,变得越发压抑,事态发展,更让很多人感到严峻。

如今情况,根本不敢多说,因为都是不好惹的。

一个是数年前的老一辈。

一个是最新崛起新一辈。

“不要装糊涂,我都说这么明显了,你这老家伙难道还不明白吗?”??

陆飞气势丝毫不弱,在他看来,自己也不是任人欺负的软柿子。

彼此针锋相对,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喘,这也是争夺地下世界,谁才是真正霸主!

“好!好!很好,你很不错,我许多年没见到,敢对我这么嚣张的,今天我就教教你,尊敬两个字应该怎么写,区区一个小辈,敢在我面前撒野!”

罗云熙从上方站起身,因为数年前,就已经是筑基境修为,如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侥幸突破到了金丹境。

站起来瞬间,周围真气疯狂涌动,然后化作一把武器向陆飞攻击而来。

陆飞眼睛微眯,也是将凤凰的力量,灌注到了自己的身体当中,瞬间双目变成金色,凤凰纹身显露出来。

对于眼前这人,陆飞没丝毫保留。

因为明显感觉到,他和昨天晚上交手的那一个苗疆巫族人,几乎相差无几。

罗云熙并不知道,昨天晚上,陆飞就将一个金丹期打败,否则绝不会现在的场面。

真气被陆飞阻挡,罗云熙一点都没放心中,在他眼中,小辈始终是小辈,自己这么多年,可不是白白度过的。

“是有一点东西,不过还是太嫩了,今天就让你长长见识!”

蓬!

罗云熙手轻轻一挥,武器快速凝聚。

这也让孟云天,感觉心神慌慌乱乱,咬了咬牙,就向前走了几步。

“罗大师,陆大师他不是故意的,还希望你大人有大谅,这件事就算了吧!”

孟云天自己都不知道,胆子是从哪来,就向罗云熙对陆飞求情。

“闭嘴!”

罗云熙冷哼一声。

“小伙子,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给跪下道歉,我可以饶恕你当才的无知,否则,你今天必定交代!”

罗云熙话语中,更是充满杀机。

表现的自信满满,仿佛眼前陆飞,就是手中玩物。

“罗大师,我来给陆大师下跪,你就饶过陆大师吧!”

只想消除罗云熙怒火的孟云天,直接跪了下来,这也让在场很多人觉得,以前无比威风陆大师,被罗云熙给吓住了。

毕竟这一手真气凝物,就是实力的象征,他们纷纷觉得,地下世界掌控权,将再次回到罗云熙手上。

“不要给他跪,给我起来!”

陆飞嘴角露出淡淡笑容,拉起孟云天,孟云天看着陆飞嘴角笑容,心神更是不安。

陆飞手轻轻抬起,向罗云熙方向一指道:“今日,就要让你见一下血,你这老东西,太嚣张了!”

陆飞声音朗朗,充斥在会议室,也是用真气凝聚了一把剑,握在手心中。

真气凝物!

这也瞬间造成了轰动。

因为陆飞的实力,和罗云熙相差无几。

会议室最上方的罗云熙,看见陆飞居然用真气,也能化作武器,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觉得自己刚才,也是小看了陆飞。

但突破到金丹境,已经有好几年,再加上经历过很多场战斗,倒也没被陆飞这短短几句话,就给吓到了。

“今日我罗云熙,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见血!”

罗云熙话音落下的瞬间,陆飞也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