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毅已经死了很多次了,他非常了解力量的重要性,很久以前,他就知道生物个体的成长是有上限的,即使是血族也不例外。

如果他计算的没错的话,大概是三百年左右的时间,血族的异能形态就会开发完全,达到巅峰。

而到了他现在这种程度,想要进一步提升实力,除了吞噬三公这种级别的血族之外,没有其他方法。

但吞噬始祖级吸血鬼绝非易事,在秦毅所知道的血族里,成功吞噬始祖级血族的唯有一人,那就是伊丽莎白。

秦毅虽然能安全地吞噬五爵,但却无法吞噬三公。

吞噬五爵和吞噬三公的难度根本不一样,三大公的精神是谁都无法压制的。

所以想要斩草除根,只能来一场火焰的洗礼。

不过……秦毅认为另外两个血族之王,应该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三大公的战略是车轮战,在先上场的人战死之后,后出场的人替前者收尸,并在最后用古老之血复活。

虽然第二个出场的人也可以不顾奥古斯都的死活,藏在背后多观察观察情况,但秦毅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

这么多次的重生循环,秦毅很了解三公的为人,他们三个人或许是理性至上的理智主义者,但绝对是不屑于使用卑劣手段。

欺骗和自己同一级别的同伴的做法,在他们眼中是极度不堪的。

银月和弗里蒙德若是出尔反尔,不遵守和奥古斯都的约定,那这种自辱性无异于让他们吃屎。

以他们的高傲,绝不可能会这么做,所以,如果没有猜错,第二个出场的人,应该已经在待命了,或者说……他已经到了。

“哼,第二个人会是谁呢?”

秦毅挺直身体,缓缓活动筋骨,他已经没力气再战了,但这个时候,他们这边应该也准备好了吧?

秦毅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忽有所感,于是转过头,看向烟尘弥漫的远方。

一个模糊的人影逐渐在烟尘中走出,对方是有着银色须发的老者,身姿挺拔,穿着黑色的燕尾服,眸子锐意十足。

银月公。

秦毅表情愈加严肃,正如他想的那样,对方果然派出了银月公。

己方的顶尖战力除了秦毅自己,就只有罗巴尔了,而罗巴尔的神术对方也非常清楚,银月公的异能【虚弱】可以完美克制罗巴尔,因为他的异能范围比罗巴尔的不斩而斩更大,而虚弱的威力,秦毅是尝过的……非常棘手。

想要对付银月公,最好的办法是利用远程攻击进行消耗。

“啧!”

秦毅轻轻咋舌,心生不满。

本来在他的计划中,艾达的异能加上幻想熔炉的力量,就是对付银月公的最好杀器,那种状态下的艾达,能在保持安全距离的情况下,轻而易举的对银月公造成巨大杀伤。

但可惜,艾达被抓走了。

根据艾达传达给秦毅的情报,可以得出弗里蒙德无法防御意料之外的攻击,罗巴尔的神术应该也算是无法预测到的攻击,所以也应该不能被防御。

让罗巴尔对上弗里蒙德,至少比让罗巴尔对上银月公好。

这些都是秦毅早就想好的对策,既然现在银月公已经露面,那薇利西亚差不多也应该行动了吧。

虽然秦毅没有提前和艾德蒙斯招呼过,但以艾德蒙斯的智商,推理出最佳决策觉不是难事,他一定能下达正确的命令。

银月公忽然朝秦毅这边冲了过来,秦毅微微后退一步,摆出防御的架势,但当银月公冲到近前时,他顺势抱起嵌在地上的奥古斯都的身体,将奥古斯都夹在腋下,转身就往刚才来的方向逃去!

看到这一幕,秦毅马上反应了过来,银月公已经被薇利西亚下令了!薇利西亚的命令应该是在对方脑海中直接响起的,所以自己才没有听到薇利西亚的命令!

他不知道薇利西亚下达了什么命令,或许是“停止攻击,服从敌人的命令”,也可能是“放弃抵抗”这一类命令。

薇利西亚下达的命令很可能是前一种。

“银月公,给我站住!”秦毅大吼道。

但对方却像是没听见似的,继续以极快的速度向远方逃离,秦毅愣了一下,略一思索,明白了一切。

银月公的异能【虚弱】,是在一定范围内,降低,甚至是剥夺生物个体某项身体机能,或是多项身体机能的异能,不光是体能和力气,还有五感等等。

当然,银月公自己也身处异能之中,只要他想,他也可以剥夺自己任何一个感官——比如听觉。

但即使秦毅无法命令对方,他也决不能放过这种机会,必须想尽办法将银月公留在此地!

秦毅:“罗巴尔!”

银月公:“弗里蒙德!”

秦毅和银月公同时大喊道。

秦毅在喊出这句话的同时,也迈开大步,以最快的速度朝银月公追去,他知道自己必须追,因为罗巴尔不一定露面,不,他选择不露面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秦毅和奥古斯都的战斗结束了,结局以秦毅的存活告终,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拿下了一局,只有在战斗结束之后,依旧保持相当的战斗力,才能算得上真正的胜利。

现在奥古斯都已经进入了死眠,而秦毅的体力和精神也都已经见底,两人其实并没有多大差别,只不过一个尚可奔跑行动,另一个已经不能动了。

猎人和血族的第一局交锋,只能说是平局。

而第二局是薇利西亚对银月公,银月公丧失了战斗力,而薇利西亚失去了唯一一次的神权,所以第二局的战斗也是平局。

这场战争真正的胜负,将在第三局,由罗巴尔和弗里蒙德之间的胜负决出!

秦毅敢肯定,罗巴尔已经就位了,他一定藏在某处,伺机而动!

而弗里蒙德的异能最惧怕的就是偷袭,如果弗里蒙德先现身,那么藏在暗处的罗巴尔就能偷袭对方,罗巴尔靠神术不斩而斩,完全可以做到悄无声息,毫无征兆的偷袭。

但前提是弗里蒙德必须先罗巴尔一步现身。

要达到这种效果,就要靠秦毅了,只要他能够给银月公造成足够的压力,那么躲起来的弗里蒙德就绝不会袖手旁观!

与此同时,罗巴尔已经就位,他藏在废墟的阴影之中,像一头狩猎中的猎豹那样隐匿自己的气息,他身后背着的木匣中铺满了防震的棉絮,棉絮之中包裹着锈蚀的老化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