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是一座年青人拼搏的大城市,在这座大城市里,单单是大学就有不下十多家。

今天天气不是很好,下着小小的细雨,杨逍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虽然这样但是现在的扬逍却更加吸引人,因为杨逍本i就长得很帅。

不过因为平时不喜欢锻炼,显得皮肤过白了一点。

但是看着很阳光,不知道为什么杨逍一头浓郁的黑发,从i没有白发。

(咳咳,其实作者就有不少~)

刘海前的两刀粗眉,单独看着可能很难看。

但是因为杨逍显得娘气一点,所以两道粗眉看着不但不难看,反而增添了一点男子气概。

眉下的两个大眼睛水汪汪的,而且不管平时怎么上网,眼睛一点事都没有,周围的一些哥们不知道有多羡慕杨逍的眼睛。

高高的鼻梁,厚厚的嘴唇,让人看了就觉得心里有安全感。

虽然现在杨逍是一个正在读职业学校的的在校生,也是一个平时宅在家里根本不出去,就爱看小说和影视剧,而且还是yy方面的小说。

但是却找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凌琳,虽然不如电视上的女明星,但是散发的青春可爱的气质,却比一些女明星还要令人痛惜。

今天星期五放假,所以杨逍就去叫他的女朋友一起回家,说到这件事还真是奇怪。

杨逍平时一副沉默寡言的,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生跟她表白。

但是杨逍再到她女朋友的教室去叫她时,却看到她的女朋友正在跟一个他不认识的男的抱在一起,神态颇为亲密。

杨逍不以为意,因为他跟她女朋友关系极好,虽然没到那一步,但现实总是残酷的。

杨逍正要走过去叫凌琳时,却看到了一副让心里极痛的画面,凌琳踮起脚在男子脸上亲了一口。

杨逍看到这一幕,嘴里说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凌琳听道杨逍的声音转过身i,看着杨逍不可思议的表情,脸色瞬间白了,看着杨逍正想解释。

但是杨逍转头就跑了,就这样不停地跑,不停地跑。

“砰……”

杨逍被路上的凹陷绊倒摔在地上,手臂被擦破了,血不停的溢出i。

但是杨逍像是没有感觉一样,站起i,然后继续向前跑。

就这样,出现了开头杨逍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往家里走的画面。

另一边学校里,凌琳伤心的看着杨逍离开的背影,眼中的悲伤,嘴角的笑容,留下的眼泪。

男子走到其身边,看着凌琳先是安慰的摸了摸头,然后叹了口气说道:“小凌不要伤心了,你跟他解释一下不就行了吗?”

凌琳听到男子的声音脸上的笑容像是自嘲,又像是嘲讽男子,或者杨逍一样。

然后转身看着男子除了还在流泪,面无表情的低声说道:“不可能的,哥,我相信以我理解的杨逍,是不可能听我解释的。”

话语中的哀伤,却无法想表情一样掩盖。

因为少女很了解杨逍,她知道杨逍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所以她知道杨逍以后不会再见她了。

就算见了估计也形同路人,少女的心在流血,她其实早就知道会这样。

因为她了解杨逍,但是他还是做了。

因为她想杨逍对她有点信心,对自己也有点信心,不过显然杨逍的爱没有那么深。

……

杨逍在路上走着,想着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一直跟自己在一起的凌琳的一切一切,最后化为少女抱着男子在其脸上的一吻。

嘲讽的一笑,杨逍想着自己什么都没有,凭什么拥有凌琳,说不定跟着男子凌琳的以后要比跟着自己要好很多,这样想着虽然好过了一点。

但是性格上杨逍估计从现在开始,会比以前更加的沉默,也可以说是自暴自弃。

这边男子也就是凌琳的哥哥,看着凌琳的表情,心里叹了口气,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回i一趟,结果变成这样。

想着想着,凌琳的哥哥凌峰,突然想去找到杨逍凑一顿,不过随即叹了口气,因为他知道这样只会让两人离得更远。

马路边,一个少年坐着嘴里烂乱骂着,许多粗口从其嘴里冒出。

杨逍回到家后,换了一套衣服,然后买了十几扎啤酒,然后坐在小区后面新修的马路上就这样喝着,雨好像知道杨逍的伤心事早已停止了。

杨逍就这样不停地喝着,前前后后十六扎啤酒,现在还有半扎。

虽然啤酒不醉人,但是喝了这么多。

而且喝的那么的急,杨逍脑海里现在什么伤心都抛开了,天上月光洒了下i。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哄杨逍,月牙像一弯笑容一样,杨逍看着月亮。

躺了下i,然后看着月亮,那被酒精麻痹的脑袋,慢慢的清醒,想着白天发生的一切。

杨逍眼神有些迷茫,看着月亮喃喃的说着:“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老天惩罚我,但是就算惩罚我……”

话还没说完,因为杨逍想到了当初父母临死前的一切一切。

那年杨逍只有十一岁,父母带着他到外面去玩的,但是十字路口一个有钱的阔少,开着车直接闯红灯。

那是杨逍与父母三人真在聊天,所以看到车子时,已经闪不开了。

父母两人抱着杨逍,做了杨逍的肉盾,就这样,杨逍看着父母两人为了保护自己就这样死了。

那后面的一个月,杨逍都不知道怎么过的。

因为杨逍一家人缘不错,所以亲戚们都轮着照顾着杨逍。

最后阔少赔了一百万,然后就这样算了。

毕竟如果将阔少抓取坐牢,杨逍父母的仇虽然报了。

但是以后怎么办,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杨逍这些年也将那个阔少张人杰平时的一切获得了。

杨逍看着月亮,想着反正现在也没有牵挂了,不如报了仇,去陪父母吧,这些年杨逍获得赔偿的一百万一分都没有动过。

反而平时打工赚了不少钱,杨逍平时也没有什么开支,现在杨逍存了起码有十万左右。

杨逍将钱全部取出i,然后写了一张遗嘱,自己赚的十万全部捐给希望工程,而这当年赔偿的一百万,一分没动都在这里。

现在全部还给张家,然后拿着刀慢慢的前往张家……

……

杨逍花了半个小时,走到了张人杰结婚后出i卖的一套三套一的房子面前,然后按响门铃。

“谁啊,大晚上的……”

很快里面传i了张人杰的声音,然后嗒嗒嗒一阵走路声。

“咔……”

张人杰没有任何防备的打开了们,揉着朦胧的睡眼看着杨逍毫不客气的说道:“你谁呀,信不信告你扰民。”

杨逍看着张人杰,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刀插入心脏,然后看着张人杰那恐惧的眼神。

杨逍没有任何感情慢慢的说道:“你还记得当初,你撞死我父母吗?”

张人杰听了看着杨逍惊恐的说道:“你是当初那对夫妻的儿子,呵呵,早知道有今天,不过求你饶了我老婆一命,他怀了我的血脉。”

说到后面声音中充满了愧疚。

杨逍正想说话,一个大着肚子的美妇刚好出i,可能听了张人杰的话。

“老公你怎么了?”

所以才没有任何犹豫的冲了出i,杨逍看着两人想着当初的父母,笑着说道:“你放心,我已经报了警,我不会伤害你老婆的。”

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快要死的张人杰,杨逍将两个袋子放在地上然后说道:“这里面一个是当初一个的一百万赔偿金,还有一个是我这些年打工赚的十万,一百万换给你们,十万就按我这遗嘱上的吩咐吧。”

说完后杨逍没有任何犹豫,一刀插在心脏上,然后笑着看着张人杰说道:“你知道现在我最想谁吗?”

杨逍没有管张人杰自顾自的说道:“想在最想的不是父母,而是我的女朋友,我跟她从小学开始就一起,直到现在,不过可惜她爱上了其他人。”

杨逍感觉心脏处一阵阵抽搐,笑着看到张人杰的妻子说道:“夫人虽然我知道,我杀了你丈夫,但是我想如果凌琳i了,我希望你告诉她,我真的很爱她,就算她爱上其他人,我也祝他幸福。”

说着杨逍感觉到一股吸力,慢慢的闭上了眼,但是嘴角处的幸福笑容,却没有消失。

事后警察i了,经过一番询问,然后看着两人全部叹了口气。

而凌琳在杨逍将刀抽入心脏时,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痛。

然后等了一下手机响了,听到了杨逍的事后,立刻i到了现场。

张人杰的妻子虽然伤心,但是平时就知道了这件事,所以看着凌琳i了,走上前去。

然后将杨逍的话转告,最后看着凌琳红着的双眼叹了口气说道:“他最后笑的很幸福……”

然后转身离开了……。

凌琳看着杨逍的尸体被抬了出i,看着杨逍嘴角的那抹笑容,哭了,不同于下午伤心的哭,哭的幸福。

但是,杨逍真的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