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看不见,但又看得见;摸不着,但又摸得着。

时间,是诸界之内最神奇的东西,无形又有形。它是不可超越的存在,万事万物都走不出它的碾压。

可是,在诸界之内偏偏有人能超越时间。因为,他的速度够快,快到不可思议,快到可以穿梭光阴。

苏墨自爆魔舟,鱼死网破,乃是不可解之局。

星际壁障,本就是无主之地,特殊的空间。所以,纵有莲士大能也未必能救出苏墨。落凡镇观世湖畔,任公子安然垂钓。

因为,观世湖竟然未起任何波澜。

纵使是任公子都没能发现苏墨的危机,何况他人。星际壁障,乃是一处灰色地带。它拥有诸多的时空裂缝,可以消融很多力量,让一切消失。

这也是黑盲大士一定要在星际壁障动手的最主要原因。

无论是在尘罗界还是在般若界,甚至在琉璃界要杀苏墨,都可能引发莲士之战。那样的局面,绝对不是他想看见的。

苏墨的事情,最好能在莲士层面以下解决。

此时,剑士第二已经传给了黑盲大士苏墨陨落的消息。

不可知地。

黑盲大士盘膝而坐,他周围的十三盏魂灯已经只剩下了八盏。那说明,他的黑白剑士仅剩下八人了。

“虽然代价不小,但总算除掉了他。”黑盲大士长叹一声,自然自语。他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是又有无限的落寞。

黑盲大士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的人。

不过,苏墨并没有陨落。

魔舟自爆的一瞬间,苏墨便被一道突然出现的力量托起,同时他的诸宝瞬间都回到了乾坤法袋内。

苏墨感觉自己被一个人托者,然后眼前的一切便骤然消失了。

苏墨的完全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他甚至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数的星光,在他的两侧飞过。它们比流星还要快。那速度同样快到不可思议。一眨眼,便是数万万里。

苏墨感觉即使魔舟跳跃都不能达到这个程度。

因为,魔舟的速度再快,它也需要一点时间。可是,此时他的速度似乎超越了时间。他看见自己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那是颇为神奇的一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那种愈合不似一般的疗伤,而更像是时光的倒流。苏墨看见自己的血洞,正在渐渐变小。

最后,那一缕黑剑的残光,从他的身体内拔出,瞬间溃散。

苏墨的身体,完全恢复了。

那有点像苏墨施展时空轮回禁图时的情况。

只不过,苏墨绝对没有推衍禁图。之前的最后时刻,他根本没有机会也没有力量推衍轮回禁图了。

伤口愈合了。

但是,苏墨并没有停下来,或者说托着他的人并没有停下来。苏墨能感觉到自己周遭的变化。

那种变化都是突然的,根本没有任何的过渡。他,似乎在不同的时空切换。那与他进入藏魂坛洞府前时空转换有些相似。

但是,现在的情况可比那种变化快多了,而且时空更多。

苏墨还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他又感觉自己一直没有离开星际壁障,他似乎在原地飞驰,是时空穿过他的身体。那一刻,他游走于各个时空的缝隙里,便似一条急速的鱼。

同时,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一个人。

他在推着苏墨。

呼——

时空转换,不曾停歇。

此时,苏墨已经完全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不知过了多久。苏墨的耳畔传来似风非风的声音,那更似一种错觉。

然后,苏墨眼前的景色骤然一变。

他眼前的时空,终于稳定了不再变化。

那是一个古色质朴的小镇。

镇色青古,背靠高山,外带一处湖弯。

那山,似乎极近。半山的青色,唯有山顶带着一分雪色,静穆肃然。那湖,淡淡鳞波,倒映所有,亦如天色湛蓝。

白云、蓝天,这一片天地,圣洁纯明。

尤其是那山,让人不敢有丝毫的亵渎,心生无尽的敬畏。那是这个世界的圣山,看似极近,实则很远。

这里一片光明,但是天空中不见任何天体。这是一个没有阳光,但是依旧光明的世界。

苏墨不由微微一挑眉。因为,这个世界,他似乎有些熟悉,而又有些陌生。

那小镇大概有百十余户人家。整个小镇呈环形,依地势而建。

小镇的房屋高低错落,多是石质的建筑,风格颇为奇特。不见冲角飞檐,雕梁画栋,而是圆方之形为主,颇为简洁流畅,色调也比较素雅,其中以白色、灰色居多。

这种建筑风格,其实很是少见。

镇子的中心有个方圆数十丈的广场。广场的正中,一道冲天的墨色石柱,直入云霄。那道石柱,更像是一种图腾。

苏墨就站在小镇外的一处小山上。他的脚真切地感觉到了脚下的这片土地。

此时,苏墨直接转过身。

再看,他左后方站在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那一刻,苏墨不由微微一愣,他感觉似乎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那少年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形似乞丐,一身衣衫破烂不堪。

但是,那少年绝对不是曾经的苏墨。

其身上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气息。

那是一股英气,天生的一股英雄之气。少年的面容极为俊朗,棱角异常分明,如刀刻出一般,给人一种坚毅果敢的感觉。

纵使衣衫褴褛,也遮掩不住他的气质。

他,乃是一个天生的王族。可是,苏墨并不是认识他。只是,那少年身上散发出的气质,他有些熟悉。

“多谢阁下救命之恩!”苏墨冲着那少年拱手,然后深深一礼。

“冥尊客气了!”那少年看着苏墨,神色有些复杂,“举手之劳而已!”

冥尊?

苏墨是冥尊没错。可是,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这个称呼了。看来,这个少年极为可能来自三界时代。

“你——”苏墨再次打量那少年,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你是三界神族?”

“呵呵!”那少年点头淡淡一笑,“难得冥尊居然还记得我们三界的神之一族。没错,我叫吉光!现在,是唯一的神族!这里,乃是神王棋界。只不过,我们现在在曾经的世界。这一切,都是一场虚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