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因为有这帮好事的记者,夜氏家族当年轰动的灭门惨案,那场灭门案一度轰动整个凤凰岛,可之后跟这个案件有关的信息很快的被莫名封锁,使得那场血案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只不过现实世界中,夜氏家族就是不存在了。

所有人都在忌口谈论夜氏家族的事,所有人都知道是什么势力封锁了跟夜氏家族有关的消息,除了岛上的其他几个大家族之外,还会有谁有本事做到这些呢?

如今,随着夜殇的出现,随着帝王集团的业务落地凤凰岛,随着帝王集团打败岛上的三大财团获得填海项目的开发权开始,夜殇跟夜氏家族是否有联系等等议论就不断的在坊间热闹传了开来,从而引起了各路记者的关注。

今天的酒会难得聚集了黑白金三大家族的热门人物在这里,这些记者又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呢?再说了,这次酒会的门槛很开放,夜殇并不禁止所有的记者进场采访,只要是经过预约并且获得批准的记者都可以以嘉宾的身份进来参加酒会。

当然了,记者可不是想当什么嘉宾来酒会上吃吃喝喝的,他们是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可以近距离接近众多知名人物的场合,所以他们最终还是把自己吃饭的家伙摄像机,照相机什么的都给带来了,只要逮着某个重要的人物,就紧追不舍。

今晚酒会如此的热闹,就多了这帮好奇心重的记者的推动,这也是夜殇筹划这场机会时采用了伍天的建议,这些记者才能进来现场……

这些记者之前在酒会现场的时候就追着白依依跑了,向她提了很多问题,白依依出于保持自己端庄优雅的人设,笑盈盈的回应了几个问题,随后就找了各种借口逃避这些记者的追逐。

没有想到,她都躲到休息室了,这些记者还不消停,还找来堵在她的门口了。

“依依小姐,请您回答一下,你和夜殇的婚姻真的不作数了吗?你真的要和比你小很多的罗启飞,T国罗氏家族的继承人联姻了吗?”

这是众多记者非常关心的问题,也是想得到白依依再次亲口表态。

而这种问题,白依依之前遇到多了,回应也早就有套路了。

她说,“当然了,这是早就公开的事实,在夜殇自导自演他被绑架而实为逃婚的这场戏码之后,我对他早就没有一丝丝喜爱的感情了,他的所作所为在我看来非常的不负责任,我是不可能把自己的一生交给这样不负责任的男人,而罗启飞……”

白依依顿了顿,接着说,“他虽然年纪比我小,但他对我很好,他对我的爱是真实的,他暗恋了我很多年,对我的感情非常的专一,让我不忍心拒绝他,所以我决定嫁给他,各位记者朋友,我这么说,你们该不会还是不相信,觉得我是在说谎吧?”

张晴晴在旁边听了白依依的这番话之后,简直下巴都惊得快要掉下来了。

很显然,白依依是个言情剧编剧高手,竟然能将她和夜殇以及罗启飞的爱情故事编造得如此的动情,让人想不相信她的话都难。

那些记者听到白依依如此回应之后,如获珍宝,仿佛采访到了什么关键的信息的样子,迫不及待的当场就在网络上现场直播,让网友们都知道白依依和夜殇以及罗启飞的关系原来是这样的……

“那么白小姐,你对黑羽飞和夜殇的前女友闪婚这件事怎么看呢?”有记者发问。

“我祝福他们,黑七少是个好男人,要不是我被罗启飞这个痴情男子缠住,说不定我会喜欢他,想要嫁给他也不一定哦。”白依依俏皮的说道。

“咔嚓咔嚓……”一阵快门声响,众人拍下白依依难得娇俏的一面。

在众多镜头面前,白依依一下找回了自己被人追捧的那种美妙感觉,整个人不由得飘飘然了起来……

然而突然一道凉薄的声音响起,打断了白依依的自我陶醉。

“依依姐姐,你说的那个暗恋了你很多年的痴情男孩真的是我吗?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对你原来是这么的痴情呢?我们所谓的天作之合的联姻不过是在你和我大哥婚宴的会场发生了意外情况之后而情急之下演的一出戏救场而已,你怎么就当真了呢?你不会真的以为我罗启飞暗恋了你许多年吧?”这道稚嫩又充满自嘲和讥诮的话正是来自罗启飞。

顿时,白依依的脸僵化了。

而记者却沸腾了。

见情况不对劲,张晴晴赶紧趁记者的注意力转移到罗启飞身上的时候,赶紧拉着白依依从走廊的另一侧小跑着离开了。

罗启飞这家伙年纪虽然不大,但毕重编了夜殇那么多年,个性越来越像夜殇一样,一样的阴晴不定的,很难捉摸,他既然当着记者的面揭露了他和白依依所谓的联姻的真相,那就代表着他要和白依依撕破脸了。

白依依从出生开始,就见过众多大场面,对于罗启飞在记者面前做的这出戏,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觉得这是个让外界知道她和罗启飞现在相处的情况的好机会。

于是,当张晴晴拉着她跑了没有多远,她便主动挺下来了,不悦的呵斥,“张晴晴,你这是干什么呢?你一句话也不说就把我拉走,你是不是想让那些记者把我写成是因为谎言被揭露而落荒而逃的名门千金呢?”

“对不起,依依小姐,我刚才太紧张了,一时间没有想那么多,只想赶紧带您离开那些记者,离罗启飞远远的,不然还不知道罗启飞是怎么当着那些记者的面诋毁您的……”

“罗启飞还没有那个本事诋毁我的名声,而我被你拉着这么一抛,我之前好不容易得来的那些名声和形象都快要被你给败光了。”说到这里,白依依一把推开张晴晴,转身就要回到会场。

这时候,夜殇和阿肆从前方走过来,白依依见状,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站在那里等夜殇走过来。

张晴晴也一样,看到夜殇,她愣住了,迈不开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