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北海就在眼前,但真想走进还是需要很长一段路程。

两侧山上是松、云杉、白桦和白杨等组成的密林,植物生长茂盛,山涧间常有流水,汇聚成大小不一的溪流,最终流入北海。

大军缓缓前行,一路上看见了很多野生动物,羊、鹿看见了不少,松鼠、貂就更多了,这些动物一看见大军就都惊慌的躲了起来,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

“是个打猎的好地方啊!”

吕布看着附近繁茂的树林,还有那些躲起来的动物有些感叹的说道,没有冰雪的覆盖还真很难想象这里是极北“荒蛮”之地。

“真没想到这传说中荒凉的北海有这么富饶的一面。”

贾诩也很意外,他对于北海的认知都是从苏武牧羊的事中知道的,故事总有夸张的地方,例如对北海就只有冰雪的描述,似乎一年四季都是冰天雪地的恶劣环境,和眼前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

但贾诩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吕布会要求新兵要来这训练一次。天下之大并不缺乏军队训练的场所,阴山以外的草原就是最好的骑兵训练场所,但吕布选定北海这么远的地方肯定是有别的深意。

当到达北海边的时候那种震撼感更强了,虽然是湖,但面积之大,一眼看不到尽头,让人感觉和海也差不了多少。

“休息,解散!”

到了北海边上,吕布直接就下令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征战行军,士兵们也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也不是所有人都休息,高顺就带着陷阵营在外围警戒,这里虽然人迹罕至,但并不是真的没有人,鲜卑王族据说就躲藏在漠北。

吕布本来是准备拿着鱼竿去钓鱼的,可赤兔却似乎发现了什么,不等吕布下来就往水边跑去。

“你这是找到什么了?”

吕布有些好奇的看过去,可看到的只是一片平坦的草地,上面除了青草和鲜花什么都没有,赤兔跑动间倒是惊起了不少躲在草丛间的鸟雀,真成了惊起一滩鸥鹭。

来到草地上,看见什么都没有的赤兔急得在草地上转着圈,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

“先停下来!你要找什么我帮你找就是了。”

骑在赤兔背上的吕布被转得有些头晕,连忙拉着缰绳让赤兔停下来,然后从赤兔的背上下来。

“你这是在找什么?”

吕布用方天画戟拨开地上的草,下面什么都没有。

赤兔“啾啾”的叫唤了两声,大鼻孔一吸一吸的,张嘴就吃了一口草,嚼了几下,还满意的摇头晃脑。

“你还真来过这地方?”

看到赤兔那一脸满足的样子,吕布知道赤兔肯定曾经来过这,赤兔嘴刁,可不经常主动吃青草,还是这么一副满意的表情。

突然赤兔好像看到了什么,眨着一对乌黑的大眼睛就跑了过去,然后欢喜的踢踏着蹄子。

吕布好奇的走过去,准备看看赤兔发现了什么。

“这里还有其他马群?”

吕布看着地上那堆马粪,时间不算很长,估计也才七八天。

赤兔欢喜的四周看着,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

“这都干了七八天了,你往哪看呢?”

吕布摇了摇头,一招手,亲兵就过来了。

“命令哨骑,在警戒探查的同时注意附近有没有马群,发现了,不要惊扰,迅速来报!”

如果是野马群,那不会在一个地方待很久,马群是不停迁徙的,会一直跟着青草走。

“行了,你消停会。”

吕布拿过鱼竿就准备先去钓鱼,这寻找马群可不是一会半会能找到的。

“主公,这北海好深啊。”

许褚就在湖边,他时南方人,水性不错,看见这湖水就有点想下去游泳。

“当然深了,这湖最深的地方足有七百多丈。”

吕布点了点头,贝加尔湖那可是能和海比深的大湖。

“这么深啊,那不是潜不到底下了?”

许褚一阵咋舌,七百多丈,那不是一座山都能沉下去?

“你没事干的话就去组织那些水性不好的士兵游泳,熟悉下水性,我手下的士兵不光要上得了马背,也得能下得了江河湖海!”

吕布对着许褚还有张辽、赵云他们下令道,这段时间正值夏天,天气热,下水又能消暑又能锻炼水性,还能让这些长时间没洗澡的士兵洗个澡,保证一下个人卫生。

钓钩还没甩到水里就听到远处一阵议论声传来。

“这又是怎么了?”

吕布看着聚集在一起的士兵,都待在水边不敢下水。

“怎么不下去?”

吕布看着一脸畏惧的士兵问道。

“主公,这些家伙说北海太大了,怕沉下去捞不起来。”

人对于未知都是恐惧的,这些士兵也不是不敢下水,在河套的时候多少都下过水,但大河除了水流湍急一点其实也不深,其他河流湖泊就不用说了。

眼前这北海就不一样了,一眼望不到尽头,水都是近乎透明的蓝色,蓝色尽头都看不到底,似乎像深渊一样深。

“一人分一块浮木,都给我下去泡着,不把水性练好就都别回去了,就学着苏武在这里牧羊,我明年再来接他。”

吕布脸色一板,水性的联系不能全靠河套附近,大河太浅,北方河流都少,不比南方,没有好的水性到了江淮流域那就是寸步难行。

这北海就是最好的训练场,地方够大,水够深,一起风浪花还不小,刚好可以利用一下。

“还有,做一些木筏,顺便练习一下舟楫之术。”

在这种风浪中练习舟楫之术可比大河上好多了。

“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下去!”

许褚找来一根木棍,一脸狞笑的说着,这时候他突然能感觉到军中执法队的感觉,原来打人军棍是这么有意思的事。

在一人分了一块圆木之后,士兵们被强制赶下了水。

“好冷啊!”

“这水怎么是冰的!”

……

没习惯这极北之地的水温,一下水那些士兵就抱怨起来,这季节要是在河套,那水温绝对比这里高很多,这差别已经到了初春和盛夏那么大了。

“让他们游!每个人不能少于一个时辰,训练完了再换一批!不合格的晚上没饭吃!”

吕布直接给许褚下着命令。远处张辽、赵云他们也纷纷开始让士兵下水。

“就你们废话多!那边怎么没你们这么多话?”

许褚看了眼赵云那边,赵云手下的白马义从就没有那么多抱怨,已经开始有组织的往远处游了。

“再废话军棍伺候!”

许褚瞪了一眼那些士兵,抡动着手里的木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