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刚结束跟古舟行通话的樊沧海意味不明笑了笑。35xs.co

做朋友,是要有默契的。

找不到默契的,一概避而远之。

他跟古舟行就有默契,从早年的那场官司,默契就建立起来了。

古舟行出面硬杠把人拉下马,导致坐牢。他在一年多之后,把古舟行从牢里救了出来。

想及当年,樊沧海无端有了些亲切。

他也曾豁出去过一切,去判断古舟行是个聪明人。

判断没错,对方哪怕在里面被人折腾的生不如死,也没有说半句不该说的话。

结果就是现在。 35xs.co

他做了L市一把手,古舟行也成为了行业之最。

这一次是他邀请古舟行来L市的,以投资考察的名义。其它的不用说,彼此都懂。

电话在吵闹,樊沧海等几秒钟,才接了起来。

“什么事啊!”

对面的谭靖宇试探:“樊书记,关于邱总的案子,证据不够。快到关押时限了!”

“老谭,你跟我说这些干嘛。这是你们临安警方的事,秉公执法就行。”加重了些口气:“但是呢,也别轻易放了一个恶人,一定要调查清楚。”

谭靖宇沉吟,思考。35xs.co

而后让秘书进来吩咐:“那些来保释邱玉平的,先打发走。警方有人去国外接触那名举报者了,等结果出来证明是诬告,我亲自去找他道歉,给他交代。”

“常总的案子影响实在太大了,好好跟邱总说一说,让他务必理解!”

安排好秘书,谭靖宇不免苦笑。

在局中,身不由己。

樊沧海心思浓重,附近数省,声名赫赫。邱玉平案子是跟他没关系,可是真没关系么?没关系为何屡次过来追问进度。

这种压力下,连临安市高官都亲自来找自己询问具体情况,让务必彻查。

……

韩东已经到了东阳市。

下机,随着人潮走出机场,顿觉身上枷锁尽散。就像他当年负重训练,精疲力尽的时候摘掉负重的那种感觉。

亲切,殷切,迫切。

他提着一个简单的包,穿着单薄。信步而行,步伐轻盈。

这趟回来他只跟岳母提前打了电话,没想过有人会接。

但刚出机场,就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跟一个熟悉的人。

红色的甲壳虫,穿着蔚蓝色长款风衣外套的女人。

女士西裤跟风衣不怎么搭,可穿在她身上,怎样都像是最潮流的搭配。

晶莹剔透的五官,比风都要冷清,韩东却看得心里温热升起,停下了脚步。

廋了点,气色差了点,但跟记忆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女人就是等了很久的夏梦,她连问都不用问,便知道他会从哪个出口出来。

也注意到了韩东,本能就快步往他身边走。十多步,又放缓了步伐:“妈跟我说你今天回来,我公司正好没事,来接你一趟。我刚到……”

嘴唇开合着,夏梦眼睛无端充满了雾气。

他变了,相貌没变,气质跟感觉都变了。可能是穿着跟周围人对比起来都太单,也可能是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对……

总之夏梦再也说不下去,冲动搂住了男人。

韩东手里还提着包,做不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