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总是充满着意外,凌峰是地球灵体,他现在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接下来,他又会给这个世界,留下什么让人匪夷所思的故事,这些都是未知,但又似乎有些眉目。

不过无论如何,就像莞镇上那看上去的意外,最后都完全揭示出了真相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凌峰也终将会揭示出属于自己的,所有的传奇和意外。

听着释迦尼措在他出世时,那欢天喜地的笑声,天缘帝叶之后的凌峰,也跟着一起不自禁地笑了,他的脑海中开始显现出一条金色的宇宙线路图,这图正是他曾经随着他父亲释迦尼措的足迹,感应到的从宇宙边沿,进入坛城世界的线路。

他的心中略有疑惑地问:“释迦尼措,既然我是你的儿子,又是地球灵体转世,那么我接下来,是不是该要重新创造一个地球世界,把那被汤全治毁掉的东西,又重新追寻回来?”

他这疑惑才产生,从那虚空之后,却似乎有感应似地,传来释迦尼措的话语:“儿子,你是地球灵体转世,未来自当要重造地球,我告诉你个秘密,在宇宙极北洪荒之地,每隔千年都会有鸿蒙之气出现,那些鸿蒙之气,便是可以用来创造世界的东西,将来长大以后,父亲会带你去那里夺得鸿蒙之气,跟你一起创造地球!”

释迦尼措这话,是对刚刚出世的小婴儿释迦阿灿说的,可他说这话的时候,却不经意间又被已经转世到下一个轮回的凌峰听到,他这不仅是给释迦阿灿指了明路,也是给凌峰指明了方向。

听着释迦尼措所言,凌峰在头脑中便自然而然地生出了一些计划,他觉得接下来他不仅仅要创造地球,他还要夺回被汤全治夺走的,原本属于他们释迦家族荣耀的东西。

整个时空画面至此开始结束,宇宙时空在天缘帝叶的对面开始扭曲摇晃,在时空画面消失的最后关头,凌峰再一次看见了八道炸散于宇宙中的雷霆,那些就是他已经收入八荒天雷阵中,以及未来仍需要继续努力,同样收集到八荒天雷阵中的雷池影像。

那就是他凌峰散布于整个宇宙中的灵魂血脉,是他对这个炸毁他肉身的宇宙的怒火,终有一日,他当集齐这些怒火,再对整个宇宙,行掌杀之权!

除了那些雷霆之外,从曾经出现过的,地球世界所处的方位,还出现了一个朝四周释放出茫茫吞噬道力的黑洞,在那黑洞之中,一块玄黑色的东西,闪烁着微微的光芒,正朝着凌峰这边所处的方向飘来。

那是地球世界这个时代的时空碎片,地球世界经历了五个时代,这是最末一个时代,这个时代的时空碎片,承载的记忆虽然没有裸天时代那么壮观,但作为地球的末世时代,其中所承转的内容,却也非常丰富。

在这个时代中,地球人进化出了新的人种,也算是完成了由人猿,进化回归到了“神”的使命,虽然最后进化人灭绝了原种人,但进化人说到底,依旧还是从原种人中脱胎换骨,仍然还是原种人的骄傲。

与裸天时代相反,裸天时代为地球的初生时代,在那个时代中,古老的神族通过自己的创造,最终将地球世界由原本的天圆地方,改为了后来的蓝色水球形态,地球与因为神族的兴盛而开始有了生机。

而地球毁灭时代则是通过人族的力量,又不知不觉地将地球形态,改回到了天圆地方的形态,并最终反方向因为人族的兴盛,而毁灭了整个地球世界,将地球世界又由生化为了死。

那块时空碎片,便是这个时代地球世界的见证,当那碎片从天缘帝叶的对面飘过来,飞入凌峰的手掌虚空中时,凌峰的心中生出许多的感慨。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连地球都有终结之日,这世界,又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

而除了感慨之外,凌峰其实也发现了一个不太好理解的东西,那就是道臧天尊曾经跟他说过,地球世界是有五个时代的,可他在穿越过程中,却明明只穿越到了裸天时代、人族退化时代、鬼治时代、地球毁灭时代这四个时代。

也就是说,从地球的诞生到毁灭的整个过程中,他似乎遗漏了一个时代没有抵达,而他的穿越,都是天缘帝叶的指示,他相信天缘帝叶的指示是不会有错的,那他没去的那个时代,又是什么时代,他为什么会遗落那个时代不去,他以后,还会去吗?

这些疑问都随着地球世界的融入,一并融入到了凌峰的手掌虚空之中,天缘帝叶开始逆转,时空隧道开始朝后倒退,在回程的过程中,凌峰在无数碎片的光影中,又略微看到了那根天之肚脐一眼。

不过这一次的回来,凌峰没有再具体坠入到坛城世界内部,再看那个叫做阿灿的少年,倒在血泊中的情景,他想也许下一次,当他再用天缘帝叶打开时空之门的时候,他会彻底知道,整个坛城世界发生了什么。

当然,也许他不会再穿越时空了,因为天意曾经跟他说过,只要他为他带回天地五个时代的碎片,而天意所说的“天地”,指的应该就是地球世界。

如果天意的要求他已经完成,那么他也许就不会再穿越到过往时空中,至于坛城世界后来发生了什么,他想也许他能够通过别的方式找到答案,比如说那把坛城圣剑,还有他那个跟他父亲释迦尼措一样,能够施展天缘大道的兄弟青陀二次郎。

不论怎样,这一次回来,他也不知怎么地,虽然明明知道地球世界爆炸了,但他的心情却非常之好,也许这与他知道了自己是地球灵体转世的身份有关,他想接下来,整个宇宙,也许都在欢迎他,而他则会带着他的浑身道力,耍遍整个宇宙星空!

他在心中开心地叫唤:“星辰宇宙,乾坤时空,为他颤抖,看他表演吧!”

【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