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根究底。

无论是程藩还是俞升寅都对夏凡的了解太少了。

他们只知道对方具备人仙境界的修为实力。

但却丝毫不清楚对方的身世来历。

他是什么人?他有什么背景等等都一概不知。

他们只知道。

对方在二十多年前平白无故地便出现在了飞鸟王朝的白雀城。

然后——

对方居然如同普通人一样当了二十多年的客栈掌柜,随后接纳东彩菱莫名其妙与她成亲后,大多数日子里他都深居简出,完全都没有理会过山庄的事务,整日里都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看完调查结果。

程藩与俞升寅都不约而同生出了一个猜测。

炼心。

对方在磨练心境。

唯有如此方能解释对方种种的怪异行为。

若非青衣楼的关系。

彼此根本都不会产生任何交集。

而妖魔的出现更让彼此的关系发生了改变。

起初。

俞升寅是迫于夏凡的修为实力不敢轻举妄动。

纵然对方杀了自己门下的弟子,甚至主动上门进行了威胁。

问题是俞升寅心里清楚,一旦与对方发生冲突,即便无华宗倾巢而出都可能会落得身死门灭的下场。

经过一番权衡利弊之下。

大局为重的俞升寅都不得不捏着鼻子讨好对方。

随着有妖魔潜入飞鸟王朝屡屡重创飞鸟道盟后,俞升寅立刻便想到了求助于夏凡。

虽然一开始夏凡拒绝了自己。

但俞升寅却想法设法仍旧逼迫夏凡出手镇压了妖魔。

再然后。

妖魔与人类正式开战。

孰能想到夏凡会成为了他们抵抗妖魔的顶梁柱。

从蛮奇再到草鸮等妖魔。

夏凡已经用行动赢得了所有人的崇敬。

哪怕是曾经对夏凡心怀怨愤的俞升寅都放下了芥蒂,一改对夏凡的印象与看法。

毫无疑问。

现在的夏凡便是人类抵抗妖魔的英雄。

但英雄往往不是这么好当的。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

夏凡才懒得当这个所谓的英雄,毕竟这本来便不是他的个人意愿。

“禀报俞长老,兰原城有人自称是林雾山庄的人想要拜会长老。”

这时候。

未等俞升寅追问。

禁地外忽然传来了一个恭敬清亮的声音。

“你先暂时下去吧。”

程藩闻言,缓缓便闭上了眼睛道。

“是!那晚辈先行告退离开了。”

俞升寅朝着程藩作了个道揖,二话不说便退了出去。

片刻。

他神色肃穆地走出了禁地。

旋即便见到了禁地外耐心守候的通报之人。

屈鸿。

无华宗当代宗主。

“你说林雾山庄的人想要拜会贫道?”

俞升寅看着面前的屈鸿直接道。

“是的,而且对方是从金雀王朝回来的,同时还持有着道盟当初交予的信物。”

屈鸿不敢有丝毫隐瞒。

“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对方还是一位武圣。”

“武圣?有意思,带他来见我吧。”

俞升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

“是!”

没过多久。

屈鸿便领着一个样貌平凡的年轻人来到了后山。

“晚辈夏小明见过俞前辈。”

当年轻人带到俞升寅的面前后,立刻态度恭敬地朝着俞升寅行了一个礼。

“夏小明?你说你从金雀王朝来的林雾山庄之人?”

俞升寅神色漠然地看着自称是夏小明的年轻人。

“是的。”

没错。

夏小明便是小明。

至于姓。

自然是跟随着夏凡。

阿超他们同样不例外。

只是。

通常情况下他们极少会如此郑重地介绍自己。

“可贫道怎么记得,林雾山庄派往金雀王朝的人里面并没有你这一号人。”

俞升寅目光平静地注视着小明道。

“因为——”

虽然小明没有抬头直视俞升寅的双眼。

但他依旧能从对方的话语里感受到浓浓的威压。

仿佛只要他说错一句话。

对方便会毫不犹豫地对自己出手。

虽然他是武圣不假。

而俞升寅同样不过是金丹境修士。

问题在于。

俞升寅可不是他这个刚刚晋升武圣不久的人。

他卡在金丹境已经有很多年了。

若是再给他三五十年的时间。

俞升寅有绝对把握晋升为元婴真尊。

换而言之。

俞升寅如果真的与小明动手的话。

小明不可能是老辣的俞升寅对手。

然而。

小明却显得相当镇定。

“家中长辈在林雾山庄,晚辈自然便是林雾山庄的人。”

“嗯?你……”

俞升寅闻言心中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晚辈的长辈如今便在贵地闭关疗伤。”

小明没有拐弯抹角道。

“……你便是夏尊者曾经收养的那几个伙计?”

俞升寅不由得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小明道。

他当然知道小明。

确切的说。

不止是小明,小熊阿超阿德他们俞升寅全部都知道。

毕竟之前在调查青衣楼与夏凡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调查到小明他们这些人。

不同于夏凡。

小明他们都是有迹可循的人。

自从让夏凡收养之后。

这四个曾经沦为乞丐的家伙便一步登天成为了无数普通人仰望的存在。

“是的。”

小明坦然道。

“如若前辈不相信的话,大可前去白雀城找来当地的街坊邻居辨认。”

“不必了,贫道相信你。”

俞升寅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道。

“想必你这次前来便是为了夏尊者吧?”

“前辈明见。”

小明神色郑重道。

“在听闻掌柜的生死未卜的消息后,晚辈自然是无比关心掌柜的情况,所以马不停蹄地便赶了回来,敢问俞前辈,掌柜的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还望俞前辈能如实告知。”

“……”

俞升寅沉吟片刻斟酌了一下道。

“贫道如今只能告诉你,夏尊者目前受到极重的伤势,庆幸的是夏尊者仍旧还活着。”

“掌柜的还活着吗?太好了。”

听到这个消息。

小明都瞬间如释重负地长舒了口气,紧接着他便又沉吸口气道。

“俞前辈,请问能否让晚辈前去看一看掌柜的呢?”

“如今夏尊者处于闭关之中,任何人都不得搅扰。”

俞升寅轻轻摇了摇头道。

“俞前辈,晚辈自然是不会搅扰掌柜的闭关疗伤,晚辈只是想看一眼掌柜的。”

小明连忙郑重恳求道。

“让他在洞府外看一眼吧。”

在俞升寅陷入犹豫的时候。

脑海中忽然响起了程藩的传音。

“好吧,跟我来吧。”

得到吩咐的俞升寅只能答应了下来。

“多谢前辈。”

不多时。

俞升寅便带着小明来到了夏凡闭关的洞府之外。

望着眼前洞府布满禁制的厚重大门。

小明曾试图用感知去探查一下洞府内的情况,奈何却让洞府的禁制直接给隔绝了。

毕竟他的实力不足。

不像是程藩有能力感知到洞府内的情况。

呆呆地望着眼前的洞府大门。

小明突然跪了下去。

朝着洞府大门便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同时心里喃喃道。

掌柜的。

小明回来了。

以前都是您保护我们。

现在轮到我们还保护你了。

“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离开洞府走出禁地。

俞升寅看似不经意地问了句。

“俞前辈,晚辈在这里有一个不情之请。”

小明神色郑重道。

“只要是贫道能办到的都会答应你。”

俞升寅道。

“晚辈想要留下来,时时刻刻都守护着掌柜的。”

说完。

小明便朝着俞升寅重重行了一个大礼。

“……有心了,贫道答应你了,往后除了此处的禁地,无华宗与兰原城内外你都可以来去自如。”

俞升寅点点头,同时手中凭空多出了一枚玉符抛给了小明。

“这是信物,一定要收好了。”

“多谢前辈大恩。”

小明接过玉符后道。

“屈鸿,由你安置一下这位小友吧。”

俞升寅似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朝着守候在禁地外的屈鸿吩咐道。

“是!”

在屈鸿的安排下。

小明自然是顺利入驻了无华宗。

往后的日子里。

大多数时候他都盘坐在禁地之外,如同他所言的一样时刻都守护着掌柜的。

至于俞升寅。

他没有将太多的心思放在小明身上。

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放弃阵线,收缩力量。

毫无疑问。

当这个提议摆出来后便遭到了众多宗门的强烈反对。

这些宗门的反对并非没有理由的。

哪怕他们清楚。

各条阵线已经岌岌可危难以坚持下去。

问题在于。

一旦放弃各条阵线。

面对妖魔长驱直入的冲击,除却无数普通百姓生灵涂炭惨遭蹂躏外,连带着这些宗门的山门基业都会彻底毁于一旦。

最终。

俞升寅力排众议,甚至还拿出了程藩为挡箭牌。

尽管大部分宗门都同意了下来。

可依然有小部分宗门依旧坚持着自己决定,决定与宗门同生共死。

对此。

俞升寅都毫无办法,只能任由他们去了。

一时间。

兰原城开始汇聚了无数的修士,即便连飞鸟王朝的皇室重要成员都逃难于此。

由于人数太多的关系。

飞鸟道盟不得不扩大了兰原城的规模。

同时紧锣密鼓地修建起大量的防御工事。

飞鸟道盟的异动瞒不过妖魔。

在飞鸟道盟放弃阵线之后,妖魔便迅速组织发起了新一轮的猛攻。

短时间内便彻底击溃了飞鸟道盟的防线,大半以上的飞鸟王朝都落入了妖魔的手里。

“小飞哥,飞鸟王朝这是要完蛋了吗?”

一条宽阔平坦的大道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排着队的人。

而队伍的前方耸立着一座巨大巍峨的城市。

这些人都是从其他地方逃难来的人。

逃难的方向便是远处的城市。

兰原城。

如今飞鸟王朝仅存的安全之地。

在赶了不知多少天的路,历经了多少危险后。

石小飞与周小鱼终于来到了飞鸟王朝。

稍作打听。

他们便知道了飞鸟道盟与兰原城,同时分析出夏凡如今最大可能便在飞鸟道盟的总部,又或者是与之毗邻的无华宗山门之内。

由于彼此是外人的关系。

再加上现在飞鸟道盟在盘查方面异常严厉,以免妖魔或者妖魔的细作潜入。

所以石小飞与周小鱼经过商量之后,决定暂时隐藏身份修为进入兰原城打探情况再作行动。

如果两人直接宣称与夏凡的关系。

有谁证明?证据呢?

如此一来。

势必会暴露他们的身份以及夏凡的身份。

他们可是非常清楚当初夏凡在南离洲干了什么事情。

要知道现在玄天门各宗都依旧在通缉着夏凡。

一旦得知了夏凡的行踪下落,难保玄天门各宗会作出什么行动。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飞鸟道盟收缩集中力量的决定是对的,如果飞鸟道盟依旧维持着原来的选择,恐怕飞鸟道盟崩溃得更快……”

隐藏在人群里的石小飞头戴着斗笠压低着声音道。

“如今飞鸟道盟集中整合了全部修行界的力量,甚至已经慢慢将兰原城一带打造得固若金汤,到时候即便妖魔大举来袭都很难啃下这块硬骨头,只是……”

说到这里。

石小飞都不由轻叹了口气。

当初在下界的时候。

石小飞可谓算是久经战阵,所以对于战争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熟悉。

“只是什么?”

周小鱼不由好奇道。

“只是外无救援的情况下,纵然飞鸟道盟能坚守一时,可却坚守不了太久,迟早妖魔们都会攻破兰原城的。”

石小飞摇了摇头道。

“除非飞鸟道盟隐藏着什么底牌,否则便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底牌……小飞哥,你说,阿生叔会不会便是他们的底牌?”

周小鱼若有所思道。

“有可能。”

石小飞面色沉着道。

“小鱼,你我都非常了解前辈,知道前辈是一个非常善于创造奇迹的人,又或者说,前辈的修炼速度太过骇人了,你还记得之前在南离洲夏凡前辈做的事情吗?”

“……小飞哥你是说?”

周小鱼猛然想起了什么。

“前辈曾经上界后遭遇追杀,被迫燃烧寿元气血之下才击败了追兵,随后的十年里前辈都音讯全无,等到前辈再次出现报复的时候,前辈便已经晋升至了人仙境,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简直让人不敢置信……”

石小飞有感而发道。

“所以……我现在冥冥中有种预感,当前辈出现的时候必然会再次震惊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