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西北镇守府,那里是杨帆的家乡。

如果换成是他诸葛信诚,这样的机会与机缘,他也同样会更愿意留给自己的乡亲们。

同样的机缘,搁哪不是搁,反正都是为了惠及人族同胞,为何就不能放在西北镇守府?

人,可都是有私心的啊。

他不能说把皇殒之地放在联邦中心城就是人族大义,更不能拿这种大义来威逼杨帆必须要把皇殒之地放在联邦中心城。

那毕竟是杨帆的战利品,把它放在何处,那是杨帆的自由。

更何况,旁边还有李妙才与姬思成这两个老家伙,把话挑明了的话,他们肯定更愿意把这第二次的皇殒之地,依然放在这京华镇守府的地面上。

所以,诸葛信诚只是随意地提了一嘴,也算是为联邦中心城为联邦武大的数千学子争取一次机会,现在见杨帆坚持,他便不再多说。

“西北就西北吧,大不了这几天老夫让学校的那些教授老师们全都辛苦一些,多挑选一些好苗子一同护送到西北镇守府去!”

诸葛信诚心中很快就有了决断。

既然机缘不能去,那就让需要机缘的那些学生武者自己过来碰碰运气就好了。

想着,诸葛信诚轻瞥了一眼李道成与敬心他们八人,这八个小家伙,全都是李良才与天蝉和尚挑选出来的心腹之人,同时也是试金石。

现在,他们八人无一例外,全都成功破境晋级。

那么接下来,消息一但传回联邦中心城,李良才与天蝉子肯定不会再向之前那么淡定,联邦中心城内的巅峰帝尊这两天肯定也会赶着趟地跑到京华市来。

也许,联邦武大的那些老师与学生,也能趁机搭个顺风车什么的,人多了,相对也能安全一些。

“说起来,联邦武大那边似乎也有几个老教授在巅峰帝尊境界上卡了几十年了,也许这也是一个机会。”

亲眼目睹了杨帆帮助李道成八人晋级成为半步皇者境的逆天手段,诸葛信诚说不心动的自然是假的。

他们联邦武大卡在瓶颈不能突破的可远不止那几位巅峰帝尊。

还有很多王级与帝尊老师也都卡在了各自修行境界的瓶颈迟迟不能突破,他们若是愿意的话,都可以过来杨帆这里试一试嘛!

杨帆这小子大方的一批,只要拜师,就有蕴魂石炼制的弟子令,就有相应级别的炼魂丹,还有各种各样的顶级修炼资源赐下,划算得不得了啊!

事实上,如果不是顾及身份,诸葛信诚都有想要拜师杨帆为师蹭点拜师礼的意思了。

“正好,这几日老夫无事,如果杨宗主要去西北镇守府的话,老夫可以来为小友护道!”

诸葛信诚笑呵呵地看着杨帆,主动请缨。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那就有劳诸葛长老了!”

有半皇大佬愿意主动充当保镖的角色,杨帆自然是不会拒绝。

他能看出诸葛信诚的私心与目的,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

皇殒之地的机缘到时必然如这次一样能够遍及整个西北镇守府,诸葛信诚若是有本事,就算是把整个联邦中心城的人全都运到西北镇守府,杨帆也不会有半点意见。

强者来得越多,西北镇守府就会越安全,杨帆还担心皇殒机缘再现的时候,西北也会有半皇大妖扎堆出现呢。

“哈哈哈,杨宗主不必跟老夫客气,老夫怎么说也是灭妖宗的客卿长老,保护宗主那也是应该的!”

见杨帆同意,诸葛信诚不由哈哈大笑。

李妙才与姬思成对视一眼,轻轻点头,诸葛信诚的实力纵是他们二人也窥探不出深浅,比之田修竹与方圣宇二人只高不低。

现在再多加上这么一位实力强大的半皇跟在杨帆的身边,他们自然也能更加放心一些。

三位人族半皇,三位半皇宠兽,这么算下来,杨帆出行的时候,身边一下就有了六名半皇战力护卫,便是真遭遇到了什么危险,不求能够杀敌灭妖,至少自保跑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李老、姬老,晚辈准备明日就动身赶赴西北镇守府。”

杨帆看了一眼身前站着的这十几位弟子,轻声向李妙才与姬思成征询问道:

“此去,我不止自己去,我还想要将剩下的那只异人皇者也给带到西北去,我想要把第二次皇殒之地的降临地点,放在戴星城,不知两位前辈可有什么意见?”

时间不等人,杨帆倒是想要再多等几天,至少等到戴星城的护城大阵完全成型之后再去不迟,但问题是,巴里特这只皇级异人却是未必能耗得了那么久。

而且,这次这两只异人皇者过来的极为意外与蹊跷,杨帆也担心异人族会不会还有什么后手,后续会不会还会派遗更多的皇级异人过来?

这一次它们是恰好出现在了京华市,直接就落入到了京华市外的护城大阵之中。

可是武道秘境每次开启接引空间门户的位置却并不是固定不变,若是下次它出现在了联邦中心城与京华市之外的镇守府中,又该如何应对?

所以,护城大阵在联邦三十六域之中普及的进度,必须要加快进行了。

别的地方杨帆暂时管不着,但是西北镇守府他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他要亲自过去督促,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戴星城的护城大阵给完全建造起来!

“什么,明天就走,而且还要把另外一只皇级异人也给带到西北去?”

李妙才与姬思成一愣,没想到杨帆竟然起了这样的心思。

怪不得他们迟迟没有看到第二次皇殒异象的出现,原来杨帆已经做好了要将第二次皇殒之地放在西北镇守府的打算。

“这件事情小友自己做主就好,不必询问我们的意思。”

李妙才轻轻摇头,淡声道:“这次京华市能够化险为夷,甚至还能得到一次皇殒机缘,本就是托了杨帆小友的福运,又怎么敢再奢求第二次呢。”

“两只皇级异人,皆是小友的俘虏战利品,想要怎么处置是小友的自由,你自己拿主意就好,我们不会有任何意见。”

一次皇殒机缘,就已经整个京华市的居民武者全都终身受益,他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更何况,第一次的皇殒异象刚刚结束,城内很多人强行吸纳入体的庞大灵力都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吸收炼化,纵是再来第二次皇殒机缘,他们大多数也吸收不了,多半都会平白浪费掉。

所以,对于杨帆的提议,李妙才与姬思成没有任何意见与不喜。

他们心里都很清楚,相比杨帆这个宝贝疙瘩,一次皇殒机缘算个屁!只要杨帆还愿意呆在他们京华市,以后类似的机缘福利还能少得了吗?

不说别的,只要杨帆能够突破到帝尊境界,一举解决掉他们这些半皇体内的道伤困扰,让他们成功进入到真正的皇者境界,那就比什么皇殒机缘都重要一百倍呀一百倍!

“如此,就多谢了!”

杨帆郑色冲着李、姬二人拱了拱手,诚心道了声谢。

而此时,原本还有些不明所以的李道成、李诗筠、敬心等人这才悄然大悟。

原来杨帆刚才所说的大机缘,就是第二次的皇殒异象。

“师傅牛逼!”

“师傅仁义!”

几个新弟子心头感激莫名,他们几个刚刚破境晋级到半步皇者境界,正是需要大量的灵力来巩固修为提升境界的时候。

杨帆这简直就是在为他们切身准备的呀!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跟杨帆现在对他们如此贴心贴肺如此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着想的境遇相比,他们之前的老祖与师傅们,根本就没法提啊。

“这次的师傅,真是拜对了!”

所有人的心里全都升起了这样的感觉,看向杨帆时的眼神也变得越发亲切火热。

“叮!你的徒弟李道成心情激荡,对你心生感激,对门派的归属感得到极大增强,门派忠诚度极至提升,崇拜值 2,门派向心力 10。”

“叮!你的徒弟敬心心情激荡,对你心生感激,对门派的归属感得到极大增强,门派忠诚度极至提升,崇拜值 2,门派向心力 10。”

“叮!你的徒弟敬仁心情激荡,对你心生感激,对门派的归属感得到极大增强……”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系统提示,杨帆心头不由一怔。

这是怎么个情况?

他什么都没做啊,这些弟子怎么全都开始这么自觉地主动送上了门派经验了?

片刻之后,众人全都离开护城大阵,返回城中。

诸葛信诚被李妙才与姬思成拉去喝酒叙旧,杨帆则带着自己的宠兽与弟子们一同回了京华武大的公寓之中。

“晚上都别睡了,全都到这套六道轮回幻阵之中历练一番,熟悉阵法,锤炼心境。”

杨帆一挥手,直接就把身边这十七名弟子全都打发到了六道轮回幻境之中,修行历练,给他打工去了。

而他自己,便舒舒服服地喝了几口小酒,吃了十斤烤肉,然后把自己扔到温暖软和的床铺之上,呼呼大睡起来。

一夜无话。

杨帆睡得很香。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左右,杨帆准时起床洗漱,顺便把在六道轮回幻境之中折腾了一夜的小号们给释放了出来。

看到十几人全都气息沉稳,目光坚定幽深,杨帆不禁满意点头,看来这一晚上的时间没有白费,这些弟子的心境要比昨天全都沉淀稳妥了许多。

尤其是顾启封、骆娇娇他们这些小年轻,身上竟然全都泛起了几分老狐狸的味道。

一道轮回历练,就是一次完整的人生阅历,这些人在轮回幻境之中体验过了各样的人生经历,对心智、意志、阅历的成长自然都会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