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地铁,江阳和孟晚秋走在路灯下。

江阳说到:“刚才你有些冲动。”

孟晚秋皱着眉头,有些不悦道:“是那流氓不对。”

“我没说那人没错,也没说你做错了,相反你做的很对。只是你一个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万一那人对你动手怎么办?”江阳说到。

孟晚秋双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道:“我可是学过跆拳道的人。”

江阳哑然失笑道:“又不是回合制对打,先不说你打不打得赢,总之你和男子打架,总是要吃亏的。”

孟晚秋笑道:“我知道啦。其实我是因为你在我身边,我才那样做的,不然我不会这样直接。”

江阳笑了笑,道:“那今天孟女侠行侠仗义,感觉如何啊?”

“感觉非常好!”孟晚秋笑道。

沉默一下,孟晚秋叹气道:“你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做这种恶心的事情?女孩子的裙底有什么好看的,我真的想不通。”

这个问题,难住了江阳。关于此类事情,江阳在一些新闻中见过不止一次。这还仅仅是新闻中这些被拍到曝光的,那些没有被曝光,甚至没有被拍到的又有多少呢?

江阳沉默良久,才叹气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这样的人,也许只是心里的**在作祟吧。”

“这些人真是恐怖,那些女孩何其无辜,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暴露出去。最后甚至还有人会说,这都要怪女孩穿裙子,她要是不穿裙子,哪儿会有这些事啊!可是他们也不想一想,这与女孩有关系吗?穿什么是自有,穿裙子也没有错。错的是那些人的心,心里肮脏至此,哪怕女孩裹着被子出来,也会有同样的遭遇。”孟晚秋说到。

江阳闻言,也是一阵无言。孟晚秋说错了吗?其实是没错的。

种种相似的事,也并非一件。有的人故意在拥挤的交通工具上,用手去挤女孩子私密的部位,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若是被发现,被曝光,甚至会有同样的言论说,都怪女孩穿的太暴露,不穿那么暴露,会被人这样吗?言下种种,无非就是把责任全然推给女孩子,那她何其无辜?穿着暴不暴露,并不是一个人猥琐被人的理由,更不是为这些人开脱的借口。

“你的话让我想起早些年那件事。”江阳声音低沉的说到。

孟晚秋道:“你说的是打车事件?”

江阳点了点头道:“那个女孩也许从来不曾想到过,仅仅是一次普通的打车,会是她人生中最昏暗最绝望的最后一刻。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在花儿一般的年龄中凋谢。但是最可恶的,不是那个凶手,而是那些在网上手握键盘的人,他们比那凶手可恶一百倍。女孩被害,他们居然说是女孩穿着太过暴露!”

“你说的对,那些人最可恶。”孟晚秋道。

江阳又说到:“我觉得人有**很正常,**是人的一部分。但是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在于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两人之间,气氛有些沉闷,这个话题太沉重了。

人心鬼域,有时候人心甚至比鬼域更加可怕。

两人沉默着走了一段路,孟晚秋忽然笑道:“好了,我们就别操心这种改变不了的事。”

江阳也是点了点头道:“好。”

把孟晚秋送回了家,江阳没有在孟晚秋家里休息。

虽然他挺想的,可就是有些难受。江阳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些正常男人应该有的想法,他还是有的。

只是江阳比起一般人更能克制自己,所以那天晚上孟晚秋睡在江阳身边,江阳也克制住自己没有动手动脚的。

他尊重孟晚秋,不想轻易伤害她。

可问题是难受啊,你想想,你身边躺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她是你的未婚妻,若是你真的想要,人家也不会太过于抗拒。这种情况下,你动心不?

江阳动心,所以为了不让孟晚秋心里留下遗憾,江阳打算结婚之前都尽量不和孟晚秋睡一起。

天知道那天早上他是去洗了一个冷水澡才冷静下来的。

回到饭店里,江阳面带微笑的闭上眼睛休息。

…………

自从成为二级厨师后,余志雨时不时就会问一下江阳:“师父,你看我什么时候去参加一级厨师考试啊?”

问了几次之后,江阳就有些不耐烦了。他准备好好杀一下余志雨这小子的锐气,不然太过于自信,就成了自负,江阳自然不想余志雨成为自负之人。

今天,余志雨又来问到:“师父,我觉得我厨艺大有提升,完全可以去参加一级厨师考试了。”

江阳认真的说到:“你再过几年吧。”

余志雨不解,说到:“师父我厨艺已经很厉害了,不少食客都夸我厨艺好呢。”

江阳无奈的笑了笑,总算是找到了罪魁祸首,就是这些食客导致了余志雨的膨胀。

可是江阳总不能让别人食客不称赞余志雨吧?其他的江阳可以阻止,但是这点不行,这是余志雨应得的,是一个厨师最大的动力。

“这样,我请一个一级厨师,你们两个比试一下,若是你赢了,我就想办法让你去参加一级厨师考试。怎么样?”江阳说到。

“那我要是输了呢?有什么惩罚没有?”余志雨问到。

江阳笑到:“没有任何惩罚,怎么样,答应吗?”

余志雨警惕的看着江阳,失败没有惩罚,赢了还有奖励,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可是余志雨又一想,自己身上也没有师父觊觎的东西,应该不是阴谋。

余志雨哪里知道,江阳之所以不要惩罚,就是因为输了对于余志雨来说就是最大的惩罚。他需要的是余志雨认清楚自己现在的定位,至于惩罚这些,可有可无。

“好,我答应了。”余志雨点头道。

江阳笑了笑,说到:“那等会儿我们早点关门,去向东流酒楼找一位一级厨师,你们比试一下,如何?”

余志雨点了点头,说到:“师父,你就等着帮我报名吧。”

余志雨自信满满,江阳无声笑了笑。

小样儿,你还差的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