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阳山巅,楚云久久而立。

身旁的那柄七尺青峰,就这般安静的靠在楚云身边。

没有人注意到,不远处,那道含泪离去的倩影。

那是月瑶。

浩劫已平,四海已定,月瑶仙子,也当返回坤墟之地,继续着守望着,她师尊留下的那片世界。等待着,那个叫炎黄的男人归来。

或许,炎黄大帝早已湮灭在历史的长河深处,但是,那又怎样?

总要找点事情去做吧。

以前,还有那个傻妮子陪她,但现在,那片孤寂的世界,终究只剩下了她一人。

月瑶有些后悔,或许自己当初,就不该带那个傻妮子,离开坤墟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月瑶,终究还是离开了。

至此之后,她便再没有回过地球,也没有离开过坤墟之界。

是啊,对她而言,如今的地球,跟外面千千万万个星球,有何区别?

世界之心走了,那个傻妮子也为情献身。

当一个地方,再没有了所熟识与亲近的人,那与陌生之处,何异?

呼~

月瑶走后不久,天色便阴沉了下来。

很快,云阳山巅,便下起了一场大雪。

这场雪下得巨大,仿若数百年前,楚韵降临之日的那般。

然而,楚云却是依旧站着,仿若一颗顽石,横亘于天地。

⊥在这时候,突然有一道香风袭来,萧雨琪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楚云身旁。

她带来一件风衣,披在了楚云身上。而后,绝色的俏脸,轻轻的靠在了楚云背后,感受着楚云的温暖,聆听着他的心跳。

那种将心爱之人抱在怀中的感觉,让萧雨琪分外满足与温馨。

“云哥哥,天冷了,回家吧。”

萧雨琪低声说着。

楚云良久不语,而后方才问道:“雨琪,你说人死后,会去哪呢?”

萧雨琪摇头:“可能,会去神国吧。”

“神国?”楚云重复了一遍。

萧雨琪点头:“嗯,人死之后,灵魂会飞往神国,等待着下一次轮回吧。”

楚云听到后,却是不禁摇头一笑:“傻妮子,也就你才会信这种神棍用来招摇撞骗的无稽之谈吧。”

“这世上,何有神国,更无神域?”

“唯一存在的,便是我们身处的这方世界!”

“凡界与仙界,仙凡两界共铸就这一方宇宙。”

“如果说,宇宙之上还有世界存在的话,那便是起源大陆了。”

“万物起源之地,纵使大帝强者,在那方大陆之上,也难以横行无阻。”

“或许,在那里,我能寻觅到复活瑶瑶的一点机缘吧。”

楚云一直以为,修炼的极致,便是不朽大帝。

毕竟,成就大帝,便代表着永生。

这种永生不朽的境界,不正是无数修士所向往的极致吗?

但是自从楚云去过炎黄塔之后,方才发现,并不是。

世人追求的极致,或许是永生。

但是修炼的极致,绝不是永生。

而是,创造生命!

⊥像宇宙的极致,是万物起源的大陆。

而修炼的极致,自然也是能创造生命的境界。

这个境界,楚云将其命名为,鸿蒙之境。

入此境者,当为鸿蒙之主。

一念,生万物!

楚云一直怀疑,当年离奇失踪的炎黄大帝,或许就是去了起源大陆,去问鼎那虚无缥缈的,鸿蒙之境!

听到这里,萧雨琪顿时看向楚云:“云哥哥,你的意思是,你要去起源大陆?”

如今浩劫刚刚过去,他们两人也刚刚团聚不久,萧雨琪自然不希望跟楚云分开。

更何况,起源大陆凶险无比,以前炎黄城还在的时候,他们炎黄宇宙的强者依旧死伤无数。

如今炎黄城失守,楚云去了连个安身之地都没有,自然更加危险。

哪怕楚云已经成了大帝,萧雨琪却是依旧担心楚云的安危。

楚云笑了笑:“我只是说说而已。”

“现在起源大陆已经没有了我们炎黄宇宙的人,我去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至于鸿蒙之境是否真的存在,还有待商榷。”

“所以,我现在并没有去起源大陆的打算。”

“如今我最大的愿望,还是多陪陪你们,陪陪孩子。”

“另外,新宇宙计划派出去那一批人,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我老师青阳也生死未知。”

“我便是像去起源大陆,也脱不开身啊。”

“哼,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这个武痴,又想去起源大陆追寻更高的境界了。”萧雨琪一听,顿时长长的松了口气,开心的笑了出来。

不过,喜笑颜开之后,萧雨琪似乎想起了什么,顿时一拍脑袋:“哎呀,看我这乃子,快,你快跟我回去,雪儿可能要生了,疼的很厉害,光在那喊你名字。”

什么?

楚云大惊,而后赶紧跟着萧雨琪走了。